<dd id="iukxadg"></dd><button id="zopwce"><dir id="JBNCTXGVW"><keygen id="INQYH0"><small id="1307694"></small></keygen></dir></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 :上门
        第二天俩人忙到昏天黑地,连面都没见上就直接赶到事先约好的地方,叶北向比她早了一点点。霍湘抬手看表,还有差不多一刻钟他们才到。

         “大神。”两人在63层换到另一部观景电梯,她俯视整个城市,“就是一顿普通的饭,逼格有点高啊!”

         “第一次见面,我想重视一些。”

         66层,整个cbd的制高点。低调朴素的中式庭院入口,四面通透的玻璃墙和金字塔形玻璃屋顶,装修简单透亮。水帘和郁葱的小竹子看起来特别有生机。

         “先生您好,请问有预约吗?”

         叶北向点头,服务生把他们引到提前订好的窗边,他一路牵着她,压低声音在她头顶说:“不了解他们的口味,不过这里算是中西餐都比较全而且味道还不错的地方,这样总不会出错。”

         落座后他告诉服务生要等人,对方询问还有什么需要,叶北向提前把信用卡递给他:“一会儿我们买单。”

         霍湘心里一动,靠在窗边双手抱着玻璃杯小口啜起温水,看华灯初上的紫禁城,长安街上的车流缓缓从眼底掠过去,他总是这么周到。

         “大神,你不要这么严肃。”霍湘笑着去闹他,“都是同龄人,没那么多讲究。”

         叶北向捉住她的手,嘴角放松许多,放缓了说:“好,但现在你还是得乖一点。”

         霍湘应声,有那么点点闹心,来之前给姐姐通过气,让她不要太苛刻。人家就回了仨字:看心情。

         宋微寒和丈夫掐着时间过来,霍湘对他们微微招手,叶北向起身礼貌问好。她听完几人的寒暄有点窘,他要对两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人叫姐姐姐夫。霍湘偷瞄他,面不改色,很好很镇定。

         “想吃什么?”

         叶北向略带笑意,把餐单递到两人面前,示意他们可以先点餐,宋微寒探究的目光在他身上来回扫了三遍,霍湘挑眉瞪眼暗示姐姐:你要干嘛!

         没搭理!

         叶北向只是抬抬眼角礼貌一笑,就将视线放在餐单上,大大方方让她打量。

         最后连她丈夫都看不过去了,打着圆场:“微寒,人家把餐单都给你了,你先点,有问题吃完再问。”

         宋微寒用鼻音低“嗯”一声,倒真认真看起来:“海鲜拼,三文鱼刺身,黑椒龙虾,蟹饼,海鲜冬瓜蛊,培根土豆,沙拉,草莓芝士,招牌和牛西冷,5分熟,谢谢。”

         霍湘眼皮直跳,呃,光听起来,就很饱。

         她又问:“姐夫你呢?”

         他无奈笑两声:“加一份牛西冷就好,7分。”

         最后叶北向又加了两份7分的西冷跟一份干烧石斑鱼,她爱吃的。

         “需要喝什么?”

         宋微寒“啪”合上餐单:“让侍酒师配一瓶ay。”然后一副我要开始了的表情,叶北向翘一下嘴角正视她等她开口。

         服务生刚端过来餐前面包,没人开动,霍湘一天没吃东西,其实挺饿的,但架不住姐姐的气势,忍着。气氛诡异,她忍到头皮都发麻了,才听到宋微寒说话。

         “第一个问题,她家在西安,家里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凭什么跟你千里迢迢的在这儿?”

         霍湘心里咯噔一声,一上来就这么尖锐,她见叶北向眉头微皱了一下,刚要开口。

         “停!”宋微寒手一扬,“继续听。”

         “第二个问题,你很优秀,虽然她也不差,可我并不觉得她适合一个这么优秀的人,不平等不安全。”

         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第三个问题,如果结婚了,你把她放在什么位置,一言不合就离婚?”

         “第四个问题,你的家人会祝福吗?或者说不会破坏吗?有了冲突怎么处理?”

         听到这里,霍湘眼皮一跳,放在桌下的手握成拳头,指甲掐的肉生疼,过界了啊!她抓住叶北向,准备带他走。

         叶北向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没关系,让我来。

         压迫性的气场持续3秒钟,叶北向清清喉咙,可还没等他开口,宋微寒“噗嗤”笑出声:“不用回答我,四个问题都是明天可能面对她妈妈的,给你预演一下。姑姑刀子嘴豆腐心,别嫌刻薄,做父母的也就是求个安心。”

         靠!霍湘头撞到桌面上,不带这么玩的!

         “没出息啊。”宋微寒瞥一眼霍湘嘟囔她,接着语调拐了个弯变得欢脱,“都别愣着了,开吃开吃,饿死我了。”

         霍湘:……

         叶北向将切好的牛排换到她面前,把挑好的石斑鱼也放过去,反手敲敲桌面:“是不是一天都没吃?”

         霍湘给他一个你什么都知道的眼神,低头认真吃饭,听他跟姐夫聊一些专业性的话题,宋微寒也偶尔插两句,气氛明显好多了。

         离开时,他们先给姐姐姐夫打到车,正挥手告别,叶北向突然对两人说:“我什么都听她的。”

         霍湘一愣,小片刻才反应过来是回答刚才的四个问题,简单却直接。

         “哦?”宋微寒眉眼飞扬,“那祝你们明天好运。”

         她把五指挤进叶北向的指缝,笑得自信:“我相信他,比相信我自己还要相信。”

         半夜,霍湘偷偷爬起来蹲在阳台的花架前,盯着手机从亮到灭,再按亮。最后她苦着脸默念一句:亲妈,这么晚别跟您闺女计较啊!

         硬着头皮拨通母亲的电话。

         “霍湘?”带着朦胧睡意的声音,“这么晚出什么事了?”

         霍湘连忙摇头,想到她看不见,又立刻开口,怕吵醒叶北向,压低了声音:“没事没事,就是明天我们不是回去吗!”

         霍妈妈马上变脸:“亲闺女,10秒钟进入正题。”

         “现在文明社会是不是?问的问题尽量温柔一点,不要涉及他的父母家人好不好?”霍湘抓紧时间一口气表达完。

         “诶?你这闺女。”霍妈妈叹气,“我有数。”

         “几点了还不睡觉,明天回来再说呗。”霍爸爸不满地嘟囔。

         “听见没,你爸抗议了,赶紧挂了吧!”

         霍湘撇嘴:“成成,你们休息,晚安。”她对手机那边轻声亲了一口,挂断。

         随即起身回头,差点一个踉跄,她抽一口气:“吓死我了,怎么不出声。”

         叶北向反手撑一下门框站直,还是一声不吭走过去,蹲在她面前给她套上拖鞋,再将毛衫搭在她身上。

         “生气了?”霍湘拱进他怀里,抱住他的腰,侧脸贴着胸膛轻轻蹭来蹭去。

         “嗯,生气了。”胸口颤一下,然后是闷闷的鼻音,“你总是不穿拖鞋。”

         “啊?”她诧异。

         叶北向拉开两人距离与她对视,霍湘更诧异,原来他在笑!

         他揉一把她的头发:“乱想什么呢?”

         霍湘也耸肩无趣一笑,这不是怕说到什么话题会尴尬吗!

         “叶北向……”

         “都交给我。”

         还没说完的话被他堵在口中,两只手臂绕过她后背将她圈的紧紧的。身高上的差距,让霍湘不得不踮起脚使劲仰着头,一个索吻的姿势。

         身上披着的毛衫掉到地上,吊带睡裙下一大片肌肤又裸/露出来,叶北向摸着摸着本来浅尝辄止的吻变得急迫起来。霍湘一时乱了节奏,“唔”地吞咽一口,他就不行了,把持不住想要把她也吞进去。

         他模糊地问:“烦吗?”

         “嗯?”霍湘一个字被他揉得说出了支离破碎的感觉。

         他停住看她。

         她回过味来,笑一下,牙齿划过下唇原话送给他:“乱想什么呢?”

         他:再亲5分钟,就5分钟……

         最后几个字在两唇的触碰中模糊到谁也听不清。

         第二天,在霍湘的极力反对下,霍爸爸没有坚持开车到机场接他们,俩人拎着几大盒东西出现在家门口时已经快到午饭时间。

         “呦!回来啦!快进来。”霍妈妈异常热情地招待他们,“霍湘,你快给人家拿拖鞋。”

         霍爸爸也笑呵呵从厨房出来,叶北向摆出自认为最温和的笑向他们问好,接着就被霍妈妈引到客厅坐下。

         霍湘趁自己母亲在前面的工夫赶紧偷摸向叶北向汇报:“她越是热情说明对你越是生疏,对我这种,基本用吼的,大神加油。”

         “小叶,累不累?这边刚下过雨,你们有没有带厚一点的衣服?”霍湘妈妈当然知道一上来就问东问西很不礼貌,她只是不痛不痒地聊些家常。

         叶北向每个问题都挺郑重其事地回答。

         霍湘投去感激的目光,母亲大人,您真给面儿!

         “阿姨,我去厨房帮一下叔叔。”叶北向两只手放在膝盖上,勾起嘴角微笑。

         霍湘妈妈挥挥手:“不用,想表现会给你们机会,现在先坐着。”

         霍湘一愁,还是有点直接啊!

         “吃饭喽。”霍爸爸端上来最后一道鲫鱼汤,招呼大家就位。

         主位上两位吃饭都不说话,下面的两个也都默不作声。霍湘看他只吃自己面前的菜,从不伸手够远处的,特别想夹给他,可被他嘱咐过不用照顾他,只能作罢。

         叶北向没吃多少,他见霍湘父母都动过了鲫鱼汤才伸出勺子捞出一小条,不紧不慢地挑着鱼刺,最后不动声色放到霍湘面前。

         她睫毛颤了颤,这个人骨子里透出来的教养和气质,怎么能让人不喜欢呢?又担心他吃不饱,一会儿应该再偷摸给他下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