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iukxadg"></dd><button id="zopwce"><dir id="JBNCTXGVW"><keygen id="INQYH0"><small id="1307694"></small></keygen></dir></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出大事儿了
        霍湘找了个角落,用吸管戳着可乐里的冰块发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从身后双手撑在桌上,她闻到熟悉的味道,没敢抬头,继续戳。

         叶北向下巴蹭了蹭她的额头,在对面落座,霍湘把另一杯可乐挪过去。

         “这么晚不回去,又出来做什么?”

         霍湘眼皮抖了抖,将儿童套餐里的路飞递给他:“送你。”

         叶北向沉默接过,在手上把玩了一阵,把它轻轻立在面前的桌上,正视她:“想说什么?”

         霍湘内心挣扎,她咬咬牙双手扶着桌子终于一口气问道:“叶北向,其实你还是会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坎儿,还是会介意对不对?”

         说完她仔细观察他的神色,他还是犹豫了。她紧紧闭了下眼睛,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感觉刀绞般疼痛。

         “霍湘……”他心里莫名涌起一阵苦涩,竟然张口结舌。

         “你让我留下来啊!”霍湘不等他说完,迫切地接过话,眼里满是期待,她不确定如果自己决定留下来,他会不会更加介意。

         叶北向很笃定地摇头。

         霍湘眼底立刻一片黯淡,她张了几次口,最终艰难地说:“那,分手吧。”

         叶北向皱着眉头,凝神思索。而霍湘似乎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这句话,她双臂放在桌上支撑着身体,努力让自己坐的直一些,似乎在等待最后的宣判。

         “这也是你希望的?”

         很久后问出的话,显然经过他的深思熟虑,声音不似平时挑逗她时带些温柔的尾音,淡淡地有些沙哑。

         霍湘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点下的头,只听到最后他说了一个字。

         “好。”

         一个简单的字,宣告一段感情的结束。

         “那,再见!”霍湘缓缓起身,用手撑了一下桌子,迈步就要离开。

         “我送你。”

         他依然走在前面,霍湘跟在后面。

         今天第二次跟他站在楼下的同一个地方,霍湘忍住想要上前抱住他的*,轻声第二次说“再见”。

         叶北向点头,看她消失在楼道口后,张开握着的双手,竟然都是汗。他一手握紧方向盘,另一只手臂撑在摇到底的车窗上,一路开得飞快。

         只有这样才能忍住,不去回头找她。

         5月份的天气,他浑身冰凉,烦躁的情绪到达顶端,整个心空了似的绝望。房间里他没有开灯,月光下隐约看到忽明忽暗的烟头,和他落寞的侧脸。

         他自嘲苦笑,从小到大,不要离开从来没有说出口。他无法反驳他的小姑娘做出的决定,一旦失去,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弥补或取代这个位置。

         宋微寒正在敷面膜,看到像丧尸一样进门的霍湘,吓了一跳,她赶忙扯下脸上的面膜,跑过去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一遍,还是不放心地问:“不是跟叶北向去过生日了吗?怎么这副德行?”

         听到他的名字,霍湘感觉像听到了噩耗一般,所有眼泪一下子全部汹涌而出。

         宋微寒吓傻了,自家妹妹很少哭,做错事被大人拿着棍子教育时都是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霍湘会哭得如此撕心裂肺,却依然咬着嘴唇不想出声。

         “分手了?失恋了?”宋微寒忽然恍然大悟,赶紧拍拍她,“哭出声啊!别憋着了。”

         霍湘蹲在地上,一抽一抽的,她拉拉宋微寒的衣角,指着自己上气不接下气地问:“看起来衰吗?”

         宋微寒虽然不想打击她,还是点了点头。

         霍湘还在尽量压抑着,抽得不成样子:“我刚被放了一把大火,心里被烧得寸草不生,我知道自己最重要的梦想和未来都在那儿,可我再也去不了了。”

         宋微寒还想再安慰她几句,霍湘自己起身,行尸走肉一样边走边说:“以后我再也不能过生日了,一想到都会难过。”

         她追过去,扶住霍湘要关上的房门,眼里都是不放心。

         “我没事儿。”霍湘低着头小声说。

         宋微寒揉揉她的发顶:“真没事儿?”

         “嗯。”

         “成,那睡觉吧!”自己妹妹说没事儿,那就一定不会怎样,这点她非常确定。

         第二天霍湘改签了机票直接回家,她在机场指着自己的眼睛问宋微寒:“看起来明显吗?”

         “还行。”

         “还行是什么意思?”霍湘没心思揣摩,她边走边说,“要是我妈问起来,记得说跟你吵架了,不然她得疯。”

         “为什么每次都要替你背锅?”

         “下次替你背两个。”霍湘说起话来还是有气无力。

         宋微寒看她一脸不要和我说话的样子,撇撇嘴替她把帽子扣好:“行了,可以滚了。”

         霍湘低着头往安检口走,又将被她倒扣的鸭舌帽正过来,遮住大半张脸的视线。

         到家她简单应付了几句母亲的询问,告诉她昨晚没睡好要午休,便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

         霍湘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带锁的木质小盒子,将翡翠镯子和戒指小心翼翼地装进去,恋恋不舍地凝视了许久。她锁上盒子后又迅速打开,挑了一张最漂亮的彩签,一笔一划认真地写了几个字,一起锁紧盒子。

         一周后,她数不清第几次接到夕阳的电话:“香香,你再不上游戏,信不信神婆直接杀到大神的yy。”

         “上。”霍湘淡淡说着,便打开电脑。

         夕阳嘀咕一句“怎么变深沉了”挂掉电话。

         彼岸花开的yy里,霍湘还没来得及自己跳下去,“叮”得一声已经被拽到了八卦的小房间。

         “哎!快说说你的生日过的怎么样?”锦瑟第一个兴奋开口。

         接着第二个附和的声音:“听说是给你准备了终身难忘的惊喜?”

         “爽不爽?”

         “有没有和大神xo?”

         “是不是幸福得要死不活?”

         ……

         霍湘低垂着眼角将面前的一张废纸一点点撕成碎片,又揉成一团扔掉。她心一抽一抽地等着她们问完。

         她清清嗓子,淡淡地没有一点波澜地一起回复:“不错,终身难忘,爽,没有,是要死不活……”

         “诶?你这什么鬼声音?”

         “我说她最近在装深沉吧!”夕阳接过她无数个电话后,就已经无比确定。

         “得!小的们,快点进团了,看见没同盟开始刷屏摇人了。”

         “好,马上到。”众小神婆纷纷响应。

         霍湘后知后觉:“进什么团?”

         “香香,你是不是魔怔了?”锦瑟大吼,“天外江湖的通天塔,作为大神帮派的同盟,咱们不是一直都有去支援吗?快来!”

         “噢。”还是平淡无奇的声音。

         锦瑟抽口气:“我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霍湘找到npc,点击传送,进入天外江湖,看到帮派刷屏的111,随便点了一个人申请进团,然后她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

         团长,北巷曲。

         还没等霍湘有所动作,她被叶北向调到了自己的小队,以前她总占据的位置,可两人之间并没有任何交流。接着他收到了张生迟的私聊。

         【私聊】【生米饭】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霍湘盯着屏幕里这句刺眼的话看了许久,慢慢敲字,又删掉,最后只回了一个简单的“是”。

         那边没再回复。

         一整个晚上霍湘都不在状态,频繁被敌人拉到人群,群殴。刚开始她还反抗性地跑一跑,后来怎么也跑不掉索性就自暴自弃,死就死了。

         忽然屏幕里画面又一抖动,将死之时白衣的女医仙被一个刺客换回到自己这边,她感激地搜到他,发现是一个小号,还是敲了一句谢谢发过去。

         敌人因着知道她是叶北向的媳妇儿,又碍着上次城战时的仇恨,对她下手总是格外狠,可每次都有不同的小号将她换回人群。霍湘数了数,一共6个,在技能冷却时交替进行。

         她知道是谁了,便忍不住替他想,一边指挥,一边还要切换6个号管她,累不累?

         张生迟也看出端倪,发来私聊。

         【私聊】【生米饭】霍湘,你先回去。

         她不想回复他,退团,回城,下线。

         第二天清早,霍湘被锦瑟的电话惊醒,神婆直接用吼的:“藿香,出大事儿了!”

         彼岸花开众人早就习惯了神婆一惊一乍忽悠人的作风,霍湘都懒得起来,直接闷声问她怎么了。

         “碧海和咱们解除同盟了,现在他们有几个人在满地图追杀我们,他们的副帮主失意直接刷喇叭挑衅夕阳,这些算大事儿吗?”锦瑟一口气吼完。

         霍湘一下坐起来,不可思议地问:“大神呢?在吗?”

         “不在。”

         噢!想都不用想,一定又是张生迟,怕她反悔?很明显在告诉她,分了就是分了,别再有什么交集。真是有些过分!

         她登录游戏,默默将还在做商人任务的夕阳带回主城,然后将在线的几个人拽到一个频道,轻描淡写地随便扯了一个事情的发展经过,最后,她郑重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yy里安静了许久,不知道谁第一个抽了口气,轻飘飘地问:“你疯了吗?”

         “香香,还不至于吧!”锦瑟难得用正经而严肃的口气跟大家说话。

         “再考虑考虑?”

         “咱帮被天涯海阁追杀的时候都过来了,我觉得大神们应该不会太过分,挺挺就过去了呀!”

         “大不了……”

         “就这样吧!”霍湘终止了大家的讨论。

         她出神地摸了摸键盘,这次真的过不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