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回 暗柳见白袍
    瘦高兵士喝道:“瞧你如此兴奋,可见定是奸细。弟兄们,将这两个小崽子捉起来。”

     “好咧,队长。”旁边两名兵士上前,擦拳磨掌道:“嘿嘿,两个奸细,交给上头请功,酒钱又有了着落。”

     赵秉文大骇,扯着王亦萱拔身便走。刚跨出两步,便被一只大手抓住后襟,再难行进。

     王亦萱吓的花容失色,连声哭叫。赵秉文急怒之下,挥臂抡拳,脚飞口咬,奈何对方既是成人,又披铠胄,仍是嬉笑着将二人拖向兵营。

     正紧要时,不远处传来一声“住手!”一名身着亮甲、一袭白袍,年约五十余岁的将军携几名亲兵健步走来,只见他面庞清瘦,双目炯然,颏下一绺白髯,随风微微飘洒。

     两名兵士见有人挡横,转头瞧去是位不认识的将军,有些不耐,却又不敢得罪,便按捺着火气问道:“我们正在执行朝廷军令缉拿奸细,敢问这位将军有什么见教?”

     老将军来到跟前,瞧了瞧赵秉文和王亦萱,眉头微皱,不怒自威,道:“你说这两个孩子是奸细?”

     兵士答道:“回将军的话,刚才我们队长已是审过了,这两个小崽子、这两个孩子要去敌国找爹,可不就是奸……”

     正在此时,那名瘦高的队长从远处赶将过来,飞起一脚将答话的兵士踹了个趔趄,跌倒在地上。再急忙躬身叩拜老将军,道:“将军。”然后扭头骂道:“瞎了你俩的狗眼,这位便是威震天下的白袍大将陈将军。他老人家当年亲率七千白袍军,连下三十二城,威震北魏的时候,你俩还不知在哪里吃奶!还不赶紧滚过来叩拜将军。”

     两个兵士听到这便是陈庆之,慌忙赶上前来叩拜,被踹的兵士赔笑道:“平日里总听人传讲,‘王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今日能见到将军,真是祖宗积德,被踹也是值了。”

     陈庆之微微点头,转向赵秉文,问道:“你们是哪里人氏?为何要去敌国?”

     突闻陈庆之问话,赵秉文赶忙禀明来龙去脉,只是心存小心,将《六甲孤虚秘法》与王家密室的事隐过,说是因遇贼人,王家除王怀义在外经商,王亦萱外出玩耍幸免外,再无活口。

     陈庆之听了,略略思考后对瘦高队长道:“我瞧这两个孩子不似奸细,交由我带走再细细盘问如何?”

     瘦高队长恭敬道:“将军带走便是。”

     陈庆之让亲兵拿了些钱,道:“弟兄们日夜值守辛苦,这些钱你且拿去给大家买些酒驱寒。”

     瘦高队长忙辞道:“将军,我虽不在您帐下,但去年随侯将军驰援楚州时,有幸得睹您治军杀敌的风采。且我老娘若不是您在豫州开仓赈灾,一早便殁了。说句不敬的话,恨我李平没福追随您。平素我们虽也做些不甚干净的事,但您来了,便是再难,我们也担得。”

     陈庆之道:“有心了。只是你也有一班弟兄,不要难做才好。”

     李平只是力辞不受,陈庆之便不再强求。临行前道:“你等不属我统领,本不宜多讲,但你与我也算有缘,赠你一言。国值戡乱,正是军人奋身效命之时。当下饷粮虽是有些吃紧,却也要紧着自己,如此方能束着手下,万不可扰掠百姓。”

     陈庆之将赵秉文和王亦萱带回驿站,屏退左右,对赵秉文道:“小娃娃,此时此处大可讲真话。你们去东魏到底所为何事?”看到赵秉文眼神飘忽,并欲辩解,陈庆之捋髯笑道:“适才老夫正巧路过,若不是瞧你二人年幼,且相貌言行不似奸佞之辈,也不会施以援手。且听老夫指出你所讲的三处纰漏。”

     陈庆之道:“听你所言,一是这个女童因家境富庶遭贼人劫掠灭门。而一个富庶人家的女儿,外出玩耍如何能没有家丁婢女在旁护着?又如何来的仅她一人余生?此为一不合情理。二是你家半耕半读,亦遭贼人杀害。想来贼人作恶,所为无非财物与恩怨。你家中虽不至家徒四壁,却也应无余财,而你父亲料来更是与人无争,何至横遭不测?此为二不合情理。三是听你所言,你父亲与女童家上下几十口尽皆遭戮,而村中旁人丝毫不知。能于晴日白昼杀数十人而不惊动村邻,如此行径便是等闲军队亦难办到,又岂是一般贼人所能为?此为三不合情理。”

     说罢,陈庆之目光灼灼直视赵秉文,缓缓道:“老夫沙场用兵多年,所遇无不是聪慧狡狯之人。区区几处纰漏,瞒得过旁人,却瞒我不过。你复有何言?”

     赵秉文愈听愈惊,待得陈庆之最后发问,更是冷汗四出。心中暗道:“适才听那兵士称颂他,我还只作一般,未曾想如此厉害。倒是瞧着这位陈将军不似坏人,不若我便将实情全部告与他。”

     正忖思间,王亦萱在旁脆声道:“秉文哥,我觉得这位爷爷甚是可亲可信,我们便将实情告知他老人家罢。”

     陈庆之一怔。想他统军驰骋沙场多年,众人敬他、畏他,称他官衔的,称他表字的,倒是头回听得别人唤他爷爷,且是如此乖巧可爱的孩子,不由老怀大乐,笑道:“好好好,你既相信老…爷爷,爷爷岂能让你失望?说罢,有事爷爷帮你便是。”

     赵秉文见情形顿时松了口气,便将自己那日在溪边遇到的人,赵、王两家发生的事,以及自己的猜测,原原本本讲给了陈庆之。而王亦萱一早便跑到了陈庆之身旁斟茶添水。

     陈庆之初时尚能神色如常,边听边逗弄王亦萱。后听得三个贼人赤手空拳不多时便将王家灭门,赵执宗死于武功高手之下,眉头渐拧,当听到赵秉文的猜测后,脸色愈发凝重。在追问华服男子的外貌,并反复确认确是右脚不便,步履深浅不一后,陈庆之陷入沉思,不再言语。

     能让威震天下的陈将军如此凝重,赵秉文和王亦萱互相张望,然后在一旁静静候着,长气不敢为出。

     良久,陈庆之沉声道:“你二人遇到的只恐是我的对头,而绝非甚么商人。”顿了顿,又道:“那华服男子姓侯名景,字万景,是东魏的一员大将。此人阴险狡诈,冷酷无情。我与他在沙场上数次交锋,虽是我略胜一筹,但他确是善于用兵。以时间推算,你遇他时,应是东魏与西魏的沙苑大战刚结束。”说罢,低声自语道:“东魏大败,此时他秘密入梁却是为何?况且也未曾收到国内有他行迹的奏报。”

     陈庆之想了半晌,却是毫无头绪。转过头来,蓦然想起赵秉文与王亦萱风尘仆仆一路来到武州,忙唤亲兵领两个孩子去梳洗更衣。待二人拾掇干净,陈庆之见了更是喜爱有加。

     用过饭,陈庆之对赵秉文道:“你二人有何打算?”

     赵秉文道:“因事关亦萱妹妹父亲的安危,我们准备明日一早启程前往东魏的南青州。”

     陈庆之沉吟片刻,道:“前往南青州,琅琊为必经之地。琅琊地处敌境,我若派人替你寻父,只恐素未谋面误了。若是派人护送你们,人多易招致敌方注意,反倒误事。若任你二人自行前往,人生地疏,难免有变。我想还是派两名精干兵士在远处随着你们为好,万一生变也好招呼。只是秉文你今日须与我学如何查看地图,否则一入敌境,再左右打问,定会引人怀疑。”

     赵秉文点头道:“一切听陈将军安排。”心中暗想:“杀父凶手已有端倪。此去东魏,一来寻找亦萱父亲,再来探寻侯景等人,顺道回琅琊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