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康牧的情感
    那光芒渐渐散去的时候,杨凡睁开了眼,康牧已经消失了,大家都还在办公室里忙碌着,杨凡环视了一圈,整个办公室没有少一个人,看来大家都得救了。

     他又向施汐的座位上看了一眼,施汐又恢复了成人模样,此时也在看着杨凡,嘴角微微地笑着,眼睛还俏皮地眨了眨。杨凡也微笑了一下。

     “啪!”一声拍桌子响。

     “杨凡,你怎么回事,我叫你来办公室里不知道吗?”是陈宇。

     “是是是,刚刚有点不舒服,正准备过去。”杨凡点头哈腰,忙向陈宇道歉。

     “跟我进来!”陈宇气冲冲地回了办公室,杨凡低着头跟了进去。

     陈宇说得话虽然跟之前说的并不完全一样,但是内容大同小异。不管陈宇说什么,杨凡只顾着点头,很痛快地承认了错误,并承诺愿意马上改正缺点。

     陈宇到也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上司,见杨凡如此,他也不再多说什么,教训了两句就放他出来了。杨凡回到了座位上,眼睛还是不自觉地看向了五栋大楼,大楼好好的,没有一点要倒塌的意思。

     电脑上的聊天软件闪动着,杨凡点开了对话,是施汐发过来的。

     “别看啦,它不会再倒了。”

     杨凡顿了顿,提起手在键盘上打着:“嗯,它倒掉那一瞬间,其实我还是心疼的。所以我真怕它再倒了,想多看他两眼。”

     施汐发过来了一个调皮的表情。

     杨凡今天很早就下班了,这两天发生的事让他感觉上次在家里的时候仿佛就像是十年前的事一样。“杨老师,您今天回家吗?”杨凡背着包刚走到门口,坐在门口的施汐就站起来问道。

     “对,我今天回家。”杨凡心里猜想,施汐可能会找个借口跟他同行。

     “我今天也要去北边,我能搭你的车吗,这会打车6点之前怕是到不了了。”施汐果然是想搭车。

     “可以,那你赶紧收拾下,我住的远,所以有点赶时间。”杨凡看了一眼手表,然后大声地说道。

     施汐随手拎起了自己的背包:“早就收拾好了,咱这就走吧。”

     杨凡点了点头,走在了前面。电梯里挤满了下班的人,杨凡和施汐挤在最里面,绿城之塔的电梯是观光电梯,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楼外的风景。

     “其实今天我才发现,坐电梯是件很幸福的事,哪怕人多了点。”杨凡说道。

     “嗯。”施汐轻轻地应了一声。杨凡本来还准备抒发一下情感,见施汐兴致不高,也就索性不说了,两人就挤在人群后面,一直默默地等到电梯下到了停车场。

     上了车,杨凡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发动着汽车:“你要去的那个地方在哪?”

     施汐想了想:“就在你们对面那个小区。”

     时间很紧迫,杨凡也来不及细问,直接把车开了出去。

     “也正是不错,连停车费都不用交了。”后座探过来一个脑袋,幽幽地说道。

     “不是不收,是一年收一次,早就给过钱了。”杨凡头也不回地答道,“你们说的,我觉得很靠谱,现在我隐隐约约能记得一些他的事了。”杨凡口中的他,指的就是没和康牧分开前的那个身份。

     “那你能记得一些比较关键的事吗,比如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坐在后排的康牧问道。

     杨凡摇了摇头:“现在记得的都是一些很容易记,也很常用到的东西,比如说,我现在走得这条路就是他平常回家的时候那条。”

     “我很好奇一件事,这件事妹子你也不要多心。自从我们分开之后,我每次看到妹子就会有种特别的感觉,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康牧这个问题显然是对杨凡发问的。

     杨凡愣了一下,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康牧,然后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他对妹子是有感觉的,现在这种感觉影响到了我们?”康牧问道。

     施汐脸红了,低着头,她觉得应该说些什么缓解一下这尴尬的气氛:“可能因为他是我的实习老师,所以比较关心我吧。”

     康牧摇了摇头:“我现在对你的感觉根本就不是那种爱护的感觉,你也知道哥哥我的性格,所以对于这种感觉,我还是很恐惧的。”

     杨凡知道康牧的意思,康牧为了让自己拥有最恐怖的破坏力,早在升月的第二年就只保留了友情,其它感情通通被他斩断了。现在忽然体会到了男女之情,这就等于让他一下子拥有了两倍的情感,他很难一下子就理解得了的。

     “这种感觉看来也是无法避免的,看来只治好它也只有让你死心才行。”杨凡说道。

     “什么意思?”康牧不是很明白。

     “妹子,你应该明白吧?”杨凡问施汐。

     “嗯……”施汐把脸对向了窗外,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

     “好妹子,快告诉我怎么做?”康牧一高兴,伸手去拉施汐的手,可没想到刚一碰到,全身就像是触电了一样,又酥又麻。他赶紧把手收了回来。

     “真是奇了怪了。”康牧自言自语道。

     看到康牧这副囧样子,杨凡忍不住笑了,施汐也抿着嘴,她那表情夹杂着开心,也夹杂着一些害羞。

     “牧哥哥,你就别问了,凡哥哥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我拒绝你,你就会伤心,然后过几天就没事了。”施汐说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刚刚我看到你跟杨凡有说有笑地进地下室,心里就有种说不出来的难过。那以后你跟杨凡好了,我就会伤心伤心,然后习惯了,最后就会把这感情忘了,对吧?”

     “可能吧。”杨凡这次带施汐回答了。

     5点45左右,杨凡就已经到了小区。杨凡这也是第一次知道,施汐真的就住对面的小区里。施汐原本想跟杨凡、康牧一起商量事情,但是杨凡以“今天大家都累了,需要休息。”为借口拒绝了。

     回到了家中,这个50平米大的屋子虽然不大,但是杨凡却有种说不出来的亲切。

     “天黑了。”康牧躺在床上对杨凡说道。

     “是的。”杨凡回答,“人们怕天黑已经怕了90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