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苏晓
    康牧把手中的黑衣人扔到了地上。“我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能打赢我,我就放过你。”黑衣人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你这话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我赢了你,还需要你放吗?”

     康牧仔细一想,这话到说的也对:“管不了那么多了,你来吧。”

     黑衣人知道这是他最后的生存机会,他迅速出手,想要在康牧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先制住他。他的这一出手居然出乎意料的顺利,康牧被他牢牢地攥在了手里。

     “哈哈哈哈哈!”黑衣人有些得意,“小鬼,你也太大意了。”

     康牧摇了摇头:“我不太明白你笑什么。”他双手一挣,那股束缚他的无形之手一下荡然无存,黑衣人捂着自己的右手,虽然没有吭声,但是脸色惨白。五根手指已经完完全全的被折断了,耷拉在手掌上。

     康牧单膝跪在了地上,双手扶者地面:“对付你本来也用不到这招,但是你很幸运,因为我今天很想用它。”他正说着,双手挨着的地板就已经开始有些碎裂。

     黑衣人感觉到了这股能量的可怕,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喝!”康牧一声怒吼,一道黑色光直接以他的双手为心,向外急速扩散开来,黑光就如同一道锋利的刀片,所到之处无论何物都被整整齐齐地切成了两段。这当然也包括那个黑衣人。

     黑光向整座绿城散去,幸运的是,康牧所在的这层依然算是比较高的了,整座绿城被他黑光切割的高楼也只有寥寥几栋。然而也就是这几栋里也大概有二十几人被康牧的黑光误杀了。

     “该死,忘了这件事了!”杨凡刚刚带着施汐转移到了绿城之塔前的空地上了。

     “不要紧的,我有办法的。”施汐说话声音有气无力,显然是受了很重的伤。

     杨凡只当施汐是在安慰自己,加上心里很是懊恼,所以并没有接施汐的话。

     “凡哥哥,你是不是忘了我?”施汐见杨凡并没有一点开心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这一问到是把杨凡给问糊涂了:“怎么会忘,我和他还是一个人的时候,我们就是同事。”这句话说得很是拗口,但是杨凡也没弄明白这其中到底怎么一回事。不过施汐好像是听明白了,她摇了摇头:“我刚来这的时候,知道电台有个人叫杨凡,我以为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巧的事,但是还是抱着一丝丝希望就来了。我见到他之后,发现他跟你长得并不一样,我以为我找错了,只是我看到他特别的亲切,所以后来实习期满了也舍不得走。要不是……”施汐脸红了,“要不是今天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你就是他。”

     杨凡这下明白了,这个施汐是个老朋友,他仔仔细细地盯着施汐看了看,脑海里忽然想到了一个人:“你是,苏晓妹妹吗?”

     施汐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啊,妹子,我早就该猜到是你,苏晓、施汐。这名字取得已经很明显了。我真是笨。”

     苏晓刚准备说话,康牧从楼上跳了下来,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把大地砸了个大坑。“你确实笨。”

     杨凡心里还是生气刚刚康牧下手太重,所以没有答话。康牧当然知道,只是他好久没有活动了,所以这次惹了杨凡生气,他也不是很在乎。

     “我已经做了,怎么着吧,你要不就来杀了我啊。”

     “你以为我不敢?”杨凡一把扯过了他的衣领,“如果你再这样鲁莽,我绝不会放过你!”

     “你别以为你护着你的同胞,你的同胞就感激你,你在他们眼里就是个怪物!”康牧挣脱了杨凡,退了一步说道。

     “你说什么?”杨凡手指着康牧,微微发抖,显然是气急了。

     “牧哥哥,别再气凡哥哥了。”苏晓见情势不太妙,感激拦在了两人中间。

     “你是?”康牧也没有认出来苏晓。

     “妹子,别搭理她,我们走。”杨凡把苏晓拉了过来,转身就要走。

     “是了是了,你是苏晓妹妹。”康牧就像个孩子一样在空中翻了个跟头,“我们有多久没见了,你居然还能长高?”

     苏晓摇了摇头:“这还是为了找工作方便。”说完她把夹在头上的发夹给取了下来。她的身体随后开始慢慢的缩小,很快就变成了五岁孩童的模样。

     杨凡和康牧见到了缩小后的苏晓,表情更加兴奋。两个人一起冲了上来,抱住了她。

     “真是太好了,妹子,没想到这么多年我们都老了,你还是这么可爱。”苏晓笑道。

     “妹子,你还是这样好,这样我看着最亲切。”康牧把苏晓抱了起来,然后原地转圈,这是他们以前最爱玩的游戏,苏晓也像以前一样“咯咯咯”的直笑。

     “凡哥哥,你也别生牧哥哥的气了,一会我帮他赎罪好了。”在康牧放下她的时候,苏晓转身对杨凡说道。

     “哼!他是改不了的,你别老是给他擦屁股。”杨凡假装生气,嘴角却是抑制不住地扬起了,他太高兴了。

     “对了,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会忽然出现。”苏晓问道。

     康牧本来事事都喜欢抢在杨凡之前,他刚想抢先回答,却发现自己也什么都不知道,只好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从那个人的名字和性格来看,八成是他的意识。”

     杨凡也摇了摇头:“虽然他的名字跟我一样,可是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从那场战斗之后,我唯一有意识的时候就是刚刚发生的事了。我觉得那个杨凡可能是一个独立的人格,并不是我们二人的意识。”

     康牧也点了点头:“那个人经历了什么,我也一点都不知道。既然杨凡这么聪明的人都想不明白,我也想不明白。”

     苏晓见两人都很迷茫,知道他们也是什么都不知道。“那天你们上山找王爷,后来怎么样了。”

     苏晓这么一问,康牧立即把头扭到了一边,显然是不想回答,杨凡倒是很坦然,他又摇了摇头:“惭愧的很,我们两个联手还是打不过他,我只记得最后他把我们两个举起,后面再发生什么,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