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在劫难逃
    “姐姐呀,你绕来绕去,我追得很幸苦的。”这声阴阳怪气的声音,硬是把杨凡又吓得清醒了过来。

     声音就是从背后传来的,杨凡听得很清楚,他猛地回头,要不是有柱子支撑,整个人又会再次瘫倒在地上——他清清楚楚地看见,女孩和黑衣人正站在他的背后。

     “不经过大脑就做出的举动,往往会让人后悔。”杨凡在这个时候居然悟出了一条道理,他伸出手想打自己一个耳光,手到了嘴巴边,可始终下不去手,一是怕疼,二是怕给黑衣人这还有个活人。

     黑衣男青年正在一步步慢慢地向女孩靠拢,女孩双眉紧锁,双手握着一把匕首,刀尖向外。黑衣男青年似乎并不在意她手中持有武器,在他离她还有不到十米距离的时候,他整个身体忽然凭空消失了,紧接着就像鬼魅一样出现在了女孩的面前,右手勾在了她的脖子上。女孩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但是已经做不出任何反应,整个身体就被男青年手臂使出的力量带飞。这一下力量的确出乎想象的大,女孩整个人直直地摔进了墙里,就像是被镶嵌进去了一样。

     杨凡没有看到黑衣人是怎么出手的,但是女孩被打进墙内,他是看得清清楚楚。这一来杨凡倒是喜忧参半,高兴的是这两个人显然不会是鬼,可是看这架势即使不是鬼,要他的命恐怕也是易如反掌。

     “姐姐,我可是一直很敬重你的。虽然主人说了只要你尸体回去就行,可是我怎么忍心真的去伤害你呢。”黑衣人缓缓地走到了女孩面前。女孩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他,也不回答,只是把手中的匕首握紧了一些。她整个身体动弹不得,连握着一把匕首都显得很吃力。

     黑衣人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姐姐,不要这样好吗,你拿着这东西是很危险的,它会伤到你的。”

     “呵呵,是吗?那给你好了!”话音刚落,女孩就把匕首掷了出去。显然这一掷是女孩的最后一搏,匕首飞出的速度极快,杨凡就看到一道黄色的光从远处飞来,径直地插进了他背靠着的这根大柱子上,匕首离他的头只有不到二十厘米,这一下,杨凡就感觉脑袋“嗡”的一声,本来想逃,双脚怎么也不听使唤了。

     “可惜,可惜,可惜。”黑衣青年连说了三个可惜,“都怪我不好,姐姐一定很失望吧?“

     女孩低头,依然不语。黑衣男青年也并不打算在继续玩耍下去,他用右手抓住了女孩的脑袋,生生地把她举了起来。“主人的话,我是不敢不听的,也只好对不起姐姐了。”

     那女孩被黑衣人举了起来,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杨凡,女孩眼睛很大也很好看。杨凡能读出来,她眼神里那种无辜和委屈。

     “哎,杨凡啊杨凡,你怎们能忍心看一个小孩被大人欺负呢?你还算不算一个男人了?”杨凡劝着自己。“这个小女孩一死,恐怕那个黑衣人也是不会放过我了,杀人灭口,以他的能力肯定是要做的。既然如此,我还不如放手一搏,或许趁着他不防备我,还有点机会。”想到这,杨凡也不感觉腿沉了。他站了起来,环视了一下周围。最终眼光又落回到了那把匕首上。

     那把插在柱子上的匕首依然在发着光,杨凡忽然生出了一个主意:“既然女孩是想用它做最后一搏的,或许是个神兵利器,我也试试。”

     匕首已经刺进了柱子里,只留下了一个刀柄还在外面。杨凡一边注视着黑衣青年那边的状况,一边缓缓地往外拔出匕首。

     杨凡心里明白这样的犹犹豫豫、踌躇不决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可是看上去那个女孩并没友死,她的已经不看向杨凡了,似乎是怕黑衣人有所察觉。

     “在玩弄猎物吗?”杨凡想起了不知道从哪看到的趣事,以前在草原上,有时候狮子在捕捉到猎物的时候,如果不是很饿,他们喜欢戏弄一下猎物再杀死。

     匕首已经完全拔出来了,杨凡稍微掂量了一下,这匕首大约十厘米长,很是精致;黄光是由刀刃发出的,看不出是什么材质。最让杨凡惊奇的是,这把匕首攥在手里居然感受不到一丝分量。

     杨凡是个投飞镖的好手,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就获得过一个市级比赛的第三名。他本以为匕首和飞镖虽然形状大不相同,不过以扔飞镖的手法去扔匕首,虽然不敢保证精度,伤到人应该没问题的。只是握着这样一把没有重量的匕首,杨凡心里一下子没了底——他没有把握把一根羽毛扔得又远、又狠而且还比较准。

     身体完全悬空的女孩起初还用双手紧紧地抓着黑衣男青年的手臂,此刻也慢慢地垂了下来,杨凡知道,女孩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如果再不出手,可能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他紧紧握住刀柄,深吸了一口气,把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到了右臂上。然后把匕首扔了出去。

     匕首去势出乎意料的快,直直地飞向了黑衣男青年。杨凡瞄准的是黑衣男青年的左边肩膀,这个位置就算稍微偏些也不至于误伤到女孩。

     看着黄色光迹,杨凡知道这一下居然同样出乎意料地准,紧张和忐忑同时涌上了心头,他不知道这一击是否真的能伤到黑衣男青年、救出女孩,又担心这把特殊的匕首会不会因为这一下直接要了男青年的性命。

     片刻之后,杨凡知道了,后一个担心完全多余,因为就在匕首即将扎到黑衣男青年的一瞬间,他把身体略微地倾泻了一下,匕首直接插到了墙上。

     黑衣男青年还是松开了右手,女孩就像是一个玩偶一样瘫在额地上。他回过头来,看到了杨凡。

     “你好大的胆子。”黑衣青年冷冷地说道。说话的同时,黑衣男青年抬起了右手,展开手掌。虽然离得不算近,但是杨凡还是看得清清楚楚。黑衣青年手掌前有黑色的物质生成,那种东西似气非气,正在以螺旋状往黑衣青年的掌心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