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若叶中校的第二把火
    “提莫少尉!你说若叶中校能打败莱茵哈鲁特吗?”散会之后,跟在提莫少尉身后的提古雷查夫少尉一脸担忧的问到。

     “嗤!杜塞尔少尉你想什么呢?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你不知道吗?刚来十七分部第一天,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我们敬爱的若叶中校就如此急不可耐的冲了上去,知己知彼这个道理都不知道,还海军本部的新星?切,一坨狗屎,还不知道是哪个高官的二代呢,等着看他倒霉吧,等哈鲁特给他一点儿教训后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中校大人就会知道这片海域谁说了算了!”拍了拍提古雷查夫的肩膀,提莫少尉无所谓的掏出自己的雪茄潇洒的迈着八字步走了。

     然而,事情真的会和提莫少尉想的一样吗?

     当太阳又一次和平时一样升起的时候,原本平静的海军第十七分部突然警铃大作了起来,“集合!集合!十七分部所有海军全体集合!”

     “谁呀?特么的找死吗?打扰大爷的好梦!还差一步我就要走上人生巅峰了!”

     “卧槽!这才早晨六点,哭丧呢!叫这么大声!脑子注水了吗?谁这么欠收拾?别让老子找到你!”

     随着集合声想起,原本在十七分部懒散惯的海军们全都愤怒的咆哮了起来,咒爹骂娘的没有少嘴碎。然而当一声枪响之后,所有人都立马闭住了自己的嘴巴。

     “海贼入侵了?还是黑帮来复仇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的西海十七分部海军们,霎时间全都大脑空白了起来。

     “快点!去武器库拿装备啊!都愣着等死吗?”终于不知道哪个还算脑子有点儿危机意识的海军一声吼后,所有人全都如梦初醒一般你推我挤的向着武器库跑了过去。

     然而当他们手忙脚乱的将自己的衣服套上冲到武器库的时候,一排早已准备多时的海军正举着火枪满脸不屑的看着他们,另一边几个同样和他们反应过来但是比他们先一步赶过来的海军士兵们正双手在后抱着头默默蹲在墙角。

     搞不清现在状况的海军士兵们在火枪的瞄准下还是立马认清了现状,无师自通的双手抱在头上默默地向着墙角走去。

     “干什么?你们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可是岸防自卫队一等兵舒伯特!你们长官是谁?让他来见我!等提莫少尉来了的话,这件事情可就没有这么好解决了!”就在所有人默默蹲在地上观察情况的时候,海军宿舍里一队衣衫不整的海军们也在火枪的押送下乖乖的走了出来,只是其中领头位置的军官很是张狂的咆哮着。

     “岸防自卫队舒伯特上士?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长官,怎么你有什么想和我聊的吗?”就在舒伯特上士快要忘掉那瞄在自己心口的火枪指着一旁押送人员的鼻子大骂一气的时候,拿着匕首一边走一边修指甲的若叶缓缓出现在了军火库旁。

     “若叶中校?您怎么来了?真是太好了!您可能有所不知,刚刚这几个混蛋直接一脚踹开了我的宿舍,然后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拿着火枪指着我脑袋将我押送了出来!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想造反吗?若叶中校您可千万要给我做主啊!”认出开口的人是谁的舒伯特眼珠一转后立马挤出几滴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吼了起来。

     “停停停!舒伯特上士,我知道您在参加海军以前是一名钢琴师,但是这里不是您演奏音乐剧的地方,在我彻底发怒以前我劝您还是乖乖闭嘴为妙!不然的话,小心我捏爆你的脑袋!”

     被若叶双眼如同刀一般的从身上刮过以后,刚刚一副窦娥转世的舒伯特立马变成了哑巴,很满意他识时务的若叶对着一旁押送海军呶了呶嘴示意将这批人也押送到一边去后,继续站在原地修起了自己的指甲。

     随着更多的海军被从各个地方押送过来,彻底被惊动的艾文上尉和提莫少尉,提古雷查夫少尉等人也都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慌张的赶了过来。

     “若叶中校!这是怎么回事?请您给我一个解释好吗?不然的话,我会直接联系海军本部的!海军可不是你们这群小毛孩子玩儿游戏的地方!”看到几名自己手下,尤其是自己家的钢琴师舒伯特也在被关押状态后有点儿忍不住自己火气的提莫少尉大声咆哮了起来。

     然而面对盛气凌人的提莫,若叶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恼怒,反而对着提莫少尉鼓着掌嘉奖了起来,“提莫少尉说的好啊!我们海军代表的可是正义,是所有平民心中挡在自己身前的坚固堡垒!把海军当游戏玩忽职守的人留在队伍里可是我们的罪过!这种人要是姑息的话,说不定那天就要被他们坑死在自己的岗位上了!您说是吗?舒伯特上士?”

     “中校大人,您什么意思?还请您说明白点,下官有点儿不懂!”本来看到提莫少尉到场而悄悄松了一口气的舒伯特立马再次将心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问了起来。

     “哦?不明白是吗?没关系,我们慢慢捋!”看着死鸭子嘴硬的舒伯特,若叶嘴角的笑容再也忍不住挂在了脸上,只是这副笑容却让一旁的艾文上尉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太特么吓人了啊!有杀气!

     “请问您是岸防自卫队的上士,这没错吧?”

     “是!”

     “请问这些海军士兵是从您在海军基地的宿舍里将您押送出来的是吧?”

     “是!”

     “很好!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昨天貌似是您轮值啊!一个要值夜班巡逻,保卫海军基地的上士在他值班的时候躲在自己的宿舍里聚赌到深夜凌晨不合适吧?尤其可怕的是参与赌博的其他四人居然都是您的部下,一个小小的巡逻队十人编制一下少了五人,渍渍渍!还真是可靠的同伴呢啊!哈哈哈!要是老子身份是海贼的话,估计现在蹲在这里的各位吃了你的心都有了吧?明知道赤手党和我们关系还很紧张,自己的最高领导刚刚战死,你们这些人可以玩忽职守到这种地步?有些太不把我们海军的纪律当回事了吧?好了,罪名解释清楚了,动手吧!”

     “若叶中校您不能这样!若叶中校您不能这样!提莫少尉,救我啊!救……”

     啪!随着一声枪响,知道自己大事不妙而开始拼命挣扎的舒伯特上士满脸不敢置信的倒在了原地。到死他都不敢相信,若叶居然真的敢就这么一枪打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