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奇葩舍友(上)!
    就在王冕正在享受自己难得宁静的时候王父拿着一沓纸拍在了王冕的脑袋上笑着说道「好小子,你老子我从那里辛辛苦苦的排队你到好还晒起太阳来了!」

     在听到王父的话后王冕睁开眼睛一脸嫌弃的看着满头大汗的王父说道「爸,你就不能注意注意形象吗,汗都流成了这样也不擦擦!」说完王冕便从兜里拿出一块湿巾递了过去。

     王父接过湿巾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珠后笑骂道「有你这么说自己老子的吗,我辛苦苦给你排队非但没掏到好还被你嫌弃真是好心没好报啊!」

     听着自己老爹的抱怨王冕应付般说道「好好好,谢谢老爸您了!」

     闻言王父心满意足的开口说道「听好了你被分到了十三班班主任是宋葛宿舍是的1406都是你们班的学生这点你可以放心,还有学校食堂用的是一卡通不收现金拿好别丢了还有晚上7:00直接去B307集合就行!」

     王冕一一听完自己父亲的话拉出车后边的行李箱摆手说道「老爸,那我先走了!」

     「走吧,别忘了宿舍号!」

     「知道了,肯定忘不了不就是1406吗!」

     「记得就好,在学校好好吃饭,过两天军训真不行就给你们班主任说一声别逞强,反正你那毛病我也给你们班主任说清楚了!」

     「行了,行了,别在这里丢人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反正咱家离这里也不远隔两个星期就能回家一趟!」说完王冕便匆匆走进校门只是他的眼角带有一点晶莹的泪花!

     见状闲不住的逗比肯定又来凑热闹了『哎哎,你这家伙不会是哭了吧!』

     闻言王冕没有反驳只是擦了擦自己的眼角淡然的说道「嗯,很可笑吧!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会因为与父母离开而流泪,不过啊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离开父母啊心中还是有些小紧张的啊!」

     出乎意料这次逗比非但没有嘲讽王冕反而正色道『就如你所说的一般,你第一次离开温暖的家来到陌生的环境紧张是不可避免的,不过雏鹰只有离开父母才能真正的展翅高飞!所以努力在这新的世界翱翔吧!』

     听到逗比的话后王冕先是一愣然后微笑着说道「哈哈,希望如你所说的一样不过我现在最大的敌人可是你这个混搭啊!」

     逗比闻言不屑的说道『呵呵,我的敌人多如海你还真会给自己的脸上贴金,想要挑战我还是先努力提升自己的等级吧!』

     王冕先是一愣然后放肆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

     见此逗比恼羞成怒的喊道『你这家伙在笑些什么!赶快给哦道歉!道歉!』

     王冕闻言一边笑着一边说着「好的,好的,对不起!真是对不起!我竟然怀疑你~~扑哧~~哈哈哈哈哈哈~~~」

     就这样王冕捂着自己的嘴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来到了自己的宿舍门口,然而王冕却在这关键时刻停住了脚步脸色踌躇的看着眼前的宿舍大门见状逗比问道『喂,你站在门口干什么!还不赶紧进去!』

     闻言王冕脸色犹豫的说道「别催我啊,我也想赶快进去啊!但是万一里面的人不友好怎么办!」

     逗比闻言毫不在意的说道『要是不友好就直接硬杠啊!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且要是真发展成那样应该很有趣啊!想想开学第一天就和自己的舍友拳脚相加然后心心相惜从此携手踏上征服校园的心酸历程怎样听我这么一说是不是很有趣呢!』

     闻言王冕脸色苍白的咆哮道「有趣你大爷!你那是什么鬼设定还征服校园!你肯定是还在做梦没有睡醒,你当现在是什么社会!这可是法治社会啊,别说政府校园了只要今天我先动手那么我一个星期的住宿就有着落了!再说你认为我这个小身板是征服校园的材料,要知道我的体力从小学到初中就是全班男生中倒数的存在!」

     逗比闻言一脸无奈的说道『你怎么会有这么现实的想法呢!身为一个十五岁左右的青少年这时候不应该大展鸿鹄手指苍穹骂天骂地吗!』

     王冕闻言摆手说道「不可能,不可能,你以为这是什么年代了谁还会有这么中二的想法,现在年轻人提倡的是脚踏实地老老实实学习才是王道!」

     逗比闻言撇了撇嘴神情十分不屑的说道『真是太无趣了,太无趣了!身为一个热血喷涌的年轻人怎么会有你那样的想法呢!』

     王冕闻言老气横生的说道「小伙子你身上的戾气实在是太重了!难道你觉得身处末世或是其它充满危机过着弱肉强食的世界才算是有趣吗!要是这样只能说明你太不成熟了,要知道我们每天所过的日常其实就是一个个连续发生的奇迹!」

     逗比闻言冷笑道『2333,要不是你前两天一边手拿木刀一边大喊屠佛屠仙我还真信了你的邪!』

     被揭穿的王冕脸色通红结巴着说道「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逗比闻言不屑的说道『呵呵,要知道我在你的体内可是潜伏了一年多的时间,在这一年多的事情你做了什么我可是了如指掌!』

     王冕脸色通红大吼道「变态!偷窥狂!去死!去死!去死!」

     就在王冕气喘吁吁的时候面前宿舍的大门被人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带着眼睛体型微胖的家伙一脸严肃的望着王冕!

     王冕见状吞咽了一下唾液不知道面前之人要做什么!

     就在空气紧张的时候男子开口说道「苟利国家生死以!」

     王冕闻言条件反射的开口说道「其因祸福而奚之!」

     得到答案后男子的表情微微一敲继续开口说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王冕答曰「我为长者续一秒!」

     男子得到答案后微笑着拍了拍王冕的肩膀「同志啊!」

     ps:炮姐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