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iukxadg"></dd><button id="zopwce"><dir id="JBNCTXGVW"><keygen id="INQYH0"><small id="1307694"></small></keygen></dir></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神奇的掏耳勺
        箱子不是很沉,只有不到二十斤的重量,只是看上去觉得很厚重,有种核密码箱的那种神秘感,要不是正面印着英仙奢侈品公司的那独特的,让人看一眼就永远忘不了的logo,张星轩还真会不知所措了起来。

         把箱子搬到屋子里,合上门之后,张星轩就围绕着箱子乱转悠。

         首先这箱子是通过什么方法送到这里的?

         刚才自己可是没有听错,门外确实传来了三声有节律的敲门,但是开了门之后就不见人影儿,难道这就是英仙奢侈品公司的快递?可是快递员在哪儿呢?

         “代理人,我们英仙奢侈品公司的送货方式是通过系统锁定代理人,然后再通过空间技术将货物准确的送到指定的地点”就在张星轩苦思冥想之际,脑海里突然传来了系统的解释。

         “哦,原来如此!”张星轩恍然大悟,随即又对这个科幻世界才有的系统越发的好奇了起来。

         “那这箱子怎么打开啊?”张星轩仔细鼓捣了一番,终于发现这个箱子他没有办法打开。

         这个箱子是一种不知名的合金材料制成的,浑然一体,没有一丝的缝隙,除了一个可以拉拽的把手之外,整个箱子再也没有一丝的凸起。

         “这个箱子是专门用于通过空间转移通道的,它耐极度高温,剧烈的撞击以及各种宇宙射线,所以他有很强的保护措施,想要打开箱子,则需要代理人输入自己的代码才可以”脑海里传来了系统的提示。

         “这怎么输入啊?”张星轩发现这个箱子上根本就没有输入密码的按钮和电子屏幕。

         “在系统光幕的个人收货页面输入即可”系统提示道。

         “啊?好吧”张星轩赶紧集中注意力,在脑海里的光幕上搜寻了起来。

         果然,在光幕右上角有一个代理人管理中心,点开了之后,弹出一个页面,很容易地,张星轩就找到了那个收货操作页面。

         “0810”张星轩认真的输入了自己的代码。

         “系统确认代理人已收货,此次代理人可增加100英仙积分,请代理人注意查收”光幕上弹出一个绿色对话框。

         “100积分?这积分能干什么?”张星轩一愣。

         “积分兑换问题请代理人自己到积分询页面了解”机械声提醒道。

         “哦!”张星轩点了点头。

         “嘟,吱”地上放的那个箱子的中间突然出现了一个缝隙,然后慢慢放大,最后把箱子分成了两半。

         “哇!”张星轩赶紧趴到跟前。

         “这就是我的货?”箱子开了之后,他立即发现里面整齐摆放着一排排做工精美绝伦的盒子,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100个。

         拿起一个带着金属质感的盒子,张星轩迫不及待的打开,发现里面是一个类似工具箱的套装,有三支触头被镶嵌在真皮的夹层里,而且还有一张纸质的说明书和一张品牌证书,美观大方。

         而说明书上面有英仙奢侈品牌的介绍,以及这款挖耳勺的使用方法。

         拿起了一个触头,张星轩按照说明书上所说的方法,很简单地就把这个触头连接在了那个做工精美、入手很有质感的手柄上。然后立即塞进了耳朵里。

         “嘀,锁定自动按摩”耳朵里传来了一个很舒服的女声,然后张星轩感觉这挖耳勺很舒服的吸附在了耳廓上,紧接着,耳道里传来了一股令人舒服至极的触动。

         “嗯!”躺在床上的他,不由得呻吟了起来,头一次,他发现挖耳朵是一种极致的享受。

         不知道是他很久没有掏过耳屎了还是掏耳朵本来就是这样子,反正此刻的他,忘记了一切烦恼,尽情的享受在那种感觉当中,无法自拔。

         “呼噜,呼噜”不知道啥时候,张星轩酣然入眠,脸上还带着那种陶醉的神情。

         由于这债务问题,他心力交瘁,再加上催债方的高压逼迫,使得他好几个月没有好好的睡一觉了。

         这段时候,不是失眠就是做噩梦,梦见黄鹤在嘲笑他,梦见法院判他死刑,然后被枪决,亦或着追债的人拿着菜刀到处砍他,而他双腿发软,却跑不动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撂倒在地,随后血光四溅……

         今天,张星轩终于做了个这辈子最美好的梦,他梦见自己身家上亿,家庭和和美美,妻子一如既往地对他恩爱有加,子女成对,一口一个“爸爸”的叫……

         “叮铃铃,叮铃铃”

         梦中的张星轩此时正处于人生的飞黄腾达之际,连现实中的嘴角也微笑的呲着,并且流下了口水,突然手机响了。

         “嗯?”张星轩睡眼朦胧的睁开了眼睛,慢慢地爬了起来,有点茫然的环顾了四周一圈之后,一丝遗憾的表情顿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原来是个梦啊?”张星轩失望至极。

         “嗯?”张星轩发现自己的耳朵上还插着那个挖耳勺,但是里面明显静止不动了,于是他拔了下来。

         “叮铃铃,叮铃铃”手机在桌子上继续响着。

         张星轩错愕了片刻,随即就拿过了手机一看,破烂的屏幕上面写着“吴钱来电”

         “喂,老吴啊?”

         “对,张老弟,你在哪里?咱们一起去吃个饭吧,然后就去喝酒,你看如何?哈哈”电话里传来了吴钱憨厚的笑声。

         “哦,可以啊!”听吴钱这么一提醒,张星轩忽然发现自己很饿,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一天多了没有进食了,于是赶紧同意道。

         “哈哈,还是张老弟爽快,这样吧,你开车不?不开车的话我去接你”吴钱问道。

         “我开车的,你告诉地方,我自己过来就成”张星轩回答道。

         “唔,好吧,那你就开车过来,到以前的庐州肥牛店,到了就打电话,我已经往那里去了”吴钱爽快的说道。

         “嗯嗯,就这样吧,老吴,先挂了哈”

         挂了电话之后,张星轩赶紧收拾了起来,这一天由于基本上是身无分文,所以罕见地饿了肚子,而现在,即使成了英仙奢侈品公司的代理人,但他身上却一分钱都没有了。而吴钱的请他吃饭的电话正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张星轩赶紧热了点水,五分钟就洗了个头发,然后刮了一下自己好久没搭理的胡茬,顿时,一个帅气却有点忧郁的年轻面孔出现在镜子前。

         “哈哈”张星轩一想起今天在电梯间的广告牌上倒影的面孔,就感觉羞愧难当,自己怎么能颓废到那种境界?

         洗漱完毕后,他在堆满衣服的衣柜里找到了自己结婚时候所穿的那套雅戈尔西服,然后搭配着一套淡蓝色格子衬衫,倍感精神,大有一种有为青年的味道。

         “唉!”站在镜子前,看着这一身当年的结婚打扮,张星轩不由地叹了口气。

         物是人非事事休,前尘已断!

         收拾完毕后,张星轩拿了一个那箱子里的盒子,然后赶紧出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