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iukxadg"></dd><button id="zopwce"><dir id="JBNCTXGVW"><keygen id="INQYH0"><small id="1307694"></small></keygen></dir></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吴钱
        “庐州肥牛店”

         这是一家主打牛肉的饭馆,以前张星轩也经常去,整体来说,这里的各种菜色还是挺不错的,而且价格也比较亲民,所以一天的生意都挺好的。

         经过二十分钟的驱车,张星轩终于到了这个地方,由于没有停车位,所以他把车子开进了一家住宅小区,并且谎称自己是这小区的住户,经过跟门口保安的一番扯皮后,他还是有惊无险的出来了。

         “喂,老吴,你到哪儿呢?”咕咕叫的肚子赶紧催促着张星轩给吴钱打电话。

         “张老弟,我到老地方了,你呢?”吴钱那边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夹杂着喝酒划拳。

         “我到门外了,是直接进来还是?”张星轩看着人满为患的肥牛店,皱了皱眉。

         他本来就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以前老是向往陶渊明的那种归隐田园的隐士生活,“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但是最后迫于生计,只能来这人口密集度大的白鹿城打拼了。久而久之,他也逐渐地适应了这快节奏的都市生活。

         “你进来,我就能看见你了”吴钱吆喝道。

         “好的”张星轩遂挂了电话,然后阔步走进了“庐州肥牛店”的大门。

         “欢迎光临!”两个穿着礼服的女服务员赶紧鞠躬喊道。张星轩则是面不改色的走了进去。

         “请问你们是几位?”一个女服务员走到张星轩跟前,礼貌性的问道。

         “这个,我是后入席的”张星轩指了指那边正在四处环顾的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的秃顶男。

         “老吴,我在这儿”张星轩喊道。

         “张老弟啊,总算盼到你了,来这边”吴钱听见了张星轩那独特的磁性男声之后,立即电光火石的转了头,笑呵呵的说道。

         “老吴,近来可好?”见到吴钱之后,张星轩也是很开心,随即就笑着迎了上去。

         “坐坐坐,菜我已经点好了,都是老样式,四菜一汤,手抓饭”吴钱赶紧招呼张星轩坐下。

         “咦?张老弟,今天穿着这么隆重,要赶着过盂兰节啊?”仔细打量了一番张星轩的穿着,吴钱颇为吃惊,以前的张星轩,可是出了名的不修边幅的,基本上一套旧式江南皮革厂制度穿到老,但是今儿个一看,这俨然一副喝过洋墨水的绅士风范。

         “这?”张星轩也是有点尴尬。

         “今儿个账还清了,心情高兴,一不小心就穿成这样了”张星轩老脸一红,扭捏着说道。

         “哦,也对”吴钱有点恍然大悟了。只是他还是感觉这话有点不贴切。

         “对了,你们还清了黄鹤那王八蛋欠的债,那皮革厂现在的状况是什么样的?不申请破产了?”言归正传,吴钱坐下之后,敲着桌子,好奇的问道。

         “这个嘛,这个厂子前段时候的状况就是背负巨额债务,你也知道,我被黄鹤忽悠成了企业法人,差点被人逼得自杀。不过现在债务都还清了,这个厂子自然就成了我做主的了”张星轩眼里满是快意。

         “那张老弟下一步打算怎么做呢?毕竟这个摊子可不小,对了,你们那投资的老板是何许人也?”吴钱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

         “这个老板很神秘,只是收购了厂子,还清了债务,然后就全权交给我了”张星轩有点含糊其辞的说道。

         “哦,那就好,不知张老弟有没有大干一场的想法?再不济,这厂子有那么大地界儿呢,就是卖给房地产商,也收回来不少”吴钱快意的说道。

         “不行,这地方吧,我打算建成一个综合性的商贸大厦,专做奢侈品方面的销售”来这里的路上,张星轩仔细琢磨了一圈儿,心里也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了。

         “啊?商贸大厦?奢侈品?老弟你没发烧吧?那可是大买卖,咱们都是小生意人,哪有那么多资金啊?”吴钱听张星轩这么一说,顿时错愕不已。

         “这也是我目前头疼的地方,我现在可以说是身无分文啊!”张星轩猛砸了一下桌子,面似苦瓜状。

         “代理人,作为我们英仙奢侈品公司的员工,你可以申请一笔贷款,但是利息还是原来的5 . 8%,逐年翻倍”正在张星轩想把脑袋埋在裤裆里的时候,脑海里突然传来了系统的机械声。

         “啊?”张星轩有点懵,然后狂喜了起来。

         “那我能贷多少钱啊?”冷静了下来,张星轩又满怀希望的问道。

         “代理人权限为LV1级,上限可以贷款10万RMB”

         “你特么逗我玩呢?”张星轩一听瞬间奔溃了,10万能干个啥?在白鹿城,一个二十平米的门面房,一年的租金估计就不止这个数,而一个商厦,没有上亿的资金,就甭想了,这点钱,连开工酒钱都不够。

         “喂,张老弟,你怎么呢?”坐在一旁的吴钱,看到张星轩此刻喜怒无常,便摸不着头脑了。就这短短的一分钟,他前前后后变了几次表情,活像一个精神病患。

         “莫非张老弟这段时间被要债的逼疯了?”吴钱心里暗自猜测着。

         “喂!张老弟,你醒醒,干嘛呢?”看了一会儿,吴钱突然发现张星轩双目无神,空洞的异常,便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就赶紧用手推搡着他。

         “啊,啊?”张星轩经这么一推,顿时醒了过来,随即就看到吴钱那张肥硕的脸庞,正凑在他面前,一片的古怪之色。

         张星轩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发现也没有什么异常。

         “你这样看我干嘛?”张星轩摸不着头脑地问了一句。

         “你刚才魔障了吗?”吴钱用试探的腔调问道。

         “啊?魔障?”张星轩瞬间意识到了自己刚才在和系统对话,从而不知不觉的闹出了一些吴钱无法理解的表情。

         “刚才想到了一些事情,所以有些失态哈”张星轩只能如此尴尬的解释道。

         “哦,我说呢”吴钱有点同情的看了一眼张星轩,随即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押了一口茶。

         “话说你刚才说什么建商贸大厦,还有什么奢侈品之类的,是真的吗?”吴钱见张星轩恢复正常了,便放下茶杯问道。

         “这个,我只是说说而已,目前确实是没有资金,这么一个美好的蓝图,只能幻想而已啦!”张星轩颇为遗憾的说道。

         “唉!世道艰难啊,不说这些了,今天哥们儿高兴,咱就不提伤心事了,我去取两瓶洋河大曲,咱俩不醉不归,怎么样?”作为一个资深酒腻子,吴钱早就想找张星轩喝酒了,这不,菜还没端上来,就自己开了酒口了。

         “老吴,说实话,这地方不适合喝酒,你不是说咱们吃完饭就到龙鑫酒吧去喝吗,这肚子还空空如也的,就迫不及待的想喝酒了?”张星轩连忙摆手,自己一天没吃东西了,这两杯酒下肚,那就和毒药无异了。

         “咕咕”就在这时候,他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再加上满店飘香的肉味儿,张星轩顿时感觉很饿很饿。

         “这?”吴钱也听到了张星轩肚子里的回声。

         “服务员,我们的菜好了没有?这都二十分钟了,什么效率?”吴钱赶紧叫来了服务员,沉声质问道。

         “对不起,这位先生,今天这会儿吃饭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希望你能理解”一个穿工作装的女服务员歉意的解释道。

         “赶紧去后堂催催,我们这儿菜都点了二十分钟了”吴钱阴沉着脸,明显生气了。

         “好的,这位先生,请您稍等,我马上去”那服务员说完赶紧跑去后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