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iukxadg"></dd><button id="zopwce"><dir id="JBNCTXGVW"><keygen id="INQYH0"><small id="1307694"></small></keygen></dir></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酒入愁肠
        “25999RMB是吧?行,我买了”吴钱也有自己独到的眼光,虽然今天张星轩给他的账户上打了40多万,但他也不是那种白上当的二愣子,对于有价值的东西,他还是能够分得清的。

         “嗯,那好,这东西就归你了”张星轩见吴钱同意买这挖耳勺,就把盒子递给了他。

         “张老弟,我通过手机银行向你转账吧”现代的社会,基本上都是互联网交易,无论买卖商品还是金融业务,都可以通过互联网端进行办理,既简单又方便快捷。

         在通过网银客户端,不一会儿,张星轩就收到了一条到账的短信,确认之后,便给吴钱看了一下,这钱,他收的心安理得,毕竟英仙奢侈品掏耳勺的品质在那里摆着了,童叟无欺,大家虽说是朋友,但还没有到那种白送的地步,而且这价格是系统的硬性规定,不得擅自更改,不然指不定碰到啥惩罚,张星轩可不想触这个霉头。

         “滴答,代理人第一件商品成功售出,代理人可获得2599 . 9RMB的利润,还有25999的公司积分,请注意查收”在收到短信的那一刻,脑海里响起了系统的提示。

         “啊”张星轩不由得一阵激动。随即打开手机,查询一下自己银行的余额。

         “尊敬的客户,你的尾号460的建设银行卡刚才转入金额25999RMB,余额2599 . 9RMB”

         果然,金额闪烁了一下,立即就多了个小数点,这系统的能力简直是匪夷所思啊!

         不过自己这么容易就赚了2600RMB,所以张星轩打心里起,是没有一点儿抱怨的,系统提供给他货物,而他只负责销售,可以说这是百分百稳赚不陪的好事情。

         “靠,这以后老子也会成为这鹿商的一员啦”张星轩眼里是一片憧憬。

         “张老弟,别发呆了,咱们吃完了,走,老哥带你去小酌几杯”吴钱把那盒子小心翼翼地装进了随身带着的一个皮包里面,见张星轩独自发呆,就用手戳了一下他。

         “啊?好,走着”张星轩也意识到自己走神了,就赶紧起身准备去结账了。

         “喂!老弟,你干嘛?今天可是我请你吃饭,用得着你买单嘛?”吴钱在走在后面,发现情况不对,张星轩竟然掏出了自己的银行卡,走向了柜台。于是赶紧追了上去。

         ……

         在一番客气谦让中,最后张星轩败下阵来了,吴钱实在是执拗的很,一口一个“谁挡我付钱我就跟谁急”所以最后只能如他所愿了。

         ……

         “龙鑫酒吧”

         这里以前是张星轩的老根据地,但凡生活不如意,忧愁忧思之际,他会自动找到这里,一醉解千愁。今天他和吴钱俩人又来这里了。

         “老板娘,来两瓶五粮春”刚进门,吴钱便对着柜台后面坐着的一个少妇模样的性感美女吆喝道。

         “好的,咦?你们俩啊,好久不见了,这段时间忙活什么呢?”那女的抬起头来,一看是张星轩和吴钱俩,便感觉很意外。

         这俩人以前都是这儿的熟客,她很有印象,不过这俩人一喝醉就话多了起来,而且很逗,但是从来不耍酒疯,估计是这俩人脾气好的缘故吧!

         按照习惯,张星轩挑了一张自己以前经常坐的那个靠近卫生间的角落里,然后两瓶酒和三个玻璃杯子被老板娘放在了茶几上。

         吴钱赶紧斟了两杯子,每杯三两的量,俩人赶紧拿起来干了一杯。

         这段时间,可以说把张星轩憋疯了,今天终于迎来了人生最大的转机,焉能不高兴?

         “老吴,你等着,我去拿盘花生米,喝个酒,没有下酒的东西,怎么能行?”张星轩三两酒下肚,顿时一股子热火从肚子里升腾了起来,于是急需一点下酒菜来,无疑,花生米是最好的选择。

         “老板娘,来两碟花生米”走到柜台跟前,张星轩撩了撩自己那长长的刘海,笑着对那老板娘吩咐道。

         “好的”老板娘也报之迷人一笑,然后转身去拿花生米,只留下张星轩一脸痴迷的站在原地,无法自拔。

         这老板娘确实迷人,二八的年龄,丰满的身材加上天使的面容,杀伤力十足,张星轩自认是一个对女色淡然的男人,但也扛不住她的魅力。

         “怪不得这里的生意这么好?”张星轩感叹着。

         的确,这里的地段也不是好地段,可以说是一个小巷子之类的地方,但是在这里喝酒的人络绎不绝,而且大多数都是男性,像张星轩这样的占大多数。

         一分钟后,老板娘扭着妖娆的身材,左右手各一碟子白白胖胖,夹杂着红衣的花生米,轻轻地递给了张星轩。

         “好的,谢谢”张星轩老脸一红,接了过来之后便依依不舍的回到了座位上,而吴钱也是一副痴傻的表情。跟做贼似得往柜台那边张望。

         “喂!老吴,你看啥呢?当心我告诉你家淑芬”张星轩有点不满的说道。

         “啊?别别别,兄弟,有话好说”听了张星轩的话后,吴钱在呆滞中突然一个激灵,然后用乞求的目光可怜兮兮的望着张星轩,低声恳求道。

         吴钱今年四十岁左右,已然秃顶,这主要归功于他那“贤内助”老婆,以前他老在张星轩这儿诉苦,张星轩可是深有了解他家的内情,可以说,他的那淑芬老婆只手遮天,老吴前前后后跪坏了多少个搓衣板,挨了多少暴揍,估计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了。

         “老吴,你这情况啊,再抗两年就抗成对联了都!”看着吴钱心有余悸的表情,张星轩同情的摇了摇头。

         “啥对联?”吴钱下意识的问道。

         “上联:抵制家庭暴力,下联:呼唤社会爱心,横批: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张星轩说道最后邪恶的笑了起来。

         “呜呜呜”吴钱趁着三两酒下肚的余劲儿,便伏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啊?这?老吴,别哭啊”张星轩没想到他这么脆弱,就赶紧安慰了起来。

         “这么些年,我容易吗我?”老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道。

         “每天稍不顺心就挨打,每当听到她的咳嗽声,我就菊花一紧,家里的家务活都是我干,她就整天打麻将,饭菜,洗衣服这些都是我的,做的不好,就是一顿着,呜呜”老吴越说越伤心。

         “这次看到老弟你带来的这款掏耳勺,就是准备拿回去孝敬她老人家的,期许以后对我好点”吴钱倒了半杯子酒,一口喝完,接着诉苦道。

         “啊?这些天又变本加厉了?你放心,有了这款掏耳勺,以后她绝对会对你恩爱有加的”张星轩只能配合着吴钱的意思说了下去。

         “呜呜,张老弟,你不知道,这么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老吴酒后的话匣子打开了,就再也停不住了。然而,张星轩只能装着仔细聆听的样子,时不时的露出深恶痛绝的样子,顺带说几句自己媳妇的坏话,希望能给吴钱带来些许平衡……

         一边喝,一边唠嗑,不知不觉,已经进入深夜了,吴钱一如既往地醉了,而张星轩也好不到哪儿去直接吆喝着要建立一个世界上最奢华尊贵的品牌,而吴钱自然是好好批评和打击了一番,说张星轩不脚踏实地……

         最后,话题不知不觉的转移到了黄鹤和他小姨子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