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iukxadg"></dd><button id="zopwce"><dir id="JBNCTXGVW"><keygen id="INQYH0"><small id="1307694"></small></keygen></dir></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9.叫他声温哥
        我没能弄明白冯不温的意思,但也能听得出来他是在为我着想,他的神情也不似作假。

         正当我脑海里在措词的时候,冯不温却突然从口袋里掏出把黑黝黝的东西,递给我道:“拿着这把枪挟持我出去,兴许这样你还能够活着离开江南。”

         我有点懵,不禁问道:“温哥你这是?”

         冯不温又说道:“那个要杀你的人来头绝对大得超乎你的想象,你在这里闹得这么凶,而且连我都赶过来了,他肯定很快就能收到消息。我家那个畜生常年带着他的几个狐朋狗友,在魅力的时候也见过你。消息传到那个人的耳朵里,他肯定会派人来杀你的。只有我在你的手上,兴许还能让他们有所顾忌。”

         我眉头皱得很紧,不禁问道:“温哥,到现在难道你还不打算告诉我那个要杀我的人是谁吗?”

         冯不温说:“我说了,告诉你也没用。你没有别的路,只有跑。”

         我呵呵冷笑道:“温哥,哪怕是死,我也得做个明白鬼不是?”

         冯不温犹豫了下,道:“要杀你的人,是温家少主温正庆。”

         “温正庆?”我疑惑道:“我不认识什么温正庆啊,这个温家我也听都没有听说过。”

         冯不温叹息道:“唉……温家是整个江南省最大的黑道家族,要不然,当初我也不会用那种方法强迫你离开江南省了。你是不是和颜白雪发生过关系?”

         我惊讶道:“你认识颜白雪?”

         冯不温说道:“你们两的事情现在已经在我们这个圈子里传开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颜家的颜白雪原本是温家温正庆的未婚妻,两家已经订过婚约。而且,他们两家分别在商、黑两界都有极强的势力,如果两人结合,还会让得他们的势力更加根深蒂固。可是你的出现让得他们两家联姻的想法彻底破灭了,你和颜白雪发生了关系,呵呵,堂堂的温家少主会要个被别人上过的女人吗?”

         我只听得哑口无言,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牵扯到这么复杂。

         我和颜白雪的事情怎么会传扬到温家耳朵里去,又怎么会闹得尽人皆知的?

         不用想,当时在场的只有柳研,她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只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冯不温又说:“庄兄弟,你还是听老哥的,快些走吧!温家不会让你继续活在这世上的。”

         我颇为的不甘:“为什么?”

         冯不温稍稍有些感慨道:“这个圈子里的事情你或许还不太明白,对他们来说,家族的颜面比几条人命要重要得多。你不死,温家少主就得受人口舌。温家丢不起这个脸的,只有杀你才能解恨,也堵住别人的嘴,维护他们温家的威严。你想想,要是温正庆连自家未过门的媳妇被人操了,还不把那人干掉,以后道上会还会怕他温正庆?会怕他温家?”

         他把手枪塞到我的手里,催促道:“现在,挟持着我赶快走!”

         说实话,仓促之间我有些没了主意,只能选择听冯不温的。我转头对长发、财老鼠说:“咱们走!”

         说着,我们四个人就匆匆往外面走去。

         冯勤勤还在客厅里老老实实的呆着,见到我们出来,满脸委屈地冲冯不温喊:“爸……”

         冯不温很没好气道:“你在这里呆几分钟,然后老老实实给老子滚回到家里去,要是再敢给老子到处乱跑,老子打断你的腿!”说罢,他便不再理冯勤勤,而是看向我:“来吧,庄兄弟,样子做像点,只要别开枪把老哥我给打死了就行。”

         到这份上,他还能说笑,我有点佩服,不愧是做大哥的。

         我点点头道:“温哥,多谢你了!”我用枪顶住他的背,手搭着他的肩往外面走去。

         温哥主动要做人质送我们走,这让得我对他再无怀疑。这是个讲情讲义的汉子。

         我们到酒店的停车坪里,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情况。财老鼠和长发两个人很警惕的四处张望。

         我突然想起什么,问温哥道:“温哥,我们走了你怎么办?”

         温哥说道:“我不会有事的。”

         我说:“可是上次你弄个替死鬼顶替了我,现在我又冒了出来,温正庆他能不怀疑你?”

         “怀疑又怎么样?”温哥冷笑着说道:“虽然我的势力和根基远远不如他们温家,但也不是他们说动就敢动的。他们温家想要动我,也得做好自己被崩掉两颗牙得打算才行。”

         我能感觉到温哥的自信,但还是不太放心。只是眼下,却也没有其他的法子了,只能继续走下去。

         我们上了车,长发开车,往永宁县的高速口赶去,准备回江北。

         上车不久,还没出县城,我就对温哥说:“温哥,应该没什么危险了,你在这里下车吧!”

         温哥却是摇头:“不行,你不懂他们的手段。上高速,只有到高速,你们才最安全。”

         我心里感动,偏头看了几眼眉头紧皱成川字形的温哥。这也是我庄严生命中的贵人、恩人。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长发的车开得很快,可我们在离高速入口还有几公里的时候,路虎车却突然打偏起来。我整个人猛地朝着旁边侧去,没有功夫底子的冯不温更是差点在车后排变成滚地葫芦。

         长发喊道:“爆胎了!”同时用力地掰着方向盘。

         终于,有惊无险,路虎车还是路边停下了,没有撞上别的车,也没有撞到花坛里去。

         我看向旁边的温哥:“温哥,你没事吧?”

         “没事!”温哥说道,随即露出担忧之色:“现在麻烦了呀,你们只能找车去江北了。”

         他说过,温家在江南省的势力很大,显然我们去江南省的其他县市也不安全,只能去江北才行。

         我打开车门准备往车下走去,财老鼠和长发更是已经下车了。

         温哥突然扯住我,说道:“押着我出去。”

         我知道他还是担心温家会派人来杀我,点点头,没说什么,押着他下去。

         长发在检查爆掉的瘪瘪的车胎,对我说:“要换胎才行。”

         我还没说话,温哥就抢先说道:“不行,不能再耽误了,你们拦车走!”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着急,兴许是因为他比我们都要更加了解温家的恐怖吧!

         我既然选择相信了他,便不愿意再怀疑他,对长发和财老鼠点点头道:“咱们搭车去!”

         长发微微皱眉,随即点头。财老鼠则是四处张望,那双眼睛贼溜溜的,活生生像只成精的大老鼠。

         我打开手机上的滴滴打车,发布了租车信息。然后开始朝着路过的计程车挥手。

         但是,我们拦下的计程车都嫌到江北太远,不愿意搭我们去。我们说多给钱,却还让他们更加担心了。

         很快,几分钟过去,我说:“要不咱们先去汽车站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拦倒车,或许到汽车站去会更快。

         “砰!”

         可就在这时,突然的巨响,差点把我给吓得肝胆俱裂。

         旁边突然火光冲天!

         马路上疾驰而过的几辆车的车窗玻璃瞬间碎裂,里面传出来尖叫声。

         我刚来得及偏头朝着旁边看去,看到我们那辆瞬间被火焰吞噬的路虎车,就被长发给扑倒到了地上。

         温哥也被眼疾手快的财老鼠给扑倒在了地上。

         有炸弹!

         这是我脑袋里瞬间冒出来的想法,要不然,我们的车怎么会无缘无故地爆炸?

         我心里阵阵后怕,冰凉至极。要不是刚巧爆胎,我们下了车,我们四个人肯定都得命丧黄泉。

         温家少主温正庆竟然如此狠辣,如此阴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