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马路歌手(2)
    2

     翦春雷的家庭十分特别,他的父亲翦得福曾是阿特镇酒厂的职工,在那个年代,酒厂可是响当当的国有企业,能在里面拥有一席之地是件很光宗耀祖的事情,不但不缺酒喝也不缺钱花,就连身为农民的母亲都可以一度不干农活,待在家里做一个全职太太。

     可是当翦春雷的大姐出生之后,他的父亲就觉得有点挂不住面子了,因为在当地农村,如果家里没有一个男孩就像没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对不起列祖列宗一般,所以在接下来的数年里,他的父亲又连续策划了四次造人行动。

     翦春雷的父母盼过一个春天的春风(大姐**风),盼过了下一个春天的春雨(二姐**雨),盼过了下一个春天的春花(三姐**花),又盼过了下一个春天的春苗(四姐**苗),再盼过了下一个春天的春叶(五姐**叶),可是都没有达成他光宗耀祖的最终目标,却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盼”来了一大队计生人员。

     其实,翦春雷的母亲早就听到了风声,当时还带着五个“游击队员”女儿在乡下的外婆家避难,可就在三更半夜里,却被突忽前来执行任务的计生人员从床上拉起,接着就被“送到”县计生站做了结扎手术。

     从那以后,翦春雷父母再怎么努力也造不出人来。

     翦春雷的父亲也因为连续违法超生被开除出阿特镇酒厂,没能将他光宗耀祖的人生继续谱写下去。

     不过他用在酒厂里学到的酿酒技艺和当年从酒厂里“蚂蚁搬家式”搬出来的米酒,在马路边摆个小酒摊,靠卖酒挣的钱也勉强能够维持一家七口的生计。

     既然翦春雷的父母已经造不出人来,那翦春雷又是怎么来的呢?

     答案是“捡来的”。

     那是一个春雷交响、春雨沥淅的黑夜,翦春雷父母在县医院后门的荒地把他捡来的(其实他父母并非偶尔经过那里,而是一个月去了好几趟,因为听说那里时常会有不明来历的弃婴),刚巧他的父亲也姓“翦”(姓得太好了,又叫“得福”,莫不是命中注定?),就给他取名叫“翦春雷”。

     翦春雷的母亲特别迷信,自从把嗷嗷待哺的小翦春雷带回家后,总是觉得捡来的孩子有些不妥,便去乡下向一个远近闻名的巫婆求助。

     据说那个巫婆颇有些“招神驱鬼”的本事,能预测出很多未来之事,而且经不少斗大的字不识一筐的村民们验证还是挺准的,所以,翦春雷的母亲就想让巫婆帮小翦春雷算一算,将来他的命运如何,大人们应该怎么带养他才能趋吉避凶。

     算命结果很快出来了,翦春雷被认为是一个不祥之人,留在身边会有祸害(没办法,刚出生就被抛弃,祥不祥祸不祸害不用算都知道),而且他命中的桃花劫太多,要想让他平平安安地长大,大人们只有两个办法。

     第一个办法就是当作什么也没捡到,继续把他丢回县医院后门的荒野上,让他自生自灭(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可不是野草,还有自生的能力吗?)。

     第二个办法就是虽然把他放在家里,可绝不能把他当成男孩养,一定要把他当成女孩来养,只有这样才能去除他身上的凶戾之气,让他正正常常地长大成人(分明是男人偏要让他当女人这还算正常吗?)。

     当翦春雷的母亲把这个结果告诉他的父亲时,他的父亲差点想搧他母亲几巴掌,早就叫他母亲不搞迷信,现在可好,算出这么一个结果来,信嘛,很为难,不信嘛,更为难,万一将来真弄出点什么事,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

     经过三天三夜的思想斗争,翦春雷的父亲终于艰难地做出一个决定,不抛弃小翦春雷,把他留在家里养,让自己光宗耀祖的希望不至于完全破灭。

     不过,翦春雷的父亲也被他的母亲说服,听从巫婆“神圣”的旨意,决定把小翦春雷当作一个女孩来养,严禁他跟其他同龄的男孩子接触,只让他与大姐二姐三姐四姐五姐一起玩,让他彻底感觉不到他是一个男孩,一直到他长大成人才把这么做的原因告诉他。

     自从上初中被全校同学们嘲笑后,也自从上了生理卫生课之后,翦春雷终于明白自己不是一个和五个姐姐一样的女孩,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孩。

     可是,这么多年来像女孩一样的娇养已经让翦春雷的性格变得十分柔弱,当青春的热血不可避免地让他觉醒时,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他终于拿出和当年父母策划造人一样的勇气,做出了不少“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翦春雷策划的第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是“学武”,他的偶像当然是被国际权威人士评为世界七大武术家之一的李小龙。

     为了和电影上的李小龙一样酷,他用卖废品省下的零花钱买了两根擀面杖,用铁钉钉住其中一头,再用一根麻绳连接起来,打造成他的武器——双截棍,经常在家门口对着卿卿我我的公鸡和母鸡们、公狗和母狗们练习。

     虽然翦春雷时常把它们打得鸡飞狗跳,成功拆散不少公鸡与母鸡、公狗与母狗的好事,但自己也被始终控制不好的另一截棍打得头上满是包包。

     不过就算翦春雷天天把一根双截擀面杖挂在书包上,只要一看见别人吵架动手还是第一个躲开,因为他始终牢记妈妈大姐二姐三姐四姐五姐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嘱,在校里校外都绝不可以跟别人打架。

     这样一来,翦春雷煞费苦心要证明自己是男子汉的“学武”计划就泡汤了,因为学校里的男生们都知道,那个带着双截擀面杖耍威风的瘦高学生是个软蛋,只要一看见哪里有人打架,他肯定会第一个脚底沫油偷偷溜走。

     自从以“学武”来证明自己的策划失败后,翦春雷又想了很多方法来增加自己的男子汉魅力。

     想和“油条达人”赖超杰一样,向漂亮女生吹牛,却没一个女生愿意搭理他,因为在女生眼里,他除了长得跟竹竿一样高外,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吹嘘的优点。

     想和“光棍诗人”莫漩水一样,向漂亮女生递字条,但是使出了吃奶的劲才想出几句打油诗:

     请你不要叫我娘娘腔,虽然我说话没那么响亮;

     请你不要叫我娘娘腔,虽然我又瘦又长像竹竿;

     请你不要叫我娘娘腔,虽然我不会把你打成肉酱。

     可是他拿着字条却不知道递给哪个女生,毕竟妈妈大姐二姐三姐四姐五姐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叮嘱他,在学校里绝对不可以早恋,否则将会狠狠地收拾他,如果他因为写这首“诗”被女生看上,这又该如何是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