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马路歌手(3)
    3

     就在翦春雷一愁莫展之际,一个叫“阿伟”的乡下男孩到镇里来偷偷找他玩,终于又让他有了证明自己是男子汉的机会。

     阿伟住在翦春雷外婆所在村子的邻村,在翦春雷小时候到农村逃避计生人员的追捕时曾和他一起玩过(那时姐姐们也同在避难管不了那么多了)。

     阿伟见翦春雷都上初二了还像个大姑娘,总是摆出一副羞答答的样子,没有一点男子汉气概,就忍不住向他伸出援助之手,趁他的五位姐姐不在时,十分神秘地告诉他在乡下自由快乐的生活,不但可以捉鱼捕鸟打蜂窝什么的,最开心的是可以尽情享受到当一个男人最快活的事情。

     翦春雷被阿伟的一番话深深地打动了,心想或许唯有跟阿伟到乡下去体验一下什么是作为一个男人最快活的事情,才能证明自己是个真正的男子汉。

     盼来盼去终于盼到了暑假,翦春雷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借口去乡下看望外婆,其实是想到乡下找那个阿伟玩,让阿伟带自己去尝一尝那种滋味,看看是否真的如阿伟所说,能让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

     那个晚上夜黑风高,当村里的年青男女每人手执一根玉米杆火把,在村头的大榕树下嘻嘻哈哈地闹了一番后,老手的阿伟早就和一个五大三粗的姑娘聊上了,见翦春雷还是那么害羞不肯主动,就帮他联系到了另一位五大三粗的姑娘。

     其实在那次村头聚会中,翦春雷从始至终没有抬过头,甚至当阿伟把那位五大三粗的姑娘拉到他身前时,他除了看见那位姑娘咧开大嘴时露出的两排白森森的牙齿,根本看不清以后也记不得那位姑娘到底长什么模样。

     四人沿着村边的田埂路越走越远,当能说会道的阿伟拉着那位姑娘消失在一片甘蔗地里时,翦春雷身旁的姑娘也有些急了,忍不住主动伸出手拉起他向另一片甘蔗地走去。

     火光照不到四周黑得像浓墨一般,就连蟋蟀的鸣叫也突然停止了,当翦春雷还在担心会不会有只什么野兽钻出来时,那个壮实的姑娘不知何时慢慢地贴近他。

     难道这就是阿伟说的作为一个男人能享受到的最快活的事情吗?他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猛然用劲推开身前的姑娘,振振有辞地说,他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男人,他一定要把他的第一次献给他最爱的女孩。

     结果可想而知,他除了被那个姑娘打了一巴掌,被骂一百句“神经病”后,就连阿伟也怀疑他是不是真正的男人了。

     由于在乡下的经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也没有能达成他找到男子汉气概的心愿,他又一度变成一只沉默的羔羊。

     每天都用羊脑袋在想,到底用什么方式才能证明自己是个真正的男儿呢?

     终于有一天,当他看到港台歌星用流行音乐在大陆征服了一群又一群花痴“追星族”后,他又感到眼前现出一片光明,马上当机立断做出另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扮明星,唱情歌,追求女生,就算妈妈大姐二姐三姐四姐五姐的如何阻拦甚至打他骂他也绝不回头。

     翦春雷立下宏伟大志后,每天放学都在离校园不远的马路边苦练唱歌本领,希望有一天能用最特别的歌声打动他最喜欢的女生——阿梅,然后向她奉献出自己珍贵无比的第一次(在妈妈大姐二姐三姐四姐五姐的敦敦教导下,他理所当然地认为他的第一次是多么的珍贵),向所有人证明他是一个真正的男儿。

     当翦春雷把这个以唱歌追求女生来证明自己的伟大计划告诉莫漩水和赖超杰后,两位好朋友居然都不约而同地讪笑起来。

     原来他们也对阿梅这位校花级靓女产生朦胧的爱意,不过他们却不认为唱歌这种“幼稚”的举动能打动一个女孩的芳心,更加不认为像翦春雷这样一位学校公认的差生能追求得到像阿梅这样一位品学兼优、外表靓丽的好学生。

     那次碰面是他们三人认识以来争吵得最激烈的一次,为了证明自己比其他两位更适合阿梅还差点翻脸不认人,幸好身为班长的赖超杰在理智上占了上风,经过一番长足的分析后,让其他两人冷静下来和他达成一项协定。

     由于校花级靓女只有一个,最后只能属于他们中的一位,他们三个当然不会像街上的混混一样用庸俗的武力来解决问题,而是凭借各自认为厉害的招术去追求阿梅,不过,他们必须一起约定,不管谁最后能追求到阿梅,其他两人都不许生气,必须要微笑地祝福那个人和阿梅。

     此后很长的一段日子里,翦春雷经常像做了花贼一般,鬼鬼祟祟地出现在阿梅面前,羞红着脸和她打了一声招呼后,马上像兔子遇见狐狸一样躲开。

     赖超杰则利用当班长的优势,经常大大方方地来到阿梅面前,给她讲解上至天文地理,下至生理物理的难题,这一讲往往就是半个小时又半个小时。

     而莫漩水的行动更为出人意表,动不动就捧着一本书走到阿梅身前,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不说话,装出一副诗人般的深沉来引起她的注意。

     可是无论三人施展什么办法都无法搏取阿梅的芳心,阿梅始终努力认真地学习,对他们幼稚可笑的“追求”熟视无睹。

     初中毕业后,赖超然跟随父母去了省城,在省城的一所名校读高中,莫漩水凭借优异的成绩考取地区重点高中,也离开阿特镇到外县就读,翦春雷则毫无悬念地进入本县高中最差的一个班,熬过他的高中生涯。

     高中三年里,由于功课太忙,赖超杰和莫漩水很少回到阿特镇,只在每年清明期间回来一趟,不过每次来都找翦春雷见一见聊一聊。

     这一次的清明节也不例外,虽然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十分宝贵,但他们还是跟着父母一起回到老家来拜一拜祖宗,据说这也是考试取胜的法宝之一。

     忙了一天,直到晚上,翦春雷、赖超然和莫漩水三人才难得地聚在一起,过了今晚,他们又要各赴前程,为各自的理想去拼搏,挤高考这根独木桥了。

     翦春雷知道自己的学习成绩不行,就算再抗战(补习)八年也未必能考上大学,因此就不跟两位大有前途的好朋友比这个,而是把他们带到马路边,唱动人的歌曲给他们听,“顺便”以此来追求阿梅这位校花级的靓女,让两位好友见证他才是阿梅的真命天子,也“顺便”用这次完美的“演出”彻底击垮那些嘲笑过他的人,让他们都知道他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