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狗雄救美(3)
    3

     在黑暗中拼命地向前奔跑,直到再也听不到那些工人们的任何声响,翦春雷这才停下步伐大口大口地喘息。

     此时天刚蒙蒙亮,翦春雷根本不知道大卡车把他载到了什么地方,只好沿着马路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过了一会,天空下起了毛毛雨,这儿温暖潮湿的气候倒是和他家乡小镇的差不多,只不过当天色完全亮起来,让他看清眼前的一切时,他才发现自己来到一个从前想也不敢想的世界里。

     这里的道路十分平整宽敞,放眼望去比他家乡所有的马路加起来还要长;道路两旁是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似乎比他在家乡爬过的山还要高得多,也多得多;路上一辆辆油光可鉴、外观漂亮的小汽车正在飞速奔驰,和他在家乡看到的手扶拖拉机比起来,简直就是清醒的兔子与昏沉的乌龟在赛跑。

     而最让他目瞪口呆的还是街边熙熙攘攘的人群,比他在小镇最热闹的圩日里看到的还要多得多,这些男男女女们都穿着光鲜时尚的衣裳,让他忍不住低头看着自己一身又脏又破的衣服,闻着身上散发出的紧急拉肚子时留下的残余物的味道,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世界上最穷最脏的乞丐。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就象在电视中看到的大都市一般,自己溜上大卡车只不过想暂时离家出走回避一下,没想到竟被带到这么一个遥远又陌生的大城市里。

     翦春雷一边在街上自卑地低头行走,一边如同做贼般侧头向两旁偷瞄,从街边两旁建筑的标牌上看到“深海市某某国际大酒店”“深海市某某有限公司”“深海市某某局”等字样。

     深海市,这里就是深海市吗?自己一不小心竟然来到了深海市吗?

     早在初中时,他就从电视和书本上知道,深海是一个著名的国际大都市,她座落于中国的东南沿海,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这些年来她锐意进取蓬勃发展,以三天建造一层楼的速度引领中国经济走向一个又一个高峰,当然也让很多前来创业的年青人成就了一番番事业,实现他们掏金的梦想。

     翦春雷父亲村里有个远房表叔就是在深海市工作,据说只是国家电力部门的一个小小的临时水电工,但是每次返乡时都像财神爷散财一样,给村里的小孩人手一个大红包,全村人每次谈到他时,都不自觉地竖起大拇指,露出异常羡慕的眼光,那副崇敬之情似乎已经把他视为真的神人。

     深海市,一个自己在梦里想都不敢想的地方,现在竟坐着大卡车阴差阳错地投入她的怀抱。

     可是来了又能怎么样呢,自己这副模样走在路上,迎面而来的人刚刚看到自己就纷纷避开,眼中尽是鄙夷之色,就连偶而遇上的乞丐看到自己,也担心自己去抢他们的地盘,对自己投来恶狠狠的眼色。

     难道老天爷真的那么不能容忍自己,让自己空有玉树临风的男儿之躯却背负娘娘腔的恶名,让自己明明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却要像流浪狗一般背井离乡,让自己明明见义勇为去救阿梅却落得无端犯事仓皇逃跑的下场。

     天啊,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你非要这样惩罚我?翦春雷一边想一边握紧拳头,深深陷入肉里的指甲差点在手心刺出血来。

     算了,还是听天由命,不要再想那么多了,想再多也不能变出块金子来。

     现在他首要解决的是“肚子”问题,因为连续几天顿顿吃带泥的生红薯,他都快要把肠子拉出来了,现在他肚里空得简直可以装得下一头牛,要是再不找点东西来填填肚皮,他随时都有可能因为极度饥饿倒在街头。

     可是去哪里找吃的呢?早晨的街边有不少卖早餐的摊点,只要花点零钱就能买到包子、油条之类的东西充饥,可是当他把衣服裤子的口袋,上上下下前前后后都翻个遍后,还是找不到一毛钱。

     虽然翦春雷上学时不用花什么钱,但是平时都有把十几块零钱放在袋里的习惯,而现在当他想把那十几块钱从哪个黑暗的角落揪出来时,却再也找不到它们的踪影,这救命的十几块钱究竟跑到哪儿去了?

     翦春雷努力地回忆着,突然想起他在爬上那辆大卡车时,发现左边的裤袋露出一个大洞,肯定是被野狼用锋利的牛角刀刮破的,而那十几块钱的大部分应该是在他与野狼搏斗时从那里弄掉了,因为他还曾经从那个裤袋里摸出过剩下的两三块钱毛票。

     可是那剩下的两三块钱毛票又到哪里去了呢?他一记起那些钱的去向就后悔不迭起来。

     原来当他在车上捂着肚子拉得稀里哗啦,想找卫生纸却找不到,又不肯用红薯皮屈就时,就随手用那两三块钱毛票去擦拭他“尊贵”的臀部(这个好习惯是得益于他大姐二姐三姐四姐五姐的谆谆教诲),这样一来,那些本可以买到十几个包子的毛票,现在他就算想去粪池把它们捞回来也办不到了。

     包子,从前不愁吃不到的包子,有时甚至只咬一口就觉得味道不好丢掉的包子,现在想再尝尝它的滋味却那么的难。

     翦春雷虚弱无力地拖动步伐,眼前飞来飞去都是那几样东西:包子——大粪——毛票。

     就这样流着口水胡思乱想穿过几条街后,翦春雷看见路边一个卖包子的小摊前挤满了人,便不由自主地挤了过去,呆呆地盯着摊前刚刚出笼、热气腾腾的包子。

     不看还好,这一看简直让他肚里的蛔虫全都造了反,过了大约十分钟,翦春雷终于忍受不住饥饿,趁卖包子的中年妇女忙着给其他客人找零钱时,忍不住伸出手去偷偷拿了一个包子。

     就在这时,突听旁边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大声喊道:“我的钱包呢,我的钱包不见了,是谁拿走了我的钱包?抓小偷了,抓小偷了!”

     旁边其他买包子的人马上警觉起来,纷纷转身回头问道:“小偷呢,小偷在哪里?”

     卖包子的中年妇女眼尖,看见翦春雷捏着一个包子往后退缩,记起他没有付钱,便指着他道:“在那里,他就是小偷。”

     大家看见翦春雷浑身上下没一处不邋遢,头发乱蓬蓬的,沾满污泥和木屑,衣服又土又破,还散发出一股浓重的大粪味,无疑最配得上小偷这个身份,都纷纷将愤怒、鄙夷的目光投向他。

     翦春雷慌忙摆手,连声道:“我不是小偷,我不是小偷。”

     中年妇女没好声气地道:“你还说你不是小偷,为什么拿了我的包子不给钱,难道包子是自动飞到你的手上吗?”

     翦春雷急得满脸通红浑身冒汗,呐呐道:“我……我给钱。”说完习惯性地伸手向左边口袋掏去,可是掏了半天手指都从破洞中伸出好几回也没掏出一毛钱来。

     中年妇女指着他的鼻子,高声训斥道:“钱呢,钱在哪里?看你这副样子,长得白白净净,高高大大的,又没残又没病,居然出来当小偷,你父母到底是怎么教育你的,他们是不是教你不用上学读书,整天在外面游手好闲偷别人的东西呢?”

     那个被偷钱包的女子也道:“我的钱包呢,快把我的钱包还给我!”

     翦春雷这下子有点懵了,道:“我没偷你的钱包,我身上要是有钱包的话,就不会连一个包子都买不起了。”

     可是那个女子偏偏认定翦春雷就是小偷,扯住他的衣服道:“你肯定是把钱包藏起来了,快快把它交出来,你要是再不交出来,我就打110报警了。”

     “真不像话,年纪轻轻就学会偷鸡摸狗,简直是助长社会歪风邪气。”

     “看他样子还是个学生,打电话给他的老师和校长,让老师们好好教育他一番。”

     “偷钱可不是件小事,干脆叫警察来把他抓进派出所去得了!”

     旁边围观的群众纷纷向那女子献计献策,多数人对小偷行为都深恶痛绝,认为应该把翦春雷拉去派出所,让他为他的罪行承担一切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