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飞车夺包(2)
    2

     半个小时后,花麻雀把翦春雷带到一个废弃的厂地,厂地门口两旁随意停靠着十几辆摩托车,几十个穿着古怪的男男女女围在场地中央的几张桌前玩耍,有的玩扑克麻将,时不时激动地拍出一把钞票,有的喝酒划拳,肆意的笑声震得旁边废旧工厂的房顶都有些摇晃。

     花麻雀对一个半躺在一张“太子椅”上的男人躬身道:“老大,他叫小蒜米,是我刚刚认识的兄弟,长得又高又帅,他想加入飞车帮为老大效力,请老大收下他吧。”接着又对翦春雷道,“快叫鹰哥好。”

     翦春雷看见鹰哥脸上带着一副桀骜不驯的表情,嘴里叼着一根冒着呛味的烟,身上穿着一件不伦不类的花短袖,臂上纹着一只挥动利爪的恶鹰,还搂着一个染着桔红头发、身材娇小、漂亮时髦的小太妹,心中有些不太舒服,但还是上前打了声招呼:“鹰哥好。”

     鹰哥乜斜着眼瞟了翦春雷一下,冷冷道:“小蒜米?穿得跟土包子一样,应该叫小土蒜才对。长得又高又帅有个屌用,你以为我们找人来拍电影的吗,我们找人来是干大事的,你问问他到底有什么本事?”

     花麻雀被鹰哥劈头盖脸训斥一番后,竟然还保持点头哈腰的姿势,向翦春雷问道:“小土蒜,老大问你,你有什么本事?”

     翦春雷想了想,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会耍几下双截棍,还会唱一些流行歌曲!”

     旁边几十个飞车帮的人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就连鹰哥搂着的小太妹也笑得花枝乱颤,每个人脸上尽是无比嘲讽和鄙夷的神情。

     鹰哥笑骂道:“我操你公龟,你以为老子是唱片公司老板,专门捧那些会唱几句屁歌的蟋蟀哥当明星呀!你再对老子说一遍,你到底有什么本事敢到这里来,不会真的是想给我们开什么吃屎的演唱会吧?”

     翦春雷被他们嘲笑得心头火起,要是在以往遇到这种情况,一向孤傲的他肯定会扭头就走,可现在的他毕竟刚从一个穷困的小镇来到繁华的都市,举目无亲,无处可去,只好憋着一股气,屈从地道:“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我可以向鹰哥学习,我念过三年高中,除了学习成绩不行,别的方面却不见得比别人差。”

     鹰哥缓缓坐直身子道:“嗬,不错呀,你居然还念过高中,算是我们干这一行学历最高的。好吧,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今天出去干一票回来,不管是多是少,我都收你做小弟,对你算是够意思了吧?”

     翦春雷莫名奇妙问道:“干一票,干什么一票?”

     鹰哥不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对花麻雀道:“你先带他下去,告诉他怎么做,要是今天干不了一票,以后也不要再来见我了!”说完,继续跟旁边的小太妹调情,手掌还很不老实摸向她的胸部,似乎当翦春雷是个透明人一般。

     花麻雀知道鹰哥说一不二,不敢再向他求情,问身旁的同伴要了一根车钥匙后,启动门边的一辆摩托车,载上翦春雷离开废弃场地。

     翦春雷跟花麻雀出去后,忍不住问道:“刚才鹰哥说干一票到底是什么意思?”

     花麻雀漠然道:“问这么多干嘛,等下我叫你干什么你照做就行了。”

     翦春雷听花麻雀这么遮遮掩掩地回答,有点预感到他让自己做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忐忑不安地跟随他快速地行驶在川流不息的大街上,对掠过两旁的新奇景物根本无心欣赏,只想着花麻雀带自己出来究竟要干什么。

     花麻雀驾驶摩托车冲进一条深幽的小巷,看到巷子里过往的行人较少,指着前方一个左手提着皮包的年轻女子,向翦春雷轻声道:“等下我把车开到她身旁,你就伸手把她的皮包拿过来,知道吗?”

     翦春雷愣了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问道:“你说什么,伸手把她的皮包拿过来?”

     花麻雀道:“那当然,你以为我辛辛苦苦带你出来是陪你逛街吗?”

     翦春雷摇摇头道:“不行,我不能拿她的皮包,这么做跟抢劫有什么区别?”

     花麻雀冷冷道:“你说拿也好,抢也行,总之你要是不带点东西回去,你就别想跟鹰哥混了。”

     翦春雷这才明白鹰哥对他说的干一票是什么意思,可是从小到大他都听从妈妈大姐二姐三姐四姐五姐的教导,没有偷偷拿过更不说抢过别人的东西,如今花麻雀突然叫他这么去做让他一时难以接受,不禁胆战心惊地问道:“如果我们去抢她的皮包,万一她反抗报警怎么办,警察过来把我们抓起来怎么办?”

     花麻雀怒道:“这里只有她一个女人,我们两个大男人怕她个屁,而且刚才我在周围探过点了,这附近连个警察都没有,就算她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的。废话少说,听我的命令,等我开车靠近她时,你就马上动手!”说完突然加快摩托车的速度,很快驰到那年轻女子的身后。

     那年轻女子早就听到有人在背后不停地说话,又听到摩托车发动机的响声越来越大,突然警觉地把皮包从左手换到右手,但还是觉得不放心,又把提包挎起来,放到右边腋下,用右手臂紧紧夹住。

     翦春雷乘坐摩托车来到她身旁,见她已经做好防备,望了她一眼后,始终不能下定决心去抢她右手夹住的皮包,手臂伸出一半又缩了回来。

     那年轻女子转头看见身后的翦春雷神情有些古怪,连忙快步躲到一根电线杆后面,翦春雷错失抢包的最佳机会,只好放弃行动跟随花麻雀向前继续驰去。

     花麻雀带着翦春雷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停下,马上破口骂道:“你他妈的搞什么鸟,怎么不伸手去抢她的包?”

     翦春雷苦笑道:“你说,我们这样做是不是犯法?”

     花麻雀狠狠地拍了一下摩托车后座,怒道:“犯你个***毛法,只要你动作利索点,抢了东西马上就跑,不要让别人看到你的脸,也不要让别人追上你,更不要让警察抓到你就行。”

     翦春雷忍不住辩道:“就算警察抓不住你,并不意味着你这么做不犯法呀。”

     花麻雀吼道:“抢个包都不敢,你还是男人吗?出来混的人哪个手上没一点案底,你要是老老实实的没胆犯事,就永远别想发大财。”

     翦春雷淡淡地道:“对不起,我可从来没想过靠这个来发大财。”说完不再理会花麻雀,转身向巷子外走去。

     花麻雀指着他离去的背影,骂道:“你他妈的要是愿意流落街头整天挨饿,一辈子做人人都看不起的臭乞丐,你就滚得远远的,永远别来找我……”

     翦春雷性格中天生有种不屈的狂傲,最讨厌别人强迫他做他不愿做的事情,不管花麻雀怎么辱骂他,他都一步不停地昂首向前,似乎下定决心就算饿倒街头也绝不回头。

     花麻雀没想到翦春雷如此硬气,眼看真的要一走了之,想到自己独自回去无法向老大交差,只好骑上摩托车追上翦春雷,软语相求道:“蒜米兄弟,刚才是我嘴贱,不应该骂你,我现在向你道歉,你千万不要丢下我不管啊!如果你就这样走了,我要是这么空手回去,鹰哥非剥了我的皮不可!”

     翦春雷冷冷道:“剥你的皮又不是剥我的皮。”

     花麻雀哀求道:“蒜米兄弟,算我求你了,行吗?你就看在今天早上我给你三个包子的份上,帮一帮我的忙吧。我们只干一票,干完一票就回去吃饭,然后你可以选择留下来,也可以选择离开,我们俩谁也不欠谁的,你看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