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契约男友(3)
    3

     翦春雷只好捏着嗓子跟陆丹丹唱起了著名儿童歌曲——《小兔子乖乖》,他在唱兔妈妈劝小兔子开门那段时一点都不像,但在唱大灰狼劝小兔子开门那段时却特别的像,而且还带着一股BEYOND乐队特有的悲凄,仿佛正为吃不到兔子而伤心难过呢。

     陆丹丹笑骂道:“你这个土包、土鸟、土蒜米、土农民,竟然把好好的一首歌唱成这样,你怎么一点都不懂得什么叫温柔和情调,听了你唱完这样的歌,哪个女孩子还睡得着觉呢?”

     翦春雷本来还觉得自己好歹也是个响当当的马路歌手,竟被陆丹丹逼唱这种三岁孩童都会唱的歌曲,真是杀鸡用上了宰牛刀,又被她一顿无端的训斥后,如同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不但不想说话,就连歌也不想再唱了,像个木头人般僵硬地躺在她身边。

     陆丹丹见他久久不发一言,脸色也十分难看,就像个自认为没做错事却被责骂的小孩子,于是柔声道:“喂,土鸟,你生气了,你的心眼怎么比女人的还小,被我说几句话就变成一个闷葫芦了。”

     翦春雷冷“哼”一声,道:“我不过是个被你呼来唤去的农民小保镖,怎么敢生你的气呢。我只是想不通,你们这些城市里长大的女人为什么这么看不起乡下的农民,要是没有农民种出来的粮食,你们这些娇贵无比的女人早就饿死了。”

     陆丹丹连忙坐了起来,提高声调反驳道:“我承认我们城里人吃的粮食全是乡下农民种的,可是除了会种些粮食外,乡下的农民们还会做些什么,中国人中素质最低的就是农民了。从前深海市民晚上睡觉不关门都不怕丢东西,可是这些年来社会治安越来越差,晚上提个包走在路上都感觉不安全,很担心什么时候被别人给抢了,为什么会这样呢?还不是那些从农村来的民工弄的,因为他们素质太低,根本适合不了城市里高技术的活,当他们找不到工作后就到处抢钱打架斗殴,让深海市变得越来越乱,你敢说不是吗?”

     翦春雷想到自己就是一个来自贫困山区的穷小子,因为在城市中走投无路才铤而走险去抢包的,可是这些错全都怪在他头上吗,如果没有小混混给的那几个包子,他或许早就饿倒在街头,而街上走的都是冷漠匆忙的人,又有谁会关心一个衣衫褴褛的乡下少年呢,不由激动地道:“你说是乡下来的农民工让这个城市变得越来越乱,难道飞车帮的老大鹰哥是农民工吗,难道带我去抢包的那个花麻雀也是农民工吗?”

     陆丹丹冷笑道:“他们当然不是农民工,都是这个城市里长大的流氓,可是据我所知,不止飞车帮,深海市其他几大帮派招收的帮众大多都是农民工,如果没有那些穷得可以做任何事的农民工替他们卖命,这个城市也不至于那么乱了。”

     翦春雷不服气道:“你才多大年纪,说话的口气简直跟老江湖一样,难道城市里的每个帮派你都混过吗?”

     陆丹丹得意道:“那当然,我可当过很多帮派老大的女朋友,他们手下是些什么人,我怎么会不知道。”

     翦春雷本想说,你怎么那么风骚,才多大年纪就有这么多男朋友,但还是忍住不把话说得那么直接,轻描淡写地道:“看来你的男朋友就像地上这一堆堆衣服,任由你换来换去。”

     陆丹丹怎会听不出他话中的讽意,一时间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突然伸手在他腿上狠狠地拧了一下。

     翦春雷痛得马上从床上跳起来,怒道:“你干什么呀?”

     陆丹丹毫无歉意,反而瞪着他大嚷道:“谁让你说我换男朋友像在换衣服,弄得我像个夜店里的浪女一样,其实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是一个非常纯洁的姑娘。”

     翦春雷忍不住讽笑道:“你才十六岁就换了那么多男朋友,而且每个男朋友不是流氓就是混混,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纯洁的姑娘,猪才会相信你的话呢!”

     陆丹丹突然伸手狠狠地打了翦春雷一巴掌后,还扑向他又撕又咬。

     翦春雷忍住疼痛将她一把推开,从床上滚到了地下。

     陆丹丹又拿起床上的枕头、玩具和所有能摸到的东西向翦春雷疯狂地砸去,破口骂道:“你这个混蛋土鸟,土蒜,土包,土乡巴佬,我非打死你不可!”

     翦春雷一边跳着躲闪,一边大叫道:“喂,你疯了吗,为什么老是打我?”

     陆丹丹怒道:“谁叫你污辱我的清白,我告诉你,我不是你想的那样下贱,我虽然有很多男朋友,但我只是跟他们一起玩玩,希望得到他们的保护,并没有和他们发生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这个臭土鸟,你要是再敢说我不纯洁,我这辈子都跟你没完。”说完又从床上跳下来,对翦春雷一阵拳打脚踢。

     翦春雷再也忍不无忍,将她一把抱起,像老鹰抓住一只小鸡,将她重重丢回床上,吼道:“如果你真的认为你很纯洁,又何必在乎别人说什么,我刚才就算说错了几句话,我现在向你说声‘对不起’行了吧,你为什么非得一直这样打我骂我呢?我告诉你,我只是你的男朋友,不是你的奴隶,虽然我的爷爷奶奶都是乡下的农民,我的爸爸是农民转非的工人,我的妈妈现在还是农民临时工,我也是一个流浪在城市里的乡下穷光蛋,但是我有我做人的尊严,我之所以打倒鹰哥逃出飞车帮,就是不想做人人都鄙视的飞贼,你要是再这样看不起我,就算被鹰哥砍了我也不待在这里了。”

     他说完真的“噔噔噔”走到浴室里,拿起自己的脏衣服,头也不回地向大门走去。

     陆丹丹突然跳下床追上前去,张开双臂将他的腰部紧紧抱住,伏在他背上大声地哭了起来。

     翦春雷没想到刚才简直像个毒妇的她现在哭得如此凄厉,但内心被激起的孤傲还是促使自己用十分生硬的口气道:“你放开我,为什么拉住我不让我走?”

     陆丹丹带着哭腔道:“求求你,不要走,我害怕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如果你不理我,就再也没有人理我了。”

     翦春雷几次甩开她的手臂,没想到又被追上来的她死死抱住,只好站在门边任由她的泪水打湿自己背部的衣服,渐渐从刚才盛怒的状态中平复过来,听到她还是在低声抽泣,想到刚才自己对她的承诺,终于有些心软道:“只要你以后不胡乱发脾气打我骂我,不像其他城里人一样,打心底看不起我这个乡下农民,我可以不走,留下来陪你。”

     陆丹丹马上跑到他面前,破啼为笑道:“好,我答应你。那以后我叫你土蒜还是土鸟,要不这样吧,你表现好的时候就叫你土蒜,表现不好的时候我还是会叫你土鸟哦。”

     翦春雷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道:“你嘴上怎么叫都不要紧,只要你心里不要看不起我就行。”

     陆丹丹幽幽一叹道:“其实你误会我了,我并不是看不起农民,也没有看不起你,我只是恨我的爸爸和妈妈,因为他们也都是农民,而且是那种素质很低的农民,所以我才会对农民那么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