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人衰牌旺(2)
    2

     身段性感的女子见状格格笑道:“小土蒜?我觉得这名号取得不错,我以前在家乡时也很喜欢吃大蒜,臭得那些对我不怀好意的男生都不敢靠近我。”

     陆丹丹跟着笑道:“这样呀,那以后我也学学你,用这招来对付那些坏男生。对了,忘了介绍,这位是缪姐,外号叫‘蓝眼妖姬’,传说她的眼睛比妖精的还厉害,在和我们打麻将时,看一下你的表情和不经意的举动就能猜到你的底牌是什么。”

     “蓝眼妖姬”缪姐似怀深意地盯着翦春雷道:“我不光能看到你们的底牌,我还能看到你们男人的心里在想什么。”

     翦春雷被她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又看到她白花花的胸部,尴尬得又想挖个地洞钻下去。

     陆丹丹丝毫没有发现他的不自然,继续指着高挑艳丽的女子介绍道:“这位是钟姐,外号叫‘金手怪妃’,因为她的牌路很古怪,出牌时像天马行空,让你一点都看不懂,但如果你认为她不会打牌就错了,因为她时不时能抢空你面前的筹码。”

     被称作“钟姐”的艳丽女子听完丹丹的话后,依旧牵动嘴角淡淡一笑,礼节性地抬头看了翦春雷一眼,又一言不发地抚弄着无名指上璀璨夺目的大钻戒。

     翦春雷本来还想向她们依次问好,可没想到她们三人中倒有两人对自己冷眼相待,让自己觉得站在这儿十分多余,一下子变得有些不知所措,就连双手都不知该怎么放,只好不停地从口袋抽出又放入。

     缪姐这时已经用妖精般的双眼把翦春雷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发现场面有些冷,才吃吃地笑道:“丹丹,瞧你把我们夸得那么神奇,其实你也很不错呀,外号叫‘绿耳精灵’,每次听牌最快就是你了。而且找男朋友的眼光也很不赖呀,这么帅的小伙子都被你给俘获了。”

     陆丹丹马上不服气地叫道:“说什么俘获这么难听,是小土蒜先追我的,追了好久我才答应做她的女朋友的。”

     柳姐用刀子般的目光扫了翦春雷一眼,问道:“你真的是陆丹丹的男朋友吗,不会是丹丹请来偷看我们的牌、然后给她传递暗号的老千吧?你可知道在我面前出老千会有什么后果,我会让人把你的手指剁下来,让你以后再也别想用它去玩女人。”

     翦春雷苦笑道:“我真的是丹丹的男朋友,哪里会是什么老千呢。”

     柳姐不怀好意地道:“如果你真的是她的男朋友,你可知道你是她今年第几个男朋友吗?如果不知道的话,我等下可以告诉你,这样的话你就可以算好时间,做好被她甩的准备了。”

     翦春雷没想到她说的话那么刺耳难听,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对答,结结巴巴地道:“我……我……”

     缪姐平时就看不惯柳姐的跋扈,这回看到她当众欺负陆丹丹的新男友,连忙站出来打圆场道:“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这小土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不像丹丹以前那些只会打架的男朋友,我认为这回丹丹跟他不是闹着玩的,而他对丹丹也是真心实意的,他们俩在一起应该可以长久。”

     陆丹丹把翦春雷拉到身旁,依在他的身上,笑道:“缪姐说得对,你们放心好了,这一次我和小土蒜是铁了心要在一起的,因为他不但是我的男朋友,还是我的超级保镖,你们不信的话,改天我把我们签的契约给你们看。”

     柳姐讽笑道:“我前些天还听你说,你刚找的男朋友鹰哥是真心对你好的,还肯为你大把大把地花钱,怎么现在才过了几天,他就对你变心了,不要你了,害你马上去找了这么一个臭大蒜顶替他的位置?”

     陆丹丹双目圆瞪,高声道:“你胡说什么呀,其实鹰哥并没有对我变心,是我觉得他不好把他给甩了。”

     缪姐见柳姐还想嘲弄丹丹,连忙抢声道:“甩得好,那个鹰哥只不过是个流氓老大,经常到夜店去玩女人,怎么可能对你有什么真心。这位小帅哥看起来挺顺眼的,还能抽空陪你来这里打牌,听我们这样开玩笑也不生气,看来比那个什么鹰哥体贴女人多了。”

     陆丹丹得意地道:“那当然,他现在是我的保镖、保姆兼男朋友,最疼爱我和体贴我了,昨天晚上我还把他带到家里去呢,在这之前,你们听我说过把哪个男朋友带回家去吗?”

     缪姐神秘一笑道:“看你脸上那幸福的小样,就知道昨天晚上他一定很满足你吧。”

     陆丹丹哪会听不出她话中之意,羞红了脸道:“那当然,昨天晚上我们俩玩得很开心,很满足,最后紧紧地抱在一起,睡得香香的。”

     柳姐忽然不耐烦地骂道:“他妈的,你们哪里这么多废话,到底还打不打牌,不打的话老娘可要走了。”

     缪姐笑道:“好了,不说这么多了,这里的雅座收费很高的,我们坐在这里聊天比去找律师聊还要贵,大家还是一心一意地打牌吧。”

     钟姐这才把目光从她手上的钻戒收了回来,听大家调笑好久不但一言不发,就连脸上的表情也没什么变化,好像她是被硬拉来凑数的,打也可以,不打也无所谓。

     牌局很快开始,陆丹丹头三圈连放三个大响炮,很快就把手上的“筹码”(普通的扑克牌)输光了,骂骂咧咧了好一阵后,硬是拉翦春雷坐下来替她玩麻将。

     翦春雷虽然很少打麻将,水平也一直停留在小学阶段,可是运气却出奇的好,竟然连连庄家自摸,很快赢回一叠厚厚的扑克,让陆丹丹在一旁差点笑歪了嘴。

     另外三个女子连连叹气,都说翦春雷这一来给陆丹丹带来了好运,她可真是丹丹的幸运男神。

     几轮过后,陆丹丹暗暗数了数翦春雷面前的扑克,如果能把它们兑换成现金,不但可以偿还她前阵子输掉还没兑现的几千元,还能净赚五千元以上,不过,按照她们此前定下的规矩,这些“筹码”一张都不能换成现钱。

     原来,由于“赌博”在深海市是明令禁止的,她们打麻将时也担心有违法的嫌疑,在打之前就定下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无论大家玩多大的筹码,绝对不能把输的牌兑换成现金或物品,但是也不能便宜输牌者,输牌者必须要替赢牌者做一件事,难度的大小与筹码的多少相当,只要另外两人通过就行,权当是对输牌者的一个小小惩戒。

     不过,虽然按照规矩输牌者要为赢牌者做一件事,但是一般来说,输牌者为了省去麻烦都会主动要求请客,比如说请其他三位去吃饭、K歌或泡吧等,由于她们去的都是高档场所,有时请客的钱比输的钱还要多得多,这就是为什么陆丹丹的租金和分红常常一到手就很快被挥霍一光的原因。

     陆丹丹这回看到翦春雷面前赢来的厚厚的扑克牌,明明知道这些筹码不可能换得到一分钱,但想到至少可以让其他三人付出相应的代价,带她和翦春雷出去潇洒一阵,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脸上就像是春天到了百花齐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