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人衰牌旺(3)
    3

     牌局结束清点后,陆丹丹马上以胜利者的姿态作出安排,让输得最多的“金手怪妃”钟姐先请大家下馆子吃个大餐,然后由另外两位输得较少的“六指魔女”柳姐和“蓝眼妖姬”缪姐合请大家去海滩公园酒吧看表演。

     五人步行来到附近的一家高档海鲜大饭店,陆丹丹不等服务员递上菜单,便如数家珍地点起菜来。

     当一盘盘精巧奢豪的大菜上桌后,翦春雷简直不敢相信是给自己吃的,他从小在山区长大,从未亲眼见过比他小臂还粗的澳洲大龙虾,没尝过样子奇丑无比味道却特别鲜美的石斑鱼,更没摸过手足展开比一个锅盖还大的海蟹。

     就在翦春雷还客气地坐等其他菜上来时,陆丹丹早就抓过一个螃蟹脚啃得喀喀作响,而最夸张的还是柳姐,随便一出筷就夹起半只石斑鱼往嘴里送,让人怀疑她是不是饿鬼投胎的。

     翦春雷担心再客气一下,恐怕连鱼骨头都不剩,也放开肚皮吃了起来。

     后来发生的情况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缪姐和钟姐吃得都非常少,缪姐只是朝每样菜夹上一小筷就不吃了,而钟姐只是喝了一小碗沙虫粥就不吃了,剩下的一大桌菜全都由他、陆丹丹和柳姐包了。

     钟姐吃饱后和缪姐说了几句话,语调温柔得让同桌的其他人都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到后来陆丹丹和柳姐也相继吃饱,一边剔着牙齿一边张口说话,饭馆里都是她们俩的声音。

     翦春雷听这四个女人聊的无非是哪个地方新进了一些漂亮的包包,哪个发屋新来了帅气的造型师……知道自己根本插不上一句话,只得卯足了劲左右开弓,将桌上剩下的食物全都塞入嘴巴。

     一番胡吃海喝后,很快他面前的虾皮、蟹壳、螺贝和鱼骨都堆成一座小山,桌上所有的盘子都变得空空如也,他的整个胃都被这顿海鲜大餐塞满了,似乎打了饱嗝都能跳出几只鱼虾来。

     等大家吃完甜点和水果后,服务员向钟姐报上账单,翦春雷差点没被吓傻,这区区一桌菜竟要花费三千多块钱,而以前他在学校的伙食费不过是每月七八十块,三千多块足够让他吃三年了。

     而钟姐听到价格后,神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连菜单上写什么都不看一眼,就从钱包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服务员。

     翦春雷看见她嫩如葱白的手指拈着卡片伸出,就像古代的巨富千金拿着一张无所不能的金叶子,愈发觉得她比自己以往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神秘、高傲和不可捉摸。

     陆丹丹见翦春雷看钟姐的眼神中尽是艳羡和仰慕,狠狠地在他臂上拧了一把,在翦春雷痛得差点大叫时,又温柔地靠在他胸前做小鸟依人状,向其他三位美女显示翦春雷是她的菜,如同国家领土一般神圣不可侵犯。

     走出海鲜大饭店后,三位美女前往停车场,分别将她们各自停放在那里的小车开出,客气地招呼陆丹丹和翦春雷上她们的车。

     陆丹丹二话没说就把翦春雷拉上缪姐的车,在她小女孩家看来,缪姐比起柳姐来要和蔼可亲得多,不会动不动就对人恶语相向,不会动不动就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而比起钟姐来又安全得多,不会抢走她的男朋友,不会对她构成任何威胁。

     翦春雷弯腰坐进车厢后排,靠在柔软舒适的真皮座椅上,等汽车快速平稳地驰在公路上时,忍不住赞道:“坐这辆车可比坐我们家乡的拖拉机舒服多了。”

     陆丹丹瞪了他一眼,道:“土鸟,你说这话也不怕我们缪姐笑话吗,她这辆进口丰田值二十多万呢,你们家乡的拖拉机最多不过五千块钱,这两样东西一个天一个地的,能放在一起比较吗?”

     翦春雷惊叫道:“这一辆车就值二十多万吗?”

     陆丹丹继续用不屑的口吻道:“二十多万的车算什么,你可知道我们缪姐的身份是什么吗,我觉得她早就该换更好的车了。”

     缪姐一边开着车,一边目视前方微笑道:“你们就别取笑我了,我这辆车算什么,小钟那辆进口的奔驰才厉害的,少说也要一百多万呢。”

     一百万多!一百多万!一百多万……

     翦春雷忽然感觉脑子发出“嗡、嗡、嗡”的回响,不自觉地把这一百多万“兑换”成一辆辆拖拉机,很快将他的整个大脑塞得满满的。

     大约半个小时后,车开到了海滩公园的风情酒吧街,翦春雷下车后看到街上闪烁耀眼的霓虹灯和熙熙攘攘的人群,紧紧地跟在陆丹丹屁股后面,生怕一不小心就走丢了。

     陆丹丹带翦春雷来到她们常玩的地方,一个处处散发着欧美风格的酒吧,连酒吧的名字都是翦春雷看不懂的英文。

     在酒吧门前搭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钢木混合式露天舞台,舞台两旁和前方错落有致地放着一张张长桌和长椅,在各种彩灯的装扮和照耀下,这里简直比翦春雷在画上见过的圣诞晚会还要炫目几分。

     此时,一个乐队正在台上表演劲暴的摇滚乐,主唱是一个留着一头飞扬乱发、穿着大头皮靴、造型要多酷有多酷的男歌手,让翦春雷禁不住乱想,在他不动的时候,小鸟会不会飞到他狮子头上去做窝……

     在酒吧侍者的指引下,五人选择右边角落的一个空位坐下,还没等各式小吃端上,陆丹丹就点了两大桶德国进口的黑啤,拿过一个比火箭筒还粗的啤酒杯,倒了满满一大杯递给翦春雷。

     翦春雷这些年没少喝啤酒,可是像今晚这样一杯抵从前喝的两瓶还是第一次遇到,看见陆丹丹也倒上满满一大杯放在面前,自己身为一个爷们怎么能在喝酒方面输给她呢,二话不说就先一口干掉了杯中酒的三分之一,让冰冷甘冽的啤酒给他带来暂时的清爽。

     钟姐嫌黑啤的麦味太冲不喝,点了一支零度红酒后,翘起一双修长的美腿,远眺酒吧前方那片点缀着零星船灯的漆黑海水,一个人慢慢地自斟自饮起来。

     缪姐和柳姐都说还要开车回去,抿了几小口啤酒后就不喝了,这样一来,剩下的一桶半啤酒就全推到翦春雷和陆丹丹面前。

     陆丹丹认为只是碰杯喝酒没什么意思,拿起酒桌上的色盅教翦春雷玩在酒吧里最流行的“大话色”游戏,猜猜台面上的色盅里有多少个相同的点数,谁输了就罚喝半杯啤酒。

     翦春雷刚开始不太会玩,很快就喝了三大杯,当他慢慢掌握一些技巧时,终于赢了陆丹丹几回。

     可是陆丹丹又改变策略,跟他玩起声东击西的花招,又灌他喝下三大杯,让他终于想起初中地理老师说得没错,地球的确一边自转一边围着太阳转的。

     就在翦春雷喝得晕头晕脑时,台上喝完歌的狮子头忽然向陆丹丹喊了一声,陆丹丹立刻兴冲冲地跑到台前,伸出手让狮子头把她拉上台去,很快和几位穿着性感的舞女一起疯狂地扭动腰肢,在摇滚伴奏中跳起劲舞来。

     几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年青男子见陆丹丹上台后,也跟着呼哨一声跳上舞台,靠近她身前身后蹦起迪来。

     翦春雷此时酒劲已经上来,半趴在桌子上,用迷茫的目光打量那个光彩夺目的舞台,看见陆丹丹在几个陌生男子中间尽情地扭动身躯,心里竟涌起一股酸酸的感觉。

     陆丹丹和那几个男人在舞台上扭了好久,忽然想起翦春雷还在台下,便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上来一起跳。

     翦春雷从小没学过跳舞,哪有勇气在这样的舞台上“献技”,连忙双举高手不停地摇摆,回绝她的盛情邀请。

     没想到陆丹丹竟跳下舞台,“噔噔噔”地快步走到翦春雷面前,硬是要把他拉上舞台去。

     翦春雷本来很不愿意上台,但是想到与她订下的“契约”,如果违抗她的命令,后果可能会很严重,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跳上舞台,低着头,斜着眼,想模仿一下旁边的人是怎么跳的,结果却像一个新手操控的木偶人,只是僵硬地摆动手脚,完全跟不上舞曲的节拍。

     台下的观众看到舞台上不知何时多出一个穿着老式衣服的年青人,裤腿高出脚踝十几厘米,露出一双破烂丢丢的塑料凉鞋,浑身上下显得土里土气的,动作比马戏班里的小丑还要滑稽,纷纷捧腹大笑起来。

     刚才围着陆丹丹旁边的那几个男人见她与翦春雷关系异常亲密,便相互使了个眼色,在翦春雷身边耍起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来,时不时还伸手有意无意地推搡他几下。

     翦春雷被那几个男人轮流戏耍了几次后,便像个陀螺般在原地不停地打转,突然感到胸口烦闷难当,再也忍不住弯下腰来,直接在舞台上“哇哇哇”地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