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纵酒之险(3)
    3

     翦春雷和陆丹丹好不容易逃出魔掌,一上车就像块烂泥般软软地靠在座椅上,回想起刚才的惊险场面,一颗心还在剧烈地跳个不停。

     缪姐并没有马上把他们俩带回家,而是在深海市区到处兜圈子,直到确认后面没有车跟踪时,才按照陆丹丹说的路线把他们送到楼下,面色凝重地道:“丹丹,土蒜,今天晚上你们俩闯大祸了,知道吗?”

     翦春雷躺在车上休息了好久,才感到呼吸慢慢顺畅起来,胸口也不怎么疼了,可听到缪姐的话后,又惊得坐起来问道:“我们俩怎么闯大祸了?”

     缪姐侧过头来道:“你们可知道刚才围住你们的那五个人是谁吗?”

     翦春雷故作轻松地笑了笑,道:“不知道,看样子不就是五个小流氓吗?”

     缪姐冷哼一声道:“他们可不是什么小流氓那么简单,那个穿金色衣服的男人叫黎锋辉,是‘深海四大龙太子’中的一个。”

     翦春雷迷惑不解地问道:“什么,‘深海四大龙太子’?”

     缪姐见他一脸茫然,奇道:“你不会连‘深海四大龙太子’都不知道吧,那以后你想在深海市立足可就千难万难了。”接着向陆丹丹道,“丹丹,你来告诉他‘深海四大龙太子’都是些什么人。”

     翦春雷推了陆丹丹一把,见她醉倒在车座上还没醒来,道:“缪姐,还是麻烦你告诉我吧,丹丹可能太困了睡着了。”

     缪姐轻叹道:“现在时候不早了,改天有空你再问问丹丹吧。我只能简要地告诉你,在深海市就算你有十个胆也不要去招惹‘深海四大龙太子’,因为他们的父亲或背后的保护伞都是本市甚至本省最有名望的政客或最有钱的企业家,号称‘深海四大龙王’,意思就是说可以在深海市翻云覆雨无所不能,所以,如果你得罪了龙王的太子,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翦春雷想起前些天花麻雀曾告诉自己,鹰哥号称“深海龙太子”,难道他也是四大龙太子之一,忍不住问道:“我前些天见过飞车帮老大鹰哥,他也自称是什么龙太子,和你说的这个是不是一样的?”

     缪姐冷笑道:“不错,看来你的运气挺好的,才到深海市几天就惹上了两大龙太子,不过我希望另外两个龙太子你就千万不要再去惹了,他们俩其中一个的老娘是深海市位高权重的官员,其中一个的老爸是著名跨国公司的总裁,特别是后面那个龙太子,我希望你这辈子的运气不要好到再遇见他。”

     翦春雷苦笑道:“缪姐,你就不要嘲笑我了,这哪是运气好呀,我认识鹰哥是因为刚到深海市走投出路误入了飞车帮,后来觉得在里面做那些伤害别人的事情很憋气,就把鹰哥打倒在地跑了出来,估计这几天他还派人到处找我呢。”

     缪姐微微一惊道:“哦,是这样呀,那你可要小心了,这个鹰哥是深海第一大帮飞车帮的老大,本身没什么厉害之处,既无勇又无谋,手下全都是一些乌合之众,干不什么大事。

     可奇怪的是,在这几年公安部门的几次严打中,其他帮派都倒下了,就只有他这个飞车帮没事,为什么呢,因为他背后有一个十分强大的保护伞为他撑腰,所以得罪他的人就等于去跟他背后的保护伞叫板,这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呀。”

     翦春雷没想到自己居然那么背,连续得罪了深海市里能呼风唤雨的两大龙太子,虽然心中十分害怕,但还是面带不平之色道:“缪姐,今天晚上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不是我去招惹那个什么狗屁龙太子,是他先欺负丹丹的,我只不过出头劝阻而已,后来要不是你及时相救,丹丹恐怕早就被那几个坏蛋轮番污辱了。”

     缪姐漠然道:“你说的这些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黎锋辉借着他在深海市开发房地产成为富豪的父母的光环,就知道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胡吃海喝,经常带着保镖和狐朋狗友出入各种酒吧物色美女,之后用尽各种手段将她们灌醉后带回私人住所污辱。

     一般来说,只要是他看上的女人,没有弄不到手的,这回你硬生生地把丹丹从他手里夺过来,他肯定会很记恨你,以后一定会想方设法报复你的。”

     翦春雷怒道:“我还是不明白,难道他们就可以这样无法无天胡作非为吗?丹丹又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酒吧女,他们要是把丹丹强行带走玩弄不就是违法犯罪吗,难道就不怕被警察抓起来关进监狱吗?”

     缪姐微微一撇嘴角,道:“你太天真了,居然希望警察来管这些人,这些人比普通的流氓色狼可怕得多,因为他们都有一个神通广大的老爸或老妈罩着,就算他们真的把什么良家女子给玩弄了,他们也不会受到什么惩罚,因为他们家人很快就会在背后找到关系或者送出大把钞票把事情解决了。总之,以后你和丹丹一定要小心了,看见这些人就离得远远的,千万不要再去招惹他们了。”

     翦春雷一掌用力地拍在前方的椅背上,愤怒地道:“这世界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有钱有势的人做坏事还能理直气壮,而我们没做错什么还要像个缩头乌龟?”

     缪姐长叹道:“公平,你要知道所有的公平只不过是表面的东西,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其实就是弱肉强食,没有多少公平可言,你想想看,我们人类要是不打败其他动物能占领这个地球吗,如果不占领这个地球,现在关在动物园里的可能就是我们?

     你刚刚来到深海市,年纪太轻没什么阅历,不知道社会有多复杂,人心有多险恶,算了,跟你说再多你也不能马上明白,只要你记住,遇到事情一定要冷静,宁可做缩头乌龟也不能强出头,这样就不会有什么大祸,否则到头来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别人就算犯再天大的错也会逍遥自在。好了,不说这么多了,时候不早了,你赶快扶丹丹上去休息吧。”

     翦春雷心中犹有不服,但还是勉强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后,把陆丹丹抱下了车。

     缪姐见翦春雷还是有些不开窍,忽然想到了什么,摇下车窗探出头来,道:“土蒜,你还记得今晚给你一脚的那个保镖吗,其实他对你算是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你现在根本还站不起来。”

     翦春雷停下步伐,回头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手下留情了?”

     缪姐冷冷道:“因为工作的原因我认识他,他是个韩国人,名叫金尔泰,是深海市最出色的保镖之一,曾经获得全韩跆拳道的冠军,来到深海市后参加过多次地下黑拳比赛,在格斗场上无数次KO厉害的对手,甚至一脚踢爆过一个格斗高手的脑袋,你有几斤几两,自认为能跟那些格斗高手比吗?”

     翦春雷不由心中一凛,想起那个保镖盯着自己时,那冷酷无比又不屑一顾的眼神,看来是自己匆忙击向他的那一拳暴露了自己是个菜鸟保镖,才会导致他脚下留情,要是他把自己当作是他的对手的话,那可就不是一般的麻烦了。

     缪姐看见翦春雷眼中透出明显的惧意,知道自己的话已引起他的注意,淡淡一笑道:“你好自为之吧,不要总是拿你的软蛋去碰别人的硬石头。”

     翦春雷愣了一愣,听出她话中的蔑意,忍不住扪心自问,难道自己就是一个人人可欺的软蛋,像只老鼠一样东躲XC忍气吞声缩头缩脑地活一辈子吗?难道自己就不可以期待有朝一日,练出一双比石头还硬的铁拳,把那些欺负自己的人踩在脚下吗?

     可是自己现在还是寄人篱下,还要整天看别人的脸色,稍微做得不好可能连口饭都没得吃,又怎么会有扬眉吐气的那一天呢?

     翦春雷想到这里,忽然又变得无比灰心起来,抱着丹丹打开一楼后门,一步一步地走上楼去。

     回到屋里已是凌晨三点,当翦春雷打开电灯后,陆丹丹才张开迷糊的双眼,问道:“土鸟,我们到哪里了?”

     翦春雷苦笑道:“难道你真的醉得连自己家都不认得了吗?”

     陆丹丹打了个哈欠道:“哦,外面的天还黑着呢,我们居然这么快就到家了,以前我都是天快亮了才回来的,今晚玩得真不尽兴。”

     翦春雷哭笑不得地道:“你还玩得不尽兴呀,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俩被别人追得连小命都差点没有了吗?”

     陆丹丹面无表情地道:“哦,我记得,那是做梦吧。”

     翦春雷气得双手一软,差点没把她摔在地上,道:“拜托,那不是梦,那是真的,要不是缪姐把我们从那些坏人手里救出来,我们现在都不知道会被他们怎么样。”

     陆丹丹却还是无所谓地道:“真的假的又怎么样,反正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身上有哪根毛掉了找不见吗?好了,废话少说,土鸟,我口好渴呀,我想喝水。”

     翦春雷想起跟她签订的不平等“契约”,只好忍气吞声地一手抱住她,一手伸向桌上的水壶。

     陆丹丹使劲地拍了一下他刚伸出的手,笑道:“你想害死你女朋友呀,你知道那个水壶有多久没用了吗,那里面的水都放了一个多月了,喝下去会肚子痛的你知不知道?”

     翦春雷委屈地道:“我之前又没用过,哪里知道里面的水放了那么久了。要不,你先下来,我去帮你烧开水吧。”

     陆丹丹又嗔道:“烧什么开水,我现在口这么渴,你想用开水烫死我呀!”

     翦春雷只好道:“现在都三更半夜了,我能去哪里给你找干净的温水喝呢?”

     陆丹丹调皮一笑道:“我知道哪里有干净的温水喝。”说完立刻用柔软的双唇贴住翦春雷的嘴,使劲地吮吸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