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特别赌注(1)
    1

     就这样翦春雷和钟姐如同一对配合默契的搭档,在台上你来我往深情款款地对唱起来,当钟姐唱到“因为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两人一起合唱“让我最后一次想你”,终于将《心雨》完美地演绎出来。

     瘦弱男生捧着一束鲜花献给钟姐,引发底下男女生们的一串尖叫,一个脑袋长得像猪头的胖大男生也跟着凑热闹献上两杯红酒,笑道:“既然钟姐成为别人的新娘,土鸟最后一次想钟姐,那两人是不是应该喝一杯交杯酒,才宣告这次大冒险圆满结束呢?”

     游戏玩到这个程度,男女生们都不希望那么快结束,当然觉得越冒险越刺激越好,都不顾一切地起哄道:“是,是,喝交杯酒,喝交杯酒……”

     钟姐大大方方地接过一杯红酒,有意无意地瞟了翦春雷一眼,似乎用眼神问他敢不敢喝。

     翦春雷被钟姐看得一颗心呯呯乱跳,向台下的陆丹丹望去,见她早已气嘟嘟地转过头去不再理会自己,本想解释几句就此下台,却又害怕大家说自己这轮大冒险表现不合格,让自己穿草裙到下一轮结束,只好咬咬牙接过胖子递来的红酒,在大家的哄笑声中和钟姐喝起交杯酒来。

     岂知大家见翦春雷好欺负,更不轻易放过他,变本加厉地尖叫:“亲一个,亲一个……”

     翦春雷小心翼翼地抬头张眼向钟姐看去,没想到她也正媚眼如波地望着自己,浑身不由一震,借着刚刚上来的酒劲,大胆地将嘴唇向钟姐凑了过去。

     不知钟姐是喝下酒后有些醉意,还是依然沉浸在刚才“金童玉女”的表演中,居然对贴近身旁的翦春雷不闪不避。

     翦春雷迅速拿起钟姐的手,在她手背上亲了一口,这才在大家的起哄声中,和她一同挽手,从T台上走了下来。

     此时陆丹丹已赌气地喝下五六杯闷酒,心中早把翦春雷的十八代祖宗问候个遍。

     不知是不是因为亲了钟姐,在接下来的几轮游戏中,翦春雷的运气比前几轮好了许多,虽然没有抽中最大的牌,但都能比9大一点,处在比较安全的位置。

     听着大家又问出一些呛人的问题,看着大家又想出一些刺激的大冒险,由于并不认识受罚的那几个人,翦春雷没有再像刚才表现得那么激动,而陆丹丹对他刚才的举动还心有不满,很长时间都不理睬他,也让他乐得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沉浸在刚才和钟姐唱歌的美好时光中。

     几轮后,长得胖胖的猪头男抽到一张最大的牌,缪姐运气不好抽到一张最小的牌,而且还不超过6,第一次遭到真心话和大冒险双罚。

     猪头男早就对穿着性感的缪姐垂涎三尺,这回终于逮住机会问她真心话,于是眯着一双小眼,毫不掩饰地问道:“这位姐姐,你的身材那么好,一定有很多男生仰慕你吧,我可不可以帮那些男生问一个问题,今天晚上你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

     听到这个问题后,众男生借着酒劲连声叫好,差点没把喉咙喊破,因为他们都知道,不管缪姐怎么回答,只要有一个男生认为答案是假的,那么她就不得不脱下她的衣服,证明她说的是真心话。

     没想到缪姐只是淡淡一笑,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悦之情,似乎早就做好准备应对众位“仰慕”她男生提出的最无理的要求,不急不缓地道:“这样吧,如果我马上说了,这个游戏就不好玩了,我给你三次机会去猜,如果你猜对了,我一定会在大冒险中让你们百分之百满意。”

     猪头男要的正是缪姐这句话,马上绞尽他猪头中的脑汁,第一次猜是黑色,缪姐微笑摇摇头,他再猜是红色,缪姐又摆手示意不对,最后他猪头灵光一现,猜是肉色,缪姐愣了一愣,旋即对他竖起大拇指。

     不出众男生所料,猪头男猜中后,果然得意地笑道:“这位美女姐姐,既然你说我猜中了,那你准备用什么行动来向大家证明,你刚才说的是真心话呢?还有,我想声明一下,我这个人很好说的,最不舍得的就是为难美女,你接下来的行动就算是大冒险吧。”

     缪姐向他冷哼一声算是应答,先让丹丹点了一首欧美DJ乐,然后在劲暴的摇滚声中向舞台走去。

     她跟随音乐的节奏一边摇摆双手一边扭动水蛇般的腰肢,一路上不时地将外衣一点一点解开提起,到达舞台中央时突然用力脱开甩掉,紧接着向后做了一个高难度的空翻,又顺势将外裤褪下,露出果然是肉色的内衣。

     在大家疯狂的鼓掌和尖叫声中,缪姐慢慢地将修长的美腿提到头顶,以一字马的姿势转了一圈后,又急速落下在台上做了一个完美的劈叉,接着以优美的姿势蜷曲而起,随着令人血脉贲张的音乐,在T台上表演起内衣秀来。

     台下的众男生们看得双眼凸出,众女生们也看得羡慕不已,缪姐表演了几分钟后,走到T台下面的舞池,向大家招手示意和她一起跳舞。

     众男女生们受她的魅力感召,马上围在她身边热烈地跳起来,快乐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似乎穿透包厢传到外面的街上。

     跳了几支舞后,钟姐实在不习惯这种吵闹的环境,借口家里还有事,叫服务员过来买了单后,就匆匆起身出门而去,而缪姐和柳姐也推说有事随即离开。

     众男女生们见人一下子少了几个,也无心再玩真心话大冒险游戏,和刚开始来时一样,大口地喝酒,肆意地划拳,放声地K起歌来。

     翦春雷好歹也当过几年的马路歌手,对大屏幕上出现的很多歌曲都十分熟悉,可是由于不懂操作那台先进的点歌机器,想叫丹丹帮忙而丹丹又不理他,想叫别人帮忙又怕别人说他土,只有干瞪眼听别人唱歌的份。

     不知过了多久,坐他身旁的暴牙妹唱了几首歌后,忽然想起翦春雷刚才唱《心雨》时嗓音还不错,于是向大家提议让他为陆丹丹唱一首歌。

     翦春雷这才顺手接过话筒,唱了一首别人刚点的现成歌曲——Beyond乐队的《喜欢你》。

     “……喜欢你——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愿再可——轻抚你——那可爱面容……”

     当翦春雷用略带伤感的嗓音投入地唱歌时,大家这才发现他是真的会唱歌,而且是所有男生唱得最好的一个,纷纷对他夸赞起来。

     陆丹丹见翦春雷终于肯为自己献唱,而且唱得那么深情那么动听,又见钟姐早已独自离开,证明刚才他和钟姐只是在玩游戏而已,也就原谅了他之前那些出格的举动。

     一等翦春雷唱完,暴牙妹马上点了一首经典情歌要求与他对唱,其他女生们没想到翦春雷是真的唱得那么好,等他跟暴牙妹唱完也纷纷找他对唱,陆丹丹面对这群女生们热烈的举动居然毫不吃醋,还恨不得她们都夸奖自己的男朋友唱歌有明星的范呢。

     众男女生们一直玩到凌晨四点多才散伙回家,翦春雷也和陆丹丹回到了城中村。虽然玩了差不多一个通宵,两人的精神都还极度亢奋,虽然躺在床上却毫无睡意。

     陆丹丹当然不忘命令翦春雷履行男友的义务,帮她按摩肩背缓解一下疲劳。翦春雷哪敢不从,虽然感到口干舌躁,但也只能按照她说的步骤去做,没有任何逾越的举动。

     陆丹丹被按得舒舒服服,正准备沉沉睡去,忽然想起什么,马上在翦春雷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质问道:“今天晚上柳姐问你和我有过多少次爱爱,你为什么说从来没有,难道我每天让你这样按摩还不算吗?”

     翦春雷痛得差点叫出声来,苦着脸道:“就算我说按摩一下就算是爱爱了,但那些人也不肯认呀。”

     陆丹丹嗔道:“你真讨厌,那你说老实话,是不是真的想和我爱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