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阿虎
    这一次也是最痛苦的一次,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山。我将木桶里的水倒进水缸以后就开始不停地挠啊挠。这一次师姐没有再欺负我及时的给了我解药。

     有了上一次的经历我再下山的时候就轻松了许多,开开心心的将木桶打满然后上山。

     没想到走到半路的时候,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跳起来,越跳越快越跳越快。我甚至能感受的到心脏将新鲜的血液泵入血管。

     平时并不觉得这任劳任怨的心脏有多大的能力。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心脏如此重要。随着心跳速度的加快我也加快了自己上山的速度。

     强壮有力的心跳给了我一种非常强大的感觉,血液似乎都沸腾了起来!我觉得现在我甚至可以单手打死老虎。事实上现在的我也确实强的不像话,提着两桶满满的水在崎岖的山路上健步如飞!

     这和刚刚的待遇比起来简直就像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我开心的简直要飞起。所以这次将水倒入水缸之后很自觉地就接过了师姐手中的药丸。

     师姐好像真的不打算折磨我了,接连几次状态一次比一次好速度一次比一次快。眼看着再有一次水缸就要打满了,我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我接过师姐手心的药丸吞下去后得瑟的说:“师姐,你可以开始烧水了。马上就满了!”

     “是吗?这次给你一个小时,能回来就给你吃饭,要是回不来就饿着吧。”

     看着师姐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我先走了!”

     先下手为强!我现在上下山打一次水的速度已经很快了,来回一趟只要不到十分钟就可以。我想在药效发作之前赶回来,这样就算难挨至少任务能完成能有口饭吃。

     我全速下山,周围的树影唰唰的后退着。

     “快点!快点!再快点!”终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就连滚带爬的到了水潭边上。

     我三下五除二的打满一桶水,正弯身要打第二桶的时候一阵剧痛传来。我猝不及防直接跌进了水潭里。

     没想到这才是噩梦的开始!凡是水接触到我皮肤的地方都有剧痛传来,就好像全身都被插满了针一样。我疼的几乎晕厥但是求生的欲望促使着我不断挣扎,随之而来的是更强烈的疼痛。

     就在这时候却出现了两个姑娘,她们搀着我将我拖出了水潭。被她们碰到的地方虽然还是疼痛不已但却不再那么的难以忍耐。

     我坐在岸边缓了十多分钟才缓了过来。不是我不想趟实在是痛的躺不住,也只有屁股皮糙肉厚而且有过打针的经验还勉强能够撑得住。就连脚我都不敢放在地上。

     我缓过来之后第一件事是向两位姑娘道谢,但是不管我说什么两位姑娘都不回话只是笑嘻嘻的。我仔细的端详了半天发现这两人似乎是早上时候自己看到的两只鸟魅!

     “原来是你们啊!”她们好像明白我认出了她们很开心,蹦蹦跳跳的。

     “谢谢你们!”我向她们伸出了手。她们两个怯生生的握了握我的手。奇怪的是她们两个握完我的手之后就消失不见了!不是像早上一样化作鸟飞走了而是凭空的消失了。

     要不是手上还有和她俩握手以后的幻觉我险些以为我出现幻觉了。不过既然不见了我也就不纠结了,尝试了十多次以后我才适应了用手提桶和走路时的错觉。

     刚一上路我就栽倒在地了。习惯了那种风驰电掣的上山速度,刚刚一下没兜住疾驰带起的风造成的疼痛感直接将我疼翻在地。

     可是刚一躺下又弹了起来,我的内心简直是崩溃的。好不容易我忍住疼痛站着缓了过来,却发现水全洒了。只好又小心翼翼的去打了一桶。

     这一次上路之后我可不敢再像上次一样飞驰,一步一停战战兢兢的登着山。所幸的是后来渐渐习惯之后速度适当的提了提总归是赶在一个小时的时限内回到了木屋。

     “还不错。”师姐看起来似乎很满意。

     “解药...快给我解药!”我可怜巴巴的哀求着。

     “哪有什么解药?忍着吧,一会儿就好了。”

     “碧落!我恨你!”

     我足足站了半个多小时才敢尝试着坐,等到师姐做好饭时候我才终于把药效扛过去。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玩意儿?我差点淹死你知道吗?”我跑去质问师姐。

     师姐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放心,死不了的。”

     “你怎么知道我死不了?难道那两只鸟魅是你派来的?”

     “鸟魅?什么鸟魅?你想多了。”师姐喝了口水不紧不慢的继续说着,看得我恨得直咬牙。“那个药的药效从开始发挥到完全消除也就一个多小时,以你现在的身体一个小时绝对是淹不死的。”

     “什么意思?我没听明白,什么叫一个小时淹不死啊?”

     “你还真以为我给你吃的都是毒药啊?你吃完就没什么别的感觉么?”

     “感觉身体变强壮了许多,特别是内脏都变得很给力。”

     “还不算太蠢,我给你的都是我们体宗不外传的炼体圣药!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现在你的身体虽然比不上我但是比那些国家运动员要强多了。”

     “真的吗?这么厉害?”我活动活动胳膊和手腕不太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行了,先吃饭吧下午还有别的功课要学。”

     我早就饿了赶紧坐下,可是拿起筷子以后我又不饿了,,,“师姐,你这都是什么鬼?这些东西也能吃?”

     “怎么不能吃?这些啊都是高蛋白!你放心我都处理干净了绝对不会不卫生的。”

     “呵呵呵呵,师姐,我觉得我吃草就可以了不用这么补。”

     “别客气嘛!来!给你夹个油炸团子虫。这个嘎嘣脆,赶紧吃!”

     “真不用,师姐好吃您就多吃点,我喝点水就行了。”我起身打算开溜。

     “我可告诉你,以后你的饭就这几样你爱吃不吃。”

     我把迈出去的腿又收了回来,如果早晚都得吃那何必苦了现在的自己?我一咬牙一跺脚用手抓起盘子里的一只团子虫塞进了嘴里。

     “哎?这味道还不错啊!”没想到平时看上去恶心的要死的小虫子做成菜味道还别有一番风味。

     我把指头嘬了嘬。师姐一脸的嫌弃,“看把你给可怜的,这儿有的是至于吃指头吗?”

     我赶紧坐下开始大快朵颐。

     酒足饭饱之后我摸着肚皮跟师姐讨论这顿饭哪个菜最好吃。“师姐,那个核桃虫没入味啊。还是那个团子虫炸的最棒了!酥脆可口!没得说。那个蝎子炸的倒也不错,可惜就是硬了点而且没什么肉。”

     “你这么挑剔,下顿饭你自己做吧。”

     “别别别,师姐还是你来吧。我可不会做这些东西。”

     “行了,少贫嘴了。我给你一个小时休息时间,你可以自由支配。一个小时以后我就要开始训练你了。好好享受你最后的欢乐时光吧。”

     “一个小时?太少了吧?”我厚着脸皮求师姐宽限点时间。

     师姐把秀眉轻挑说:“要不现在就去?”

     “别介啊!”我轻轻扇了自己一个耳光,“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

     我从行李里翻出笔记本电脑想看看视频回味一下正常人的生活,可惜笔记本屏幕早就在翻车的时候碎裂了。开都开不了机更别说看视频了。手机则更是丢在了半路上。无聊的我在床上躺了会儿就去找师姐了。

     “还有半个多小时你怎么来了?”师姐一脸讶异。

     “没什么事情做,走吧我们训练去。”

     “好啊!”师姐一口答应。

     “我们去哪?”

     “去山上找老虎。”

     “这山上有老虎?”

     “天马山没有,牛头山有。”

     “那不是一座山吗?”

     “以你的智商我很难和你解释清楚。”

     “切,好像我稀罕知道一样。”

     “少废话,跟我走就是了。不然揍你!”师姐又摆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好好好,我走我走。”

     师姐带着我在山上绕来绕去,终于在后山的一个巨大的石洞前停了下来。

     师姐冲着洞里大喊:“阿虎!出来玩啦!”

     不一会儿走出一个古铜色肌肤上身赤裸的青年。青年肌肉壮硕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碧落姐,怎么有空来找我玩?”阿虎开口道。

     师姐指了指我说道:“不是我和你玩,是他。”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阿虎哥好!”

     “这是谁啊?”阿虎摆了摆手问师姐。

     “我新收的师弟,小九,带过来和你玩玩。”

     “嘿嘿,好!好久没玩了,身上痒的很。”阿虎嘿嘿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很是吓人。

     “小九,叫我阿虎就行。一会儿伤着你别介意啊!”阿虎笑着和我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口只好附和着笑了笑。

     “小九,我对你的要求很低,一会儿你只要别被阿虎碰到就行。”师姐开口。

     “没问题!”身体的变化给我带来了蜜汁自信。

     阿虎跑了几步突然一跃在空中就变成了一只斑斓猛虎向我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