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小明
    我从醒来一直找到天黑,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我的主治医师甚至准备把我直接送到精神科诊断一下。虽然我的身上到处都是纱布和石膏但是其实我能感觉得到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所以我索性就结清了账单,要不是我及时的结清了账单搞不好他们真的会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

     晚上八点左右我在医院附近随便吃了点东西将身上的纱布和石膏都找了个地方扔掉之后打车回了我的小区。电梯的七楼按键是坏的!至少说明我这几天不是在做梦!我到了六楼出了电梯从楼梯间跑上了七楼。七楼的楼梯口仍然用砖块垒的整整齐齐昨天被我击开的大洞也不见了,我不禁又有些恍惚。

     我回到自己家门口打开钥匙开了门,习惯性的脱了衣服就去卫生间洗澡了。我洗澡速度向来很快,三下五除二的洗好之后就裹着浴巾开始刷牙了。我看着镜子中我赤裸的肩膀热泪盈眶!

     鸟魅!是的,鸟魅还在虽然颜色浅了许多,但是至少说明了这几天的事情都是真的。自从醒过来之后我脑袋一直懵乎乎的,洗完澡之后难得的头脑清楚了许多。既然体宗和师姐的事情都是真的,那下一步当然是找到师姐!

     师姐不告而别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还有一个问题,黄泉道人怎么样了?这个阴谋家!这个残忍的叛徒!究竟去哪了?我是不相信他会被砖墙挡在七楼里的。

     思索了半天我脑子又糊涂了也就懒得去想了,反正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找到师姐!只要找到了师姐一切问题都可以引刃而解。

     第二天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家里别说菜了连零食都没有。我想起了师姐的“特制”饭菜决定去下馆子。我拦了辆出租车问司机哪里有核桃虫或者蝎子之类的可以吃。司机师傅二话不说就把我轰了下来,还骂我神经病让我去厕所吃蛆去!

     我的倔脾气出来了,老子今天非要坐出租不可!要不是刚刚那个司机跑得快我绝对把他的车砸了!老半天之后我终于又拦到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哪里能吃到蝎子啊团子虫什么的?”

     司机师傅明显愣了愣,“那个...我知道有一家农家乐,这种东西有没有我不知道不过那里有蛇肉和青蛙肉你要是想吃的话可以去那里找找。”

     “得嘞,师傅咱们就去那。”

     “这地儿可不近,你真的要打车去?”

     我从钱包掏了一千出来,“够不够?”

     “够够够,走着。”司机师傅按下空车的牌子发动车子掉了个头。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多,司机才将车停在了一家农院门口。

     “帅哥,地方到了。就这家做的田鸡和蛇肉最地道了,而且关键他们家自己有养这些东西食材很新鲜。”

     “谢了啊哥们儿。”我掏了三百给出租车司机,“不用找了。”

     “谢谢您嘞,这是我名片回去要车call我啊!走啦!”

     我收起司机师傅的名片上前敲门去了。

     “谁啊?”一个听声音就是大婶的大婶打开门问我。

     “呃...听说...咱们这儿有农家乐?我想吃点新鲜的家常菜。”我不知道该怎么委婉的说我想吃那些带壳儿的昆虫只好先这么说。到时候就算没的吃至少还有蛇肉不是?青蛙我是不会吃的,小时候经常玩那滑溜溜的东西现在让我吃总觉得有点恶心。

     “奥!你是来吃蛇的?”大婶表情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快进来!快进来!”

     大婶引我在院子里的一个木桌旁坐下她自己进屋子里了。不大一会儿大婶提着一个壶拿着个杯子胳肢窝里还夹着一张菜单回来了,“自己家酿的米酒,小兄弟你尝尝?”

     “好啊!”我这个好酒的性子有酒喝怎么会拒绝。

     “好嘞。”大婶立马给我倒满一杯,“尝尝,香着哩!”

     我抿了一口,“确实不错。”

     “那是,婶儿还能哄你不成?来,这是菜单你看看你想吃啥告诉我我好打电话让我们家那口子给你现抓。”

     “行!”我拿起菜单端详起来,果然没有我想要的不过我很快发现了一个问题,“婶儿,这都是蛇价钱咋还不一样啊?”

     “那毒蛇肯定贵啊你说是不是?抓啊做啊都危险的很!这价钱不算贵的。”

     “那行吧,给我来条菜花蛇。够不够吃啊?”

     “怕是不够,要不再来份干炸青蛙?”

     “算了,我不喜欢那个玩意儿。有没有别的?比如蝎子啊核桃虫啥的?”

     “矮油,小兄弟你喜欢这种东西啊?”

     “呃...”我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是有点喜欢吃这些。”

     “那些我们这儿可没有嘞!”

     “这些没有团子虫也行啊?”

     “啥是团子虫?”

     “就是咱们说的西瓜虫、皮扁虫。”

     “那东西也能吃?”大婶惊的双下巴都出来了。

     “炸一下嘎嘣脆。”

     “没有!没有!”大婶连忙摆着手。

     “好吧,没有就算了。那就来两条菜花蛇吧。”我有点小失望。

     “行。”大婶用方言打了个电话以后拿走了菜单。

     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一阵拖拉机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一阵喇叭声。听到喇叭声大婶立马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打开了铁门。拖拉机咚咚咚咚的开了进来,车上下来一个朴实的不能再朴实的农民伯伯。

     “小兄弟,你要的菜花蛇?”农民伯伯提着一个大大的铁丝笼子朝我这边走过来问我。

     我尴尬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伯伯走过来,“喏,你看,我把最大的两条给你拿过来了,管饱让你吃个够!”

     “谢谢叔叔。”我赶紧道谢。

     “那行,你在这儿等等。我这就进去给你做去。”

     “好。”

     我继续喝着我的酒。干喝酒又没个下酒的又没有别的事情做我很快就无聊了。正巧外面闹哄哄的我就想着出去看看去。

     在一个犄角旮旯的急转弯旁边围着一大群人。好在围着的大部分都是老人、孩子和女人,以我的身高优势根本不需要往前走就都看的一清二楚。

     人群的中央是一个女记者正对着镜头认真的说着:“在偏僻的左德村里曾经发生过一起命案!一对青年男女在前来游玩时不小心开车撞上了这里的一根电线杆双双毙命!”

     这时候摄影专门将镜头转向了记者身后的电线杆子。记者继续说:“但是今日我们又来到了这个神秘的地方,因为我们受到消息这里有鬼出没!”

     镜头一转,摄影师傅把镜头对准了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记者问道:“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小明。”

     “嗯,小明弟弟,你今年几岁了?”

     “我五岁了。”

     “小明真乖!”女记者象征性的摸了摸孩子的脑袋然后指着身后的电线杆问小明,“小明告诉姐姐你是不是在这儿看到两个人啊?”

     “不是!”小明脆生生的回答道。

     女记者脸色瞬间就变了:“怎么又变不是了?你上次明明说这儿有两个人的!”

     小明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我说的是电线杆上有两个人。”

     “奥!”女记者从善如流,“小明告诉姐姐电线杆上哪里有两个人啊?”

     小明伸起手指指着电线杆上牌子说:“就那里有两个人!”

     女记者连忙顺着小明的手看去,摄像师傅也将镜头转向了电线杆的上端。那里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交通安全,人人有责。

     我虽然看不见但我也知道女记者的脸色肯定不会好看。“我说我不来!主编非要让我来!这不是让别的记者看我笑话吗?”女记者气的直跺脚。“管好你们家孩子!以后别再到处乱说话了!”

     说完女记者就气哄哄的带着摄像师傅离开了,周围围观的村名也一哄而散。小明辩解着:“我真的看到了两个人!真的!”但是很可惜他的妈妈并不这么认为直接将他拖走了。但我却还站在那里。

     从我刚刚过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那个电线杆不太对,阴气很重!刚刚被小明这么一搅和村民们都散了我才敢开眼看一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界眼开启我从下自上的打量着那根电线杆,看到那个人人有责的交通警示牌的时候我的视线停顿了。

     “还真特么有两个鬼啊。”虽然不知道小明是真的看到了还是搞了个乌龙误打误撞碰上了,但这交通警示牌的后面还真有一男一女两个鬼魂。

     这两个鬼魂正躲在交通牌后面躲避着中午炽烈的阳光。我也懒得废话,直接左手控魂手隔空将两个鬼魂摄取到我的手心里来。

     显然这两个鬼魂被吓坏了,“你要干什么?饶命啊!”

     “你们的命早就没了!”我轻轻合上右眼。他们俩的魂魄上腾起赤红的火焰,很快就魂飞魄散了。这时候突然有人从我的背后拍我!我所有的汗毛一瞬间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