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厕所
    “那个女孩子死了几天了?”听完她们的讲述我并没有任何头绪只好先打发了这些学生们和校长继续聊一聊。

     “已经六天了。”老校长满面愁容。不过可以理解,毕竟自己管辖下的学校发生了这种事情换成谁都会很沮丧的。

     “发生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报警呢?而且你是怎么找到我师姐的?”我对突然送上门的这笔生意充满了疑惑。

     “报警是常规程序,但我知道他们解决不了这种问题。牵扯到另一个层面警察又能帮得上什么忙?”老校长抽了支烟缓缓说道。

     我盯着老校长那张满是皱痕的脸看了很久,他双眼的沧桑告诉我这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但我对别人的隐私并不感兴趣人家既然不愿意说我自然不会专门去问。

     “警察怎么说?”

     “自杀,凶器就是孩子左手握着的小刀。”

     “还真是帮不上什么忙。”我笑了笑。“这单活我接了,今天晚上是死者头七是抓到她最好的机会。至于那个卖红衣服的我也会帮你们处理妥当但是价钱另算,你看可以吗?”

     “没问题,只要您能将这件事处理妥当,钱不是问题。”老校长一口答应。

     “很好,尸体在什么地方?”

     “在停尸间,法医检查完以后就送到了医院。但是家属死活不肯火化所以就一直在停尸间里放着。”

     “尸体没有火化,那她今晚一定会去她的尸首那里。学生那边不能让她们回家吗?”

     “我们学校是本科院校,本地的学生早就回家了。但是还有很多的外地学生没办法回家。况且办学校的哪有不死人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五六天了再送他们回家说不过去。”

     “放不放,你们自己决定。但是留在学校的人千万记住关好门窗今晚不管听到什么或者看到什么都不要管,乖乖的呆在宿舍里睡觉。最好天黑了除了睡觉什么都不要做,否则可能还会死人!”出于我的良心我决定还是要警告一下他们。

     “放心,我保证会告诉她们每一个人的。”老校长拍着胸脯向我保证。

     “嗯。”我从老校长的桌子上拿起一张白纸和一根签字笔写下了我原来用的手机号,“晚上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就联系这个号码。”

     送别了老校长后我又去买了一部手机还补办了一张电话卡。我把周哥和老校长的电话都存在了里面。然后直接去医院了我需要找到死者的尸体。

     光明正大的去查肯定是不行的,我又不是警察。不过我也看过不少的特工片啊警匪片的,我花了点钱买了一个白大褂和一个口罩就直奔地下停尸间去了。

     停尸间的看守是个老头子,牙不齐,嘴漏风,面黄肌瘦的。我都不需要开界眼看就知道这老头绝对活不了多久了。我问他前些日子送来的女学生的尸体在哪个雪柜里。他问我要院里开具的查验、挪用尸体的批条。我哪有那种东西,直接塞给他两百块钱。

     老头子面不改色的收下钱说:“里面太冷了,我出去抽根烟暖和一下。你自己想干啥干啥吧。”

     目送他出去之后我径直走向了第三行第四列的雪柜,拉出尸床掀起了白布。尸体的状态和我想象之中的样子大相径庭。女孩子身上仍旧是红彤彤的一片!我原本以为法医鉴定完之后她身上的血迹应该都被清洗干净了没想到竟然还是这个样子。

     我往手里啐了口唾沫,一边说着得罪了一边擦拭着少女脸上的血迹。但是仍然没有效果,鲜血不是凝固在了上面而更像是渗入了里面。现在看来警察局匆匆定罪恐怕是另有隐情了。

     我仔细的检查了女孩身上的每一处伤口,确实都是刀伤而且从留下的痕迹看确实并不像是别人划出来的。伤口上没有一个地方是致命的,换句话说她是生生的流血流死的。

     这得多大的忍耐力才能把自己割成这副模样等死?这背后必然有鬼魂作祟,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女生是死在自己的手里虽然有女鬼的影响但终归是自杀,这就意味着她很有可能没有办法轮回。也就是说我今晚可能要面对两个厉鬼,真希望现在师姐可以出现陪我一起捉鬼。

     刚刚没有和老校长直说但我可以断定卖红衣服的一定也是个女鬼,而且死法很有可能和这个女孩子差不多。倒不是因为事件里好像巧合般的红衣服的事情。而是因为她的行为!

     很明显她在利用自己的身份来模糊定义影响人的判别进而达成一种人与鬼之间的协定。她口中的红衣服和人口中的红衣服显然不是同一个东西。但是当人同意买下的时候这个东西是什么就由鬼说了算了。而她之所以选择这种方式害人要么是她自己也受到了约束要么就是她想借此逃避害人的惩罚。

     人与鬼之间的协定并不罕见,最出名的当然就是鬼吹灯,这是人与鬼互相伤害的准许协定。

     而穿红衣服死亡会化成厉鬼是民间流传已久的传说。虽然并不完全正确但也并不是空穴来风,红色的确可以给鬼魂带去生命的力量使鬼魂更加强大。所以这两个女鬼的实力都不容小觑!

     现在离晚上还早,我决定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为晚上的恶战做个准备。

     晚上七点左右我和停尸间的看守说好,今晚我替他守夜还倒贴他一千,他叮嘱了我几句注意事项就欢天喜地的回家了。我把女孩儿的尸体放到一个病床上静静的盘腿坐在边上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转眼就到了十一点。

     突然!我的手机叮铃铃的响了起来。说实话把我这个专业捉鬼的都给吓了一跳。我掏出手机一看是老校长!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来,我赶紧接通了电话。

     “夏大师!有学生和我汇报有个女孩出去上厕所一直没回来!”不知道使年纪大了还是被吓到了,老校长的声音有点颤抖。

     “别慌!告诉其他人别轻举妄动!我马上就赶过去!”说完我就挂掉了电话,稍微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将女孩儿的尸体放回了雪柜里。我担心女孩儿的鬼魂会回来躲进尸体里。但是我还没有学过师姐画的符只好咬破手指在每一个雪柜口都画了个大大的叉。

     画完以后我就冲出医院随便打了个车往学校赶了。好在医院就算晚上也还是可以打到车的,并没有耽误太多功夫。

     到了学校以后我打电话联系老校长。没多久他就哼哧哼哧的跑了过来。我跟着他很快就赶到了那个少了人的女生宿舍414。

     学校宿舍都是四人标间,洗澡间和厕所都是公共的,宿舍里并没有洗漱台什么的。声音颤颤巍巍给我们开门的是舍长,现在正裹着一件睡袍着急的走来走去。至于剩下的两个都在床上吓得瑟瑟发抖。

     大概十点半左右414的小琪把舍长摇醒说自己想上厕所求舍长陪她一起去。舍长当然不敢,劝她在宿舍用脸盆什么的将就一下算了。小琪脸皮薄实在不好意思最后还是决定出去上厕所了,走之前跟舍长说如果半个小时还没回来就打电话找人救她。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小琪还是没有人影。舍长摇醒了其他两个人三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给老校长打了电话。老校长一听就知道出事了这才赶紧联系我。

     我让老校长留下来安抚她们自己一个人去找小琪。倒不是逞能或者保护老人,主要是担心她们看到我的界眼会被吓到。

     出了宿舍门我就开启了界眼,之前就问清楚了澡堂和卫生间的位置。澡堂在走廊最东面,卫生间在走廊最西面。我加快步伐三步并作两步往走廊西面跑过去。但是女厕所里面什么都没有,我又去旁边的男厕所里看了看也什么都没有。

     正在我纳闷的时候有奇怪的声音传过来,像是在抠什么的声音。声音不算大但是我听得一清二楚!我赶紧寻找声音传出的地方,找了半天才发现竟然是从下面传来的。

     我赶紧往下跑终于在一楼的女厕所找到了那个失踪的女孩子!小琪披头散发的跪在一个厕所间里正在用手不停地挠着地砖。女孩子漂亮的长指甲被连根掀起靠着着一点点皮挂在手指上摇摇欲坠。地砖已经被她挖开了一块混着她的血和肉丝被摆在一边。

     “小琪!醒醒!”我不敢就这么贸然靠近只好试图唤醒她。

     她听到了我的声音扭头看向我,“你也想要红衣服吗?”

     这算是威胁吗?我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脸“不”字还没说出口就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面向“我”的是一群我不认识的孩子还有一条长长的队。“我”的胳膊和手上都是粉笔道子。而且面对“我”的那条长长的队里的每一个人手里都拿着粉笔,一个接一个的往“我”的脸上、腿上、胳膊上划着粉笔道子。

     我想挣扎却始终只能像个看客一样束手无策。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在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这些人们就都不见了,我的眼前一片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