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协议
    “柳叶?”我试探着叫道。

     那道袅娜的身影转动,一张清秀的脸映入我的眼帘。这张脸很干净,虽然不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很是动人心魄的长相但是看着很舒服。最大的特点是她的那双眉,淡如烟,弯如柳。

     柳叶,真的是人如其名。

     “你是夏九幽?”柳叶开口道。

     “你认识我?”我很讶异。我确定我之前绝对是没有见过这位柳叶姑娘的。

     “不认识,不过风少说了你一定会来。”柳叶清新如柳的声音传来。

     “风少?我面子还挺大啊还惊动了风少?”我戏谑道,对待他们我原本就没什么好感。刚刚只不过被柳叶的长相惊艳了一下罢了。

     柳叶掩唇轻笑,“风少说你要是不来就是个孬种,不值一提。”

     “呵呵。你们既然知道我会来,想必也该知道我为何而来吧?”我皮笑肉不笑的反问她。

     “自然知道,主上已经在等了。你跟我来吧。”柳叶说完也不管我的反应径自向一个方向走去。

     我跟在后面自言自语着:“还主上?干什么啊?拍古装剧啊?”

     柳叶头也不回的说道:“如果你想要你和你朋友的小命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少说几句吧。”

     “切!我又不是吓大的。”话虽这么说但是我还是乖乖的闭嘴了。

     我们走了足有五分钟的时间,照我俩的步速都快走回我家附近了。终于到了一张朱红色的大门前!我伸手去推门整个人却直接穿了过去。

     大门后是一座大殿,上面挂着一块鎏金匾上面写着三个大字:“阎王殿”!我看的一脸懵逼,这怎么还有阎王殿啊?再说了我这还或者怎么就到了阎王殿了?

     进了大殿一张宝座上坐着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男子满头红发但却有着浓密的黑色络腮胡,看起来很有冲击力令人印象深刻。

     柳叶对着宝座上的男人施了一礼说道:“主上,人带来了。”

     “你就是夏九幽?”男人开口声若洪钟,完全没有鬼魂的那种阴森恐怖。

     “没错,我就是。你就是兴州鬼王?”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怂,虽然这排场超出了我的意料。但是我还是强装着镇定。

     “你可以叫我阎王!”男人开口道。

     “阎王?你胃口不小啊!”也是搞笑,难道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成断人生死的阎罗王了不成?

     “哈哈哈!已经有好几百年没人敢这么和我说话了!”鬼王开口,不怒自威!

     “别整这些虚的了。我师姐呢?”我懒得听他装逼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他。

     “你说碧落那个小姑娘?”鬼王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继续说道:“她是那个人的徒弟!我不去找她的麻烦就不错了,她还敢来挑衅我!现在当然被我关起来了。”

     “放了她。”我面无波澜的说道。

     “你还真是蹬鼻子上脸了!真以为自己有什么了不得的吗?”鬼王怒喝一声!

     “别整这些虚的了!你有求于我,想让我帮你就放了她!”我早就发觉不对经了。我虽然是体宗弟子但是师姐也是啊,显然这个身份并不是鬼王对我区别对待的原因。那么堂堂的兴州鬼王专程在这里调戏我一个晚辈背后必然有着深层次的原因!我猜他有求于我,所以刚刚故意试图激怒他。

     没想到堂堂的鬼王竟然变得这么的好说话,这要是传出去绝对惊掉一地的眼珠子。所以说这家伙必然对我有所图谋。但是不管怎么说,既然有求于我那我就要充分的利用好这个优势。

     鬼王在王座之上鼓起了掌:“真是英雄出年少啊!不错,我确实有求于你。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你爸爸的事情和你师姐的事情我都可以既往不咎!”

     “你先把我师姐还给我。我必须确认她是安全的才行。”我讨价还价,毕竟这时候稍有不慎赔上的都不止我一个人的性命。

     鬼王大声说道:“把那个体宗的小姑娘给我带上来!”

     过了一会儿师姐走进了大殿,我赶紧冲上去开始检查。确认师姐的身体和精神都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我才放下了心来。

     “你放我师姐走,我们再谈!”我确认师姐没有大碍之后对鬼王说。

     鬼王没有废话只说了一个“好”。

     师姐说:“我不走!小九你别做傻事!鬼王不是好东西!”师姐还没说完鬼王不耐烦的一挥手师姐就飞了出去。

     目送师姐离开之后我开口道:“说你的条件吧。”

     “好!爽快!”鬼王很开心,大笑了几声。“我要你的眼睛。”

     “好!只要你放过我爸,我就把眼睛给你。”我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我爸一把年纪了,谁知道这鬼仆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我宁肯瞎了这双眼也不愿意我爸再被他们摆布。

     “不不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鬼王收敛了笑容凝视着我说:“我需要的是你界眼的能力而不是那双眼睛。我一个鬼魂要你那双眼又有什么用处?”

     “界眼的能力?什么能力?我怎么给你?”我一头雾水。到目前为止我也只会用界眼释放业火灼烧鬼魂和探查人的过去。

     “界眼之所以叫界眼,是因为它能够自成一界!”鬼王沉声说道:“我要你把那个世界让给我!你也看到了,我正在尝试制造一个冥界出来!到时候如果能够在你的世界里实现,那我们说不定还有机会可以在你的眼里轮回!”

     “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打开眼里的世界,恐怕我帮不上你的忙。”我总觉得这个鬼王有更深层次的目的没有告诉我,所以下意识的打算拒绝。

     “你现在才领会了第一层,当然不知道了。等你能够领悟左眼轮回,右眼世界的时候自然就明白了。”鬼王对界眼的了解很多甚至比师姐还要多。

     “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需要你现在就解开我爸爸的主仆协议。”我心里想着大不了到时候我忍着不突破就是了,反正他也拿我没辙。

     “我已经展现了我的诚意,到你了!”鬼王并没有答应,反而把矛头转向了我。

     “你想怎么样?”我就知道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放过你爸爸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代替你爸爸做我的鬼仆。这样我就可以监督你是不是尽心尽力的为我准备了!”鬼王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我竟然还想着耍小心眼,真的是单纯不对是愚蠢!鬼王这种活了几百年的老东西了怎么可能会那么好骗,人家分明就是在给我下套。但我偏偏还不能不答应,“好!”

     我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召唤到了大殿内,鬼王一指点出我爸身身上飞出一枚黑色的种子一样的东西。这就是所谓的鬼仆种,只要这个东西在我的灵魂上生根发芽。日后我对鬼王就是言听计从的主仆关系了。

     “好了,你看这不就是双赢吗?”鬼王喜笑颜开。

     “堂堂鬼王对付我还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不嫌丢人!”我现在才明白从一开始鬼王的目标就是我,我老爹只是一个幌子。什么得罪了他根本就是莫须有的罪名。但是我很好奇到底他是怎么知道我这么多的事情的?还有界眼的事情他也知道很多。这些都让我对他充满了好奇。

     我让鬼王送走了我老爸,我暂时并不打算离开。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和黄泉道人是什么关系?还有你怎么知道那么多界眼的事情?”我连珠炮似的接连发问。

     “太久远了...我得好好想想。”鬼王陷入了沉思,我百无聊赖就在大殿里逛来逛去的。他突然开口,吓了我一跳。

     “我是一个小国的皇帝,我的领土就在这里。我还记得我们的国号是荣。”

     “原来你以前是皇帝啊!难怪死了还要称王。话说你的墓在什么地方?里面有没有什么好东西?我爸就喜欢捣鼓古董。”我见缝插针的说道。

     鬼王并不生气不知道是因为时间太久了还是本身就不在乎,只是继续说着:“我被我一母同胞的皇弟欺骗,丢了皇位和性命。所以我没有陵墓,尸骨就在这株柳树下。你看到的雷击木其实是我的一次雷劫。”

     “你还真是厉害,雷劫都劈不了你!”我撇了撇嘴。

     “我只是侥幸调动了龙气逃过一劫罢了。”鬼王很谦虚。“我知道界眼的秘密是因为我曾经也是界眼的拥有者!”

     “什么?!”我目瞪口呆!鬼王竟然跟我有过一样的眼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是界眼的第一个主人,你也不是最后一个。在我们之前已经有很多例子了,甚至有很多的书册都有记载。我就是照着那些书慢慢的揣摩的,可惜没等我掌握了它们,我的界眼就被发现了。我的界眼被发现之后,皇弟就以不祥之兆为由将我凌迟处死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查界眼的资料也一直在寻找它的下落。直到有一天黄泉道人找上了我,他说他可以给我界眼。但是前提是他需要我帮他一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