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眼熟
    我把老校长带到了我的家里。订了份外卖,我们四个人好好的掰持了一番老校长的梦。师姐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这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但是由于信息量实在太少所以没有办法继续分析下去。只能确定老校长年轻的时候曾经来过这里,而在那个时候这里还是一所学校。

     我拜托周哥把老校长送回了他家,我则偷偷摸摸的在七楼的石墙上加上了业火。周哥回来以后我们三个就在我家凑合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手机给吵醒了。我以为是闹钟,结果按了好几次它还在那里响个不停。后来我干脆把它关机了。可是我刚刚睡着,周哥的闹钟又响了。

     周哥不像我有那么大的起床气,他接起了电话。说了两句就挂掉了电话。

     “小九,雷队长的电话。又出事情了!”周哥挂了电话就冲我嚷嚷。我抱着脑袋从沙发上滚了下去,“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周哥坐在沙发上笑个没完。我也是没辙了,这魔性的笑声我实在是hold不住。

     我打了个哈气从地上爬起来,“那家伙又怎么了?”

     “雷队长说出事了让你赶紧去帮忙。”

     “他没说是什么事吗?”

     “没有,雷队长好像很忙,没顾得上跟我细说就挂电话了。”

     “每天把他给事儿事儿的,其实吧什么正事都不干!”我还在生他吵我睡觉的气!

     但是再怎么说,那家伙也是刑警大队的大队长。他既然找上了我那八九不离十又出人命了。我就是再不情愿还是得去看看的。不过我在心理默默祈祷了好多遍:千万不要再是人做的案找我。我是个捉鬼的啊!不是个侦探!

     师姐比我起得早,我起来的时候人家都已经出去帮我们买饭了。我洗漱完正好吃了饭。吃完饭以后我们几个就去了公安局。

     “哎?周哥你怎么不进来啊?”我走到公安局大厅门口才发现周哥没跟过来。

     “算了,你们上去就好了。你没见每次那个雷队长看我的眼神,我还是不上去了省得被人家嫌弃。”

     我想了想周哥一不是警察二不会抓鬼确实不应该跟我们上去于是就同意了。“那行吧,那你等我们。我们尽快下来。”

     周哥点点头,我就上楼了。轻车熟路的找到楼上的那件会议室,推开门里面却不是雷暴。我很尴尬的关上了门,一个小警察追出来问我们是不是来找雷队长的。我说是。他说雷队长去现场了,让我们直接去现场找他。还把地址给了我。

     我真的是想骂他一顿!真是的,换地方了也不和我说一声。刚刚我一推门就进去了,十多号警察直盯盯的看着我比被鬼盯上都瘆得慌。

     我气呼呼的领着师姐下楼了。

     周哥正在大厅的一块告示牌前面站着,我走过去招呼他:“周哥,你干啥呢?该走啦。”

     “没事,看了个寻人启事。一个小姑娘走丢了。这年头漂亮的姑娘一点都不安全,哪哪都能走丢。”周哥感叹道。

     我一听美女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告示牌,“走吧,说不定人家过几天就回家了呢。”

     “我们去哪?”周哥一边倒车一边问我。

     “去天马山旁边的那个村子那。”

     “科村?”

     “对,就是那。”

     周哥不愧是老司机,轻车熟路指哪打哪。我们很快就到了科村。路上的时候我把手机开机了才发现原来雷暴有给我发过短信说换地方的事情...

     我们到了以后被几个警察拦在了警戒线外面。我给雷暴打了个电话,很快他就亲自过来把我们带了进去。

     “什么情况?”

     “公车司机被自己开的公交车碾死了。”雷暴抽了口烟说道。

     “排除人为的原因了吗?”

     “公车上为了防止公交司机私自收钱所以都有一个摄像头对着司机的。根据记录是一个女子驾驶着公交车将司机碾死的。但是因为头发太长所以我们没有看到女孩子的正脸。”

     “那你怎么知道她不是人是鬼来的?”我有种又被他坑了的感觉。

     “因为我们排查了所有上车和下车的人,并没有这个女孩子。”

     “哦?有点意思。要是这么说的话倒真可能是鬼魂作祟。”我想了下继续开口:“车和尸体都在什么地方?我想看看。”

     “尸体被运回去鉴定去了,车还在我带你去看车。”雷暴说完就大步流星的在前面带起了路。

     我指示雷暴把手底下的人都撤走了偷偷的开启了界眼。我沿着车轮把车身看了个遍结果在公交车后面发动机盖子的位置找到一个黑色的手印!

     “还真是有鬼魂的啊。”我叫来雷暴问他怎么开这个后盖,他二话不说直接就给打开了。我都没来的及制止。就在他开门的一瞬间那道黑影就逃到了天马山上。

     但是打开后盖也不算是一无所获,里面有一具尸体!虽然因为和发动机挤在一起已经不成样子了,但是性别还是可以清楚的分辨出来的,是个女孩子。

     “拿去查一查这具尸体的来历这个案子就算破了。”

     “你是说那个女鬼就是这个尸体的主人?”

     “不然呢?”

     “那那个女鬼怎么办?”

     “你刚刚放走了,你问我怎么办?”

     “我刚刚放走了?你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女鬼一直躲在后盖里,刚刚你一开她就跑了。”

     “不是你让我开的吗?”

     “我只是问你要怎么开,谁让你现在就开了?”

     “呃,那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先去查明身份啊!反正她的尸体在我们手上不怕她不来自投罗网。”

     “有道理!你早说嘛,害我白担心了一场。”我满头黑线,遇到这样脑残的刑警队长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

     “走吧,这里已经没什么有用的东西了。我正好和你们一块儿回去看一看那个司机的尸体。”

     “好。”

     在尸检室里我见到了公车司机的尸体。我不知道那一滩烂肉还能不能叫尸体了...

     尸体全身上下没有一块还能完整的能支撑住身体的骨头,就连头骨都已经碎裂了。整个人就像被捣烂的大蒜一样变成了泥。好在我不是法医,不需要分析他的致命死因是什么。

     我用界眼检查了一番确认他的灵魂已经完全离体没法还魂之后就懒得再看他了。与之相对的另一具尸体就享受了完全不同的待遇。我光是检查就检查了半个小时,当然绝对不是因为她是个女孩子的尸体。想象一下一个已经腐烂的看不出原先肤色的尸体就算是女的又怎么能吸引我呢?

     我检查这么久完全是因为我的职业操守!首先,确认了她不是自杀的。其次又检查了她身上没有什么能够导致她没有办法轮回的东西,比如红衣或阴气比较重的一切器物之类的。可惜也没有发现。既然不是这两种那一般来说化作厉鬼靠的就是怨念了。这种情况下支撑他们成为厉鬼的就只有复仇,换句话说他们身前大都遭受了非人的虐待。

     想要抓住她首先得要了解她,否则就只能日夜守着这具尸体等她出现。我是没那耐心的。我让雷暴查了这个去世司机的生平和最近有没有反常的表现。很快他就查到了,这个司机叫邓迪克,平时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有点好色。然后最近这几天是有点反常,经常到处找一辆公交车工作心不在焉的。

     我问他:“女孩的身份确认了吗?”

     “还没有,毕竟已经面目全非了。技术组正在尝试电脑合成她的样子,但是想要成功还需要一段时间。”

     “那就继续查这个司机的异常情况。另外注意有没有类似的案件发生,我怀疑她还会动手的。”其实我并没有什么证据,就是隐约有种感觉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好的,辛苦您了。一有进展我就会通知您的。”雷暴很客气的说。

     “好。”说完我就挂了电话,然后我在女鬼的尸体上用我的血液画上了驱鬼符。效果和黄泉道人送给我老爸的《度人经》大同小异,都有震慑、驱赶鬼魂的效果。

     画好以后我就让周哥送我去了一趟天马上。我想试试看能不能在山上找到那个女鬼,可惜找到了中午饭点都没有一点踪迹。看样子这家伙应该是一上山就逃跑了。

     我下山找周哥和师姐吃了个午饭。下午就没有再上山了,没什么意义。现在只能指望雷暴那边的调查顺利一点可以找到一些突破口。

     到了晚上八点多我们几个正吃完饭的时候,雷暴发了个彩信过来。彩信里有两张图片,分别是女尸的外貌复原图和那个公车司机的照片。

     我点开看了看,那个女尸生前长的还是很不错的。而且不知道为啥我看着竟然还有点眼熟。

     我不由自主的感叹了一句,“可惜了。”

     “可惜什么?”师姐问我。

     “可惜了这么漂亮个姑娘就那么死了。”我把手机递给了师姐。

     师姐看了两眼,“长得确实不错。”说完就把手机还给了我。

     我顺手递给了周哥,“周哥,你不看看?”

     “我不看,女鬼什么的多吓人啊。”推脱间却不小心瞄到了我的屏幕。

     “咦,怎么有点眼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