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又上七楼
    我心头一个寒颤,没想到这兴州鬼王手底下的一员大将都有这么大的本事!控魂手虽然不是什么高深的法门但是出奇的好使。对付一般的鬼魂几乎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失灵,不过我不能就这样认栽否则以后这佛爷还不爬到我头上来作威作福?

     虽然这老头看上去慈眉善目的,但是眼中的狠厉并不比我见过的凶狠残忍的恶鬼差多少。这肯定是个狠茬子!我心念一动将左手业火唤出,左手瞬间从控魂手进化为了业火魂冢。佛爷不出意料的松手了!业火对魂魄有着巨大的伤害,就连灵魂都难逃其害更别说无根的鬼魂了。而我之所以能够免疫业火的伤害和我的一双界眼脱不了干系。

     “有点儿意思!”佛爷收手后立,一副得道高僧的样子。

     “佛爷谬赞了。”我知道这种时候一定得装好这波逼,做到不卑不亢这样以后再相见才不会低人一等。哦不,低鬼一等!

     “年轻人,你很不错,不知道师从何派?”我刚刚使用的控魂手本质上是道术只不过被我们体宗化归己用了罢了。佛爷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年了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鬼王那里知不知道我的师门我不太清楚,但是就算知道了也不一定会告诉佛爷。毕竟在他们的眼中我不过是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小人物。

     “体宗,夏九幽。”我语气镇定的答道。

     “你是体宗的?”佛爷身上的气息开始紊乱!冲天的阴气从他的身上喷涌而出!

     “我是体宗的啊。”我不知道这佛爷激动个什么劲,老老实实的答道。

     “哼,鬼王说了,柳叶有难!命你前去营救。”这老秃驴的态度在短短的几秒钟之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反应了过来,一定是体宗的哪位前辈当年和他有些过节。但是这种时候计较这些毫无意义。

     “我跟鬼王的协议里可没有说过我要替他做这种事!”我很不满,这鬼王还真是什么都敢说。竟然就这么厚着脸皮让我来营救他派来监视我的柳叶。

     “哼!”佛爷斜视我一眼,“你以为上次的鬼仆种是白给你种的吗?柳叶就在你们家楼上的血衣手里,今晚十二点动手!你自己看着办。”

     “我日你仙人板板!”我直接脏话喷了佛爷一脸,我早就知道这鬼王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这才多久以前的事情他转眼就变卦了!我本来只是和他互换条件各取所需罢了,现在竟然变成了他的免费打手...看这架势以后指不定还要把我使唤成什么样子呢!

     我虽然很想拒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说不出口!话到了嘴边又硬生生的被我咽了回去,这种感觉真是痛苦。看来佛爷说的没错,这鬼仆种果然已经开始影响我了。都怪我当时没太注意,天真的以为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

     然而事实上前段时间它也确实是没什么卵用,而一直缠着我的柳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给了我一种我的人生终于变得好起来了的错觉。原来它一直都在,只是在不停地、偷偷摸摸的生根发芽。

     柳叶也是的,一天没看住就到处惹祸!血衣那是鬼王都郑重对待的对手啊,她就这么去招惹。关键现在惹下祸来还得我替她解决,想想我都来气!不对劲!监视我可是鬼王给柳叶的命令,她长了几个脑袋敢不遵守鬼王的命令?而且没有遵守命令鬼王还专程派人来让我去救她,想想这都是阴谋!

     要么,去找血衣原本就是鬼王的安排;要么,柳叶压根就不在血衣的手上从始至终都是鬼王对我的试探或者促进!这就是一个火坑等我去跳!可我偏偏没有办法不跳,人生真是绝望...

     佛爷说完这些就走了,并不陪我一同去营救柳叶。我更加坚信了这就是鬼王拿来考验我或者说训练我的一个计策。我纠结了一会儿就开始收拾东西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不过我拒绝了师姐和周哥跟我同去的请求,我始终觉得这一次鬼王不会让我出事的。说是收拾其实也没准备什么东西,我就稍微多穿了两件衣服担心后半夜会冷。除此之外也就带了一个打火机和几根红线。

     时间过得很快,没多久就到十一点五十了。我出了门将房门反锁住上了七楼。七楼楼梯间还是师姐砌的砖墙、画的符。我照着师姐的指示轻而易举的将符咒破掉然后一拳把砖墙砸出一个大洞。随便扒拉了几下砖墙就被我强拆了。

     我打开界眼又一次上了这第七楼。

     “柳叶?”我在七楼的过道中看了半天没找到柳叶,左右两扇门又没有想好走哪个于是决定喊一下子试试有没有用处。

     毫无意外,没人搭理我。我点一点二乱点三了一下结果决定先去我家正上方的这一边看一看。我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结果什么都没有。我都被我自己给逗笑了,哪有这么怂的抓鬼师?我进去绕了一圈确定没有鬼魂的存在之后就退了出来。

     一定是因为在我家的正上方,被我家的正气给赶走了。我很自觉地给下了定论,莫名的就来了信心。我收起最初了最初的小心翼翼向另一扇门走去。

     我照例推开了门但是正要往里看的时候却被身后“砰”的一声巨响给吓到了。我回头看去,原来是开门的对流把对面的门给关上了。我长出一口气,真是人吓人吓死人,自己吓自己真的会出事情的!

     我被自己的“胆小”给逗乐了,一边扭头一边往另一扇门里走去。然而一扭头看到的却是一张苍白的脸和一只晶莹剔透的眼睛!是真的整张脸只有一只眼睛!

     那双眼就像是一个漩涡,而我已经深陷其中了。失重感传来我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睁开眼眼前是一片红,但不是血红而是那种很喜庆的红。这是一块红布,准确的说是一块结婚用的红盖头。“我”此刻正坐在颤颤巍巍摇来摇去的轿子中。

     “我”忐忑而又期待,等待着自己见到新郎的时刻。轿子停了,“我”的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有人撩起了“我”的轿门,“我”很想偷偷的看一眼那个牵我出去的男人。还好“我”忍住了,“我”想起娘说了这样不吉利。

     媒人拉住了“我”,“我”有点不知所措。这时候一个宽阔的背影出现在了“我”的头巾下,是他蹲在了我面前。原来是要他背“我”进去。看着他宽厚的背“我”莫名的感到心安,“我”提起裙角趴到了他的背上。

     他双手后扣将“我”紧紧的扣在了他的背上,“我”有点害羞。他背着“我”猛的一下就站起了身来,“我”一个不小心头向后仰去。这时候正好有一阵风吹过,“我”的头巾被风吹走了。

     “我”回头想去抓一下自己的头巾却什么都没抓到。拜过天地之后“我”就进了他家的门。“我”一个人坐在喜被上蒙着盖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画面一转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红盖头已经不见了,但是身上的大红喜服却还在。

     “我”眼前是一个油光满面贼眉鼠眼的一个男人。“你是谁?阿山哥呢?这是什么地方?”“我”大声的吼叫着,质问着。

     “小娘子,你连我都不认识吗?”那男人摸了摸自己锃光瓦亮的脑门继续说道:“我是高大宋啊!西都地头蛇!这你总该听过吧?”

     “我”想起来了,“你是西都一霸的毒蛇高!”

     “嘿嘿,我就说嘛。在西都谁不认识我高大宋!”男人洋洋得意的说道。

     “高大人!您就放过我吧!小女子会一辈子记您的好的。”,“我”苦苦的哀求他。“我”听说过他的名头,身为西都毒蛇的高大宋手上的人命书都数不清了。而且被他糟蹋的黄花大闺女没有五十也有三十了!“我”很担心自己也会成为高大宋的玩具,被他玩腻之后就像扔垃圾一样的丢掉。

     “小妮子,我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分!”高大宋一脸的理所当然,“你得会办事儿,你要是办的好呢那就你好我好大家好,可你要是办的不好呢。嘿嘿,你吃不了兜着走,你的爹、娘包括你那刚成婚的丈夫都得给我当喂狗的肉!”

     “我”被吓得说不出话来,“我”只是一个小门小户人家的姑娘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在心里默默的哭喊着阿山哥的名字但是他却听不到。

     “别这样愁眉苦脸的,笑一个!笑一个嘛!”高大宋托着我的下吧捏着我的脸,“我在祭天楼上看了你一眼就相中了你!你知不知道你回头抓头巾的那一下有多美?来,头巾在这儿,你再给我抓一遍...”

     一张红布遮住了“我”的双眼却遮不住“我”的耳朵和感觉,“我”感受到了身上的衣服被撕开。“我”心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