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诡异少年
     楚业大厦,天色已近黄昏。

     这个炙热的盛夏,到了傍晚依然闷热。

     一个少年,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长袖,手里拿着一根冰棍,站在楚业大厦门口。

     “哥们,你有事吗?”保安听见外面有动静,跑出来询问道。

     “我没事。”少年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保安听了之后,仔细打了一下这个少年,约莫二十来岁年纪,长相也很普通,属于那种丢到人群里很快就被人遗忘的类型。不过他那一身装扮却显得标新立异,杀马特?非主流?

     这么热的夏天自己这身短袖保安服都热得要死了,这年轻人穿着那身旧长袖不热吗?偏偏与之格格不入的是,他嘴里还舔着冰棍,要是个漂亮点的美女,难免让人想入非非....可他却是男的。

     “没事就哪凉快哪待着去,我们这里马上要下班了。”保安看完之后,认定了这货神经不正常。

     少年若无其事的舔了舔冰棍,突然想起什么,很严肃地说道:“对了,我是来找我老婆的。”

     “你老婆在这上班?”保安看着少年一身穿着,有些戏谑,这尼玛都能找到老婆?上哪儿说理去?

     心里虽这么想,保安却还是皱着眉问道:“谁他妈倒了八辈子血霉嫁给了你?说说看,这大楼我都认识。”

     “嗯....好像是叫楚念然。”少年回忆了一下之后,坚定的说道。

     “噗----”保安没有忍住笑,差点一口老血喷在少年脸上。

     楚念然可是楚业集团的总裁,这家伙要不是傻子,就是疯子。指了指大厦角落的花坛道:“这样吧,还有几分钟就下班了,你去那边等着,等我们总裁下班。”

     听了保安的话,少年也没有硬闯,还真的就老实听保安的话,规规矩矩跑到花坛边蹲下。

     逢上有人路过,叹息了一声,从裤兜里摸出个钢镚丢在了少年面前。

     少年蹲的前面有个下水道,眼看硬币就要掉进去了,此时却不知道从哪儿拂来一阵清风,吹起少年额间被汗水沾在一起的头发,再看那硬币,却已经不见了了。

     少年抿嘴轻笑,张开右手,若无其事的将硬币装进了衬衫的口袋里。嘴里还念叨着:大城市的人心就是好,又可以买两根小冰棍了。

     伴随着大楼顶上的时钟指向了六点整,大厦内仿佛躁动起来,里面的工作人员陆陆续续往外面走着。

     此时,少年的目光也聚焦了过去,目光很快被人群中的一个美女吸引。

     美女一头波浪长发,职业的套裙裹住了傲人的身材,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冰冷,隐隐中散发出高贵的气质,让人只敢远观不敢近探。

     那美女虽跻身在下班的人群当中,但少年却看得出来,周遭人群好像都刻意的和她保持着一定距离。

     只有一个穿着职业装的秘书模样的女孩儿,屁颠颠的跟在她身后。

     “楚总,关于盛源公司的合同的审核....”秘书追在冷艳美女的身后,慌忙地说道。

     只是未等秘书说完,“嗤啦....”一声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传来惹得众人循声望了过去。随后便看见美女和那秘书面前倏然停下了一辆面包车。

     车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从中走出了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

     “滚开!”

     少年蹲的地方似乎有点碍眼,一个黑衣大汉顺手推了一把少年。

     可是奇怪的是,少年纹丝不动,可那个黑衣大汉还摔了一个狗吃屎,这让黑衣大汉有点尴尬。

     他爬起来,这次直接一脚对着少年就是一脚,结果再次和刚才一样,黑衣大汉倒在了地上。

     这让周围路过的行人,一下给惊呆了。

     “看那么壮的人,结果连个小青年都推不动。”

     “别出声,小心一会被打。”

     正当黑衣大汉准备掏出武器的时候,后面一个长着刀疤的男人,声音低沉的说道:“别节外生枝。”

     听到这句话,那个准备找回场子的黑衣大汉也只能作罢。

     楚念然从大厦出来一直揉着额头,自从爷爷退休之后,这偌大的楚业,就肩负在了她一个弱女子的身上。

     一想到自己除了要管理着家族企业外,还要应付指腹为婚给自己安排的傻子未婚夫,楚念然觉得自己十分委屈。

     “不行,等我处理完最近的事情,我一定要和爷爷摊牌。”

     楚念然正想着,门外的躁动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恍惚间几个黑衣大汉已经冲到了进来。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楚念然冷声呵斥。

     几个黑衣大汉直接走过来,之前说话的刀疤男慢慢靠近,低声道:“楚总,如果不想受到什么痛苦,就配合我们走一趟吧。”

     此间发生的事情自然落在了旁人眼中,看见那些黑衣人气势汹汹的冲过来,早有人怕殃及鱼池,紧走几步躲得远远的。唯有站在楚总身后的秘书,见状脸色略带分苍白,却还是颤巍巍挡在楚念然身前,胆怯说道:“你....你们是什么人?敢在楚业大厦前面闹事....保安!”

     几个保安拿着电棍朝着黑衣大汉气势汹汹冲了过来,要是楚总面前出什么幺蛾子那自己等人也就不用干了。

     一群黑衣大汉十分彪悍,几个保安刚一冲过去,就被人三拳五脚给揍趴下了。

     之前驱逐少年的那个保安见情况不妙,赶紧爬起来躲进了保安室打电话报警,根本不敢再阻拦。

     几个人解决掉保安之后,直接朝着楚念然走了过去。

     楚念然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女人,尽管知道情况严峻,可楚念然还是保持了足够的气势:“今天诸位将我带出去一步,如若我楚念然还有明天,那么我保持再无你们容身之地。”

     楚念然?

     听到这个名字后,少年倏然从地上站起来,目光重新开始上下打量着那个自称是楚念然的美女来。同时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已经悄然伸进了裤兜里面,从里竟摸出一张卷角的照片,低头,看了眼照片,又看了看不远处神色难看到极点的楚念然....

     “她就是我的老婆吗?”

     少年的念头自然无人知晓,此刻那边楚念然和几个黑衣人剑拔弩张的。尤其是黑衣人凶神恶煞,以至方圆十米竟再没有旁人了。

     黑衣人中倏然钻出来一个男人,男人脸上老长的一条刀疤,一笑起来,疤痕都快要挤到一堆了,着实让人胆寒。

     啪啪啪

     “果然是女中豪杰。”刀疤男拍起了手,然后摇头道:“可惜,今天要是带不回楚总,我们今天就没有容身之地了。”

     话音落,刀疤脸突然转头,脸色寒冷,手一挥:“带走。”

     “等等!”

     之前一直舔着冰棍的少年,此刻却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倏然从地上站起来:“你们要把我老婆带到哪儿去?”

     几个黑衣大汉有些无语,就这货这个样,还能找到老婆?

     其中一个大汉更是已经怒气冲冲的朝着少年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挥起就是一拳。

     拳头如沙包般大小,出拳更是带着股劲风一般,直愣愣的朝着少年的脸上挥了过去。

     站得老远旁观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是下意识惊呼起来,更有人甚至已经闭上了双眼。

     这一拳下去,还不得跟唐伯虎点秋香里面的面目全非脚差不多,非得把少年毁容不可!

     空气宁静,在这一刻,众人的目光都紧盯着少年。甚至能听到手指关节与少年脸颊碰撞的声音......

     可是等了半天,骨肉碰撞的声音没有。众人却倏然看见少年只是轻飘飘的一个侧身,竟轻描淡写的就躲过了这一记老拳。

     这一幕自然也落在了刀疤男眼中,后者双眼一眯,随后便听见少年愤懑道:“喂!你们讲不讲道理?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就出手打人的啊?”

     恍惚间,刀疤男楞了楞,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少年眼中一闪而过的冰冷眼神让他感到背后发凉。

     话音刚落,之前挥拳的大汉又要上前,可刀疤男却突然一抬手,止住了他的动作。

     “兄弟,怎么称呼?”刀疤挤在一堆,刀疤男脸上挂着分牵强的笑容。

     “韩逐天,追逐天际的意思,我师傅给我取的。”

     “噗...”离韩逐天最近的大汉忍不住笑了,没见过谁起这么奇葩的名字,含住天?

     “这里没有你的老婆,你去其他地方找吧。”

     韩逐天很认真的说道:“我老婆叫楚念然,她是不是啊?”

     韩逐天天真的靠近楚念然,想看看对方是不是自己老婆,随着韩逐天的靠近,刀疤男的手伸入了怀中。

     刚才的直觉,让刀疤男有些谨慎,可是这次行动不容有失。

     韩逐天刚想出声,这时候刀疤男从怀中掏出了一把装有消声器的枪,冷笑道:“去地狱找你老婆吧!”

     一声闷响。

     被绑在一边的楚念然闭上了眼睛。

     刀疤男脸上泛起了冷酷的笑容,可当他定睛一看的时候,笑容逐渐消失在了脸上。

     几个人都是一脸的茫然,那小子人呢?

     这时候刀疤男觉得背后一寒,立马转过了头。

     韩逐天蹲在地上,一手舔着冰棍一手从裤兜中掏出了一张照片,对着地上的楚念然反复的进行对比。

     这是怪物吗?

     看着若无其事的少年,几个人都觉得像是见了鬼一样。

     刀疤男有些不信邪,正准备再次开枪,可这时候少年已经站了起来,刀疤男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发现自己手中的枪变成了废铁。

     已经被完全拆卸开了!

     “你不要玩了,我妈妈说了,这个玩具很危险的。”

     玩具?

     看着少年纯真无邪的面容,不知道为什么,刀疤男感觉有些胆寒。

     “这个土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光黑衣大汉们心中疑惑,就连被绑在地上的楚念然,心中也同时冒出了这个疑问。

     “老婆姐姐,我先帮你解开绳子吧。”韩逐天说着就要把楚念然身上的绳子给解开。

     “兄弟啊,你要救了她,她肯定以后不会理你的。”刀疤男有些急躁,看了眼楚念然然后说道:“你看看她胸好小,兄弟抬抬手,我明天送几个胸大的美女给兄弟消遣。”

     韩逐天听了刀疤男的话,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楚念然,从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楚念然领口之中。

     “好像是有点小啊。”韩逐天舔了舔冰棍,似乎是有一些郁闷。

     楚念然知道这个少年是现在自己的救命稻草,饶是如此,听到这段对话楚念然也是忍不住怒了:“我胸小,还真是对不起呢。”

     可惜再愤怒也没办法,自己的手脚都被绑住了,不能动弹。

     “老婆姐姐,你别生气。”韩逐天一抖手,没有使用蛮力,绑住楚念然的绳子全都自己滑落下去了:“我帮你收拾他们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