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iukxadg"></dd><button id="zopwce"><dir id="JBNCTXGVW"><keygen id="INQYH0"><small id="1307694"></small></keygen></dir></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鱼饲料
        周末,钱世元约了于悦吃早饭,牛肉羹配拌面,绝好的早餐伴侣,一天的精神头都足了。早饭的餐馆就在于悦家巷口不远,钱世元看着于悦,半开玩笑说:“未来岳母家近在咫尺,就是不懂悦悦肯不肯让我见。”于悦白了他一眼,“前方20米,有本事你去呗。“钱的房子也在这一代,自从和于悦谈恋爱了以后,每次经过这个巷口,总要忍不住往里看看,他早知道于悦家是哪一户了。钱世元像是得了一个激励,”去就去,上来!”于悦坐上车,瞥见他一副豁出去的表情。

         舅舅不知从哪里弄来不少锦鲤,两姐弟正捣鼓着那个新鱼缸,装饰假山海草,也没注意有外人进来。于悦喊了一句,两姐弟应了一声,头也没抬。两人无奈的对视了一眼。钱世元本就是一时冲动去的,进了家门,真看到人了反而不自信起来,壮胆喊了一句,“叔叔阿姨”!两姐弟这才发现有人进来了,一看这个情形,都明白了八九分。妈妈不愧是久经职场的单位大妈,一看小伙子两手空空,便也自来熟似的喊他过来瞧瞧自己的新鱼缸,那感情就像招呼邻居拉家常一样儿。钱世元过去帮着舅舅搞那个假山,妈妈回头瞪了于悦一眼,于悦浑身不自在起来。

         好不容易弄好,发现没有鱼饲料,世元得了一个空儿,便主动出去买。她出去的那会子,妈妈就开口训了:“有这么把男朋友带回来的吗?婚姻大事怎么跟开玩笑似的,一点礼数都没有!太不懂事!你看人的眼格真够低,简直出乎意料!人不阳光也不帅,总之,我看不上眼!”舅舅也一旁帮腔,“你怎么瞧上他这样的?就凭你这样的条件,鲜花插在牛粪上。”于悦不说话了,心里其实已经杠上。不消一会儿,世元带了一包鱼饲料走进来,一望三个人脸上来不及消去的愠气,心里有些疑惑,但也装得若无其事,嘻嘻哈哈的聊起鱼来。交谈中,钱世元总是有意无意的炫耀自己有能力,炫耀父母有钱,现在一个人住的160几平大套房也是父母买的,还特别强调没有按揭。于悦越坐越不自在起来,先是因为舅舅和妈妈一顿不留情面的抢白伤了自尊,后是羞耻于男朋友这么不知进退的夸夸其谈。

         于悦的父母都是工薪阶层,爸早年还跟人合股开煤球厂,城东有一栋三层半外带小花园的小洋房,家庭殷实安逸。毕业回家这几年来介绍的人络绎不绝,于悦都谢绝了,与其说是清高,不如说是人生还没有方向感之前总期翼有个人出来指引她,而这个人又绝不能再是父母。每个女孩子都希望自己的真命天子是从天而降的,这个梦,于悦也会有。可是于悦从小到大的异性缘极差,应了那句“养在深闺人未识”那句,她对自己喜欢的科目或者学业极专注,有些异性总想以此作为突破口引起她的注意,到最后都是落荒而逃。正是某些方面的过分自信,加上家庭环境的影响,于悦骨子里是强势而执拗的。

         妈妈和舅舅对钱世元的态度,尽管满是微笑回应,但于悦看得出来那只是基本修养,与欣赏无关,某种程度上还带有一种看戏的成分。钱世元的“演讲”带着很强的自卑感,这点连于悦都看出来了,后来妈妈很礼貌的问他留饭,他才不好意思告辞出来。于悦担心接着被批斗,也跟着一同出来,如芒在背。路上,钱世元眉飞色舞的说:“你妈和你舅对我的条件应该挺满意的,哈哈,一包鱼饲料就搞定了。”看着这个男朋友一副少根筋的洋洋自得,于悦顿时语塞。

         这个“自由恋爱”不过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罢了。两个人同在县城最好的中学,且是同个科目。钱世元比于悦早来两年,于悦毕业第一年里,她的眼里没有他。时间长了,应了那句“日久生情”,两人渐生出些彼此依赖的情愫来。钱世元跟其他异性一样,心里头对向于悦求爱这种事也是发憷的,他总是忍不住在组里其他人面前称赞于悦,情不自禁的流露出爱慕之情,以至于到后面全校都知道他想追于悦却不敢。契机是在于悦相亲后的第一个月,对方是军官,于悦从小对军人有职业崇拜,一向来拒绝相亲的于悦毫不犹豫答应去见他。见了人以后于悦有种失望感,但又没完全放弃,只为着听听军营里的趣事。两人吃了几次饭,很快就让钱世元知道了,这一有竞争对手,钱世元马上行动起来,可还是“旁门左道”那一套,先是央着组长做媒让于悦有个心理准备,后是请于悦同学丽丽也是自己表妹出马旁敲侧击,搞了一大堆嘘寒问暖的短信。可于悦的个性不是一般女孩,她能给你一把揪出来。

         这一天两人晚修当班,于悦一个短信让他到操场,第一句话就劈头盖脸,“钱世元,你有什么话直说,不要每次见到我都谈公事,背后却在鬼鬼祟祟!”钱世元本不是扭扭捏捏的人,顿时被于悦这个女生的勇猛激了一下,反而脸涨得无比羞愧,半天结巴不出一句话来。就这么尴尬了一下,不愧是农村里拼搏出来的小伙子,很快就恢复了一股牛劲,当即示爱,决意把局面扭转过来。于悦要的也是这个结果。于是,开始交往。

         只是这个男朋友太不争气,怎的不懂察言观色?我妈怎是那个只谈条件的浅薄之人,况且,他吹嘘的那些个,在自己父母眼里,尽是些不入流的暴富阶层。为此,于悦懊恼了好几天,连上班都恍恍惚惚。钱世元哪里有这些个逻辑,他眼里,自己是脱壳成米,成了公家的人,无比自豪,父亲跟了老板到矿山发了笔横财,城里买了两套房,两兄弟一人一套,村里面个个竖起大拇指,由此生出一副不可一世的神气来。正因为有这些,钱世元才敢对于悦产生“非分之想”,为着那个“我奋斗了多少年才能在这里跟你一起喝咖啡”的成就感,钱世元越想越激动,誓要拿下于悦这个城里人,让自己彻底在这个城市站稳脚跟!

         见过了于悦的长辈,发现并没有自己以前想象的那般高高在上,他们除了有份稳定的工作,也都是性情温和的老实人,那么礼貌又温文尔雅,不像他们说的城里人势力眼,见人说话是越走越远越热情的虚伪。反而跟自己从小到大接触的那些专看不得人好暗里使坏,歹话脏话满天飞,动不动拍桌子干架的老乡们比起来真好了不知哪里去。

         但是于悦的态度又让自己很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