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巧遇
    一行行长得像符咒般的公式舒展着触手在白板上蔓延开去。柳辰一边自言自语奋笔疾书,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关注着安小轩。而后者正两眼失神地趴在实验桌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艾逸穿着画有齐天大圣的长袖卫衣,盘腿坐在屋角的一个蒲团上,心不在焉地翻着手里的书,目光聚焦在白板上的时间倒是比逗留在书页上的时间还要多些。

     “喂,柳辰!你左边那个三维薛定谔方程的普朗克常数上漏了平方。”他用那本厚书敲了敲地板,“做学术要认真啊……你是斜眼么,为什么写白板的时候要把头右偏三十度?”他说着往右边瞥了一眼,看到了神游太虚中的安小轩。

     安小轩正在琢磨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儿:她亲爱的室友苏诗雅同学,该不是也搅和到那个匿名贴事件里去了吧?

     这事要追溯到昨天傍晚她从兵武部回到宿舍——

     “我刚才遇到葛天舒了……”她倚在门框上,犹犹豫豫地说。第一次替人八卦,心里觉得有些忐忑。

     苏诗雅的肩膀轻微抽动了一下,像是被吓了一跳。安小轩看到她飞快地关掉了几个页面。

     “……葛大少爷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说是因为你开始和米然约会了——真的假的啊?”

     “瞎扯,哪有的事。”苏诗雅转过脸,语调轻松,但安小轩还是捕捉到了她眼里一闪而过的不安,“只是在食堂里正好遇见,顺便一起吃了个午饭,聊聊近况而已。”

     “喔。”安小轩满腹狐疑地点点头。虽然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但既然别人不愿说,追问下去并不是她的风格。

     ——“嗨?嗨?”一只手在她面前晃动了几下,安小轩回过神,看到艾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蒲团挪到了一把高脚圆椅上,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你在思考什么艰深的问题?”他好奇地问,一边无聊地把手里的书顶在头上,小心保持着平衡。

     “呃……师父,你听说过最近那个匿名贴事件没有?”

     “匿名贴?”艾逸歪头反问道,顶着的书滑了下来,被他一把捞住。

     “就是有人爆料称,林谦案的作案动机可能是因为林谦威胁要揭露教会的黑暗血腥什么的……”

     艾逸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安小轩正准备洗耳恭听他的高见,却见他堆着满脸的贼笑,“哟,你居然会对这种话题感兴趣?小轩啊,你是不是看上政宗部的哪个帅哥了?——柳辰你继续推算啊,怎么突然不写了?”

     安小轩很心累地揉了揉额角,对于和艾老头顺利交流已经不抱希望了,“师父您想多了!我只是最近经常听到别人讨论这个而已……”

     “哦。”艾逸换上一副没劲的表情,怏怏地从高脚椅上跳了下来,“我不了解这方面的事,你倒可以去问问藏书阁的谢老。他是最资深的经史神父之一,跟学究附身的驴似的又迂又倔,教会也受不了他,索性供在这儿养老——对了,顺便帮我把这书还了。”他说着把一直拿在手里颠来倒去,就是没认真看的那本厚书给递了过来。

     “去吧去吧,这书我实在看不下去了,眼不见心不烦。为了取那什么破真经非要通过九九八十一难……蒙谁呢!估计就是观音那伙人想炒作这件事,增加曝光度吧。”

     取经?安小轩伸手接过,瞥了一眼封面,果然是《西游记》。她答应了一声,抬腿就往外走。

     艾逸还在絮絮叨叨:“我是真心疼那些小妖怪们。那帮虚伪的神仙们明明就是故意放他们出来作乱——搞不好还给发补贴呢——不然怎么制造磨难,怎么吸引关注是吧。结果倒好,真叫个兔死狗烹!尽心尽职地替主子去前线唱黑脸,然后一个个全都炮灰了,给一棒子抽死还要被骂活该。这都是什么事儿你说说……”

     直到掩上门了还能模模糊糊听到房间里的吐槽。好端端一部名著被嫌弃成这样……她不禁在心里摇头失笑,估计是和艾老头八字不合吧。

     安小轩走了没几分钟,拐过树篱,竟然看到从藏书阁里出来了个人。她在拿到秘钥之前在藏书阁里待了两个多月,总共也就听门铃响过三四次,所以等这个稀客走近了,便特意打量了一眼。

     夜有所思日有所见,这吹着小曲擦肩而过的人,赫然正是米然!

     安小轩只见过米然一瞬间。那次他正跟在陈怀仁后面表达着对教会的敌视,甚至连同为仙宗的苏诗雅对他的评价似乎也不高——以至于安小轩印象中的米然是一个颇为阴郁暴躁的人,也因此对于苏诗雅有可能和米然扯到一起这件事感到十分忧虑。不过这会儿被米然愉悦的心情所感染,让她觉得有必要修正一下自己带有偏见的印象。

     好几天没来了,这栋地堡一样的建筑里面还是那么安静。静到让人觉得毫无生气,安小轩想。就在这时,楼梯下却传来了脚步声。

     咦,今天稀客还不少。安小轩心里略微有点惊讶。而当她看到上来的人是谁的时候,惊讶——或者说是疑惑——更深了:“诗雅,你怎么在这儿?”

     苏诗雅也愣了一下,眉间的重重心事倏忽即逝。“课题需要查点资料。”她弯了眼角,柔声道,“一会儿还要和师父开会,我先走啦,晚上见!”

     “嗯,好。”安小轩目送她匆匆离开的背影,隐隐有点不安。直到推开大门牵动的那一声铃响,才把她从毫无头绪的焦虑中唤了回来。

     谢圣恩依旧坐在摊满书的橡木柜台后面,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看到是安小轩便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好几天不见了。”他说着注意到安小轩手里的书,“这是……?”

     “哦,艾大师让我来还书。”

     “艾逸?”谢圣恩微微显得有些疑惑,他接过安小轩双手递上的《西游记》,前后翻了一下:“唔……你师父对这书有什么评论没有?”

     看来他俩彼此很熟稔嘛,还个书还要交流读后感。安小轩费劲地回忆了一下,把艾逸的吐槽转述了个七七八八。

     谢圣恩听罢摇头道:“老艾这三观有问题啊……同情妖怪?就算是被主子故意放出去的,若他们自己没有作恶之心,又岂会遭此下场。再者说,取经这事自然是有它的意义。若能轻易得到,有谁相信这是真经?又有谁关注这些真经?”

     安小轩也不知道该回应些什么,只是努力把这些话记了,万一艾逸有问,她好当一只尽职的传声筒。旁边谢圣恩盯着那书出了一会儿神,重新抬起头:“老艾有手有脚,不至于为了还本书专门差你跑一趟。你应该还有什么别的事吧?”

     “嗯……最近外面有些传闻突然就火起来了……”安小轩很犹豫该不该问谢圣恩这种尖锐的问题,但想到苏诗雅可能被卷进去了,她觉得自己必须要认真关注一下,“……说是教会有什么黑暗血腥的往事之类的。您觉得……”

     谢圣恩皱了皱眉头,安小轩以为他要否认,没想到他却说:“当然有。虽然各大宗教都口口声声劝人向善,但你随便翻翻历史书就知道,它们很多时候正是分裂、杀人和战争的最大推手——尤其是具有明显排他性的一神教。”

     “比如说在公元时代,基督教和□□教的冲突持续了一千多年,就从没停过。我知道你不擅长政宗,但十字军东征总听说过吧?公元1096年到1291年,近两百年间,西欧的领主和骑士就是在教会的鼓励下,对地中海东岸国家连续发动了八次宗教战争。十字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遍地焦土满目疮痍。1099年攻下圣城耶路撒冷那次,屠城7万多人,妇女儿童都未能幸免。”

     “到新纪时代,神创论被普遍接受之后,宗教的重点不再是关于‘信不信神’,而变为了‘哪个神好’——可是排他的本性丝毫未变,为了拉信徒也是不择手段。新纪64年发生的宗教内乱,各教派先是一阵乱战,后来逐渐分成了教会和仙宗这两大阵营——那可真正是三年的血雨腥风……”

     安小轩听了半天,觉得这些信息和匿名贴所指的好像没什么关系,忍不住插嘴道,“您说的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历史,虽然黑暗血腥,但大家也都接受了啊。我想问的是……”她深吸一口气,给自己鼓了鼓勇气,“……有没有什么样的秘密,可能让……教会……惧怕到想要杀人封口?”

     谢圣恩骤然闭嘴,陷入了一阵沉默。安小轩绞着手指站在一边,纠结着该怎么结束这个话题。

     短短一分钟,漫长的好像过了一世纪。谢圣恩最后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这样的秘密。但是,不追究那些历史中的黑暗,我想是因为它们源于人的错误和暴虐,而那些人,已经过去了。如果……如果黑暗的是神呢?”

     ……

     与此同时,在杨启明的办公室里。

     “师父,安小轩那样的水平,没有经过职业训练怎么可能……”丁昊抬头挺胸以一个‘稍息’的姿势站在房间正中央,想起昨天的惨败,脸微微有点涨红。

     杨启明摇头道,“这就是我为什么找她来的原因。”他想了想该从哪里说起,“你知道人脑其实很像电脑,分长期记忆和工作记忆。长期记忆,也就是记忆写入技术修改的区域,类似硬盘,容量大但速度慢。而处理问题时使用的则是工作记忆,类似内存——普通人的这个‘内存区’很小,比如当我们计算的时候,常常需要将中间过程的结果先写下来,就是因为工作记忆不够用了。”

     丁昊没吭声,并不明白这和他提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我和艾大师讨论过这个。安小轩的大脑似乎拥有非常大的‘内存’——而她之所以记忆写入失败,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的记忆区分布和常人不同。充足的内存使得她的计算能力和反应速度极其惊人。你昨天也看到了,她几乎瞬间就能精确的得出多条轨迹,甚至把你的可能反应和周围环境变化等都计算在内了。”

     丁昊露出羡慕的眼光,“天生就是王牌飞行员的料。她会成为一个传奇。”

     “不,她不会。”杨启明断然否定,“昊儿,实战和模拟是完全不一样的。就好像奥运射击冠军并不会成为顶尖的狙击手。军人要有军人的热血——和冷血,而安小轩她一项都不具备。”

     丁昊重新困惑了,“那既然如此,您招揽她有什么用?”

     “昊儿,你想象一下,如果安小轩的这种能力用在指挥战斗上……”他特意停顿了一下,满意地看到丁昊渐渐皱紧了眉头,“……这就和智能大战一样——阿尔法比我们预测的更远,反应的更快——将会带来一边倒战况。”

     “但是您说安小轩根本不会愿意参与……”

     “如果她不知道呢?你看过《安德的游戏》吧,如果她以为她正在指挥的只是一场模拟呢?”杨启明眯起鹰一样的眼睛,“不管我们会不会这样利用,至少,绝不能让别人得到她——尤其是现在这种局势下。”

     丁昊从‘稍息’换成立正的姿势,严肃地点了点头。

     “o计划半年后将如期启动,你最近会有很重的训练任务。”杨启明转换了话题。

     “明白。”

     “探亲申请我已经报上去了。”这孩子很记挂他爸妈,但因为职业原因极少能和家里联系。杨启明每次看到他盯着全家福出神,心里都有点不是滋味。

     丁昊傻愣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喉头发紧,眼眶一热:“谢谢师父!”他敬了个标准军礼。

     “谢谢你付出的一切。”杨启明颔首回礼道,“帝国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