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球赛
    海纳球从球场正中的天花板上垂直落了下来,南洋军校的7号一跃而起,长臂舒展,在半空中就把球捞在了怀里。

     通过透明的玻璃罩,安小轩看到海纳球被分成了三份,各自沿着不同的反弹轨迹开始向钦天监这边的球门直扑过来。其中一份被南洋4号接住了,并且抛传给了2号;另一份中途被11号的一记倒挂金钩踢向天花板,沿着另一个反弹轨迹继续前进;第三份被钦天监的9号抢到了,但是周围有两个南洋的队员已经凶猛地冲过来撞倒了他,现在双方打作一团。

     南洋的这次进攻没能成功得分。在第一份射入球门后的43秒,第二份历经多次争抢也以一个刁钻的角度避开了最后一道拦截,但直到1分钟限时结束,第三份都没能突出重围。于是球被交还到钦天监这方,重新开始新一轮进攻。

     钦天监的1号朝左右上下掷出了大小不等的四颗海纳子球。场上的其他队员都紧张地环顾周围,随时准备接应不知道会从哪个方向反弹过来的某颗子球——当然,还要不惜一切地阻止子球被对方抢到。

     “其他都还好,但3号和南洋的2号估计要打起来了。”安小轩突然冒出了一句。

     众人纷纷扭头惊讶地看着她,而当他们的视线重新回到球场的时候,有两颗已经分别被7号和9号接住了;另一颗经过几次反弹之后也落到了18号附近;只剩下一颗棒球大的子球,由于体积小速度快,划出令人眼花缭乱的轨迹,又过了一会儿才渐渐慢了下来。

     然后,它落在了钦天监3号和南洋军校2号的中间。

     众人再一次齐刷刷地扭头盯着安小轩,仿佛在看一只外星生物。“天哪,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葛天舒第一个没憋住,替大家问出了心声。

     “呃,这不是很明显吗?只有六个壁,入射角等于反射角,整条轨迹不过是简单的13段直线而已。”安小轩眨巴着眼睛,无辜地说。

     “……”在半秒内就能看出12次反弹后的落点,你确定这真的是一件很明显的事吗?

     不过大家很快就相信了这件事对于安小轩的确算很明显的了。因为随着比赛的继续进行,她的预测越来越……出神入化、匪夷所思了。

     “安小懒,你这是开天眼了么?”当安小轩第三次在进攻刚开始的时候,就准确说出了哪些子球会以什么方式射门成功,而哪些又会被对方的几号截住之后,连徐诺的下巴都快脱臼了。

     “比赛开始这么久了,双方队员速度、力量、反应快慢和处理球的风格这些属性都很明显了啊。”安小轩摊了摊手,看上去是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做出这样吃惊的表情:“有了每个人的基本行为模型,每颗球的结果不是一下子就能推演出来了么?”

     原本坐在他们前面的同学们对于一直被剧透已经忍无可忍了,都陆陆续续地挪去了其他位置;现在前排只剩了个身材魁梧的大叔,从开赛至今始终保持挺直的坐姿一动未动,听到安小轩的这句话,他也转了过来。

     这位大叔有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一对剑眉不怒自威,五官挺立体的,一眼看过去就是刚毅硬汉的模样。

     “小姑娘很厉害啊。”他微微笑道,低沉的嗓音让人油然而生几分信任:“我叫杨启明,是兵武部的教官。”

     安小轩握了握他伸过来的手,“您好,我叫安小轩,理学部的。”

     “安…”杨启明的眼神就像未出鞘的利剑,温润中包含着锐利。他上下打量了安小轩一番,若有所思道,“…小轩,你的导师是?”

     “艾逸艾大师。”

     “哦,难怪。”杨启明点点头,像是听到了期待中的答案。他又客气地将安小轩夸奖了几句,便重新全神贯注地观看起比赛来。

     一声尖锐的哨响告示了这场球赛的结束——钦天监以7:6险胜南洋军校。安小轩他们随着人群走出了球场,立刻惊讶地发现外面已是一派活力嘉年华的气氛:叫卖火焰冰淇淋和怪味爆米花的小贩推着独轮车,穿梭在各种极限比拼摊之间;小摊里三五成群的围着些正在进行从俯卧撑次数,到原地起跳高度等各种比拼的学生;除此之外,球场外还出现了两个非常庞大的临时建筑,真是难以想象它们如何能在这短短两个小时里就被搭建了起来。

     “连射击馆和格斗场都搬来了,兵武部真是大手笔!”徐诺眼睛瞬间就亮了,屁颠颠地直奔了过去,后面跟着一票亲友团,倒是吸引了不少注意力。

     射击馆虽然是临时搭建的,但一点都不简陋:里面布置成废弃厂房的模样,各个角落都可能突然冒出敌人来,火力强大,配合默契,偷袭精准。这个射击场景被透明幕墙包围着,占据了场馆绝大部分的空间,只在幕墙的四周留出了一些空地供人们围观。围观区的半空中吊着醒目的计分屏,最上面一行显示着这个游戏的纪录保持者:丁昊,击毙31个敌人。

     刚进去的那个男生只坚持了眨眼的功夫就垂头丧气地出来了,看了眼计分屏上一闪一闪的“最新成绩,击毙2人”,沮丧地拉着女友快步离开了。虽然排在队伍前面的还有几个人,但事实上只等了十几分钟就轮到徐诺了——机器杀手们的实力级别显然被调得颇高,安小轩看到的最好成绩也不过是“击毙13人”,而那个游戏者一看就是兵武部的学员,剃着寸头,出来的时候还洋洋得意地和围观的一众兄弟逐个碰了碰拳头以示庆祝。

     “哈,让本少爷破个记录给你们瞧瞧。”徐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陈怀仁介绍过,那个丁昊可是罕见的兵武a评级…”苏诗雅本想好意提醒,但徐诺早就一阵风似的冲进去了。

     徐诺出生军人世家,十岁之前一直是在帝国航空军的酒泉基地摸爬滚打,童子功十分扎实。搬到八院之后,虽然没有军营里那么方便的训练条件,但依然时常会去轩城的格斗射击馆“接受群众的欢呼”,每年也确实总能拿回几块地区比赛的金牌到安小轩面前嘚瑟。

     抛开这些不谈,单以游历途中展现过的高超打猎水平,以及系统给出的兵武e评级,安小轩对徐诺扬言要冲击记录这件事其实觉得挺正常——虽说丁昊是a评级,并不代表着他在射击这个单项上一定就能压过徐诺。

     但除了安小轩,其他人可都是第一次见识到徐诺猎豹般的身手,一个上午接连被两位深藏不露的大神惊吓到,下巴们纷纷表示自己要挂不住了。

     翻滚腾跃,弹无虚发——徐诺认真起来还是挺……有魅力的,安小轩不情愿地承认。“19,20,21…”场外计分屏上的数字不断刷新,加上宋茜一声大过一声的兴奋尖叫,围观的人群已经聚集了黑压压的一大片。

     计分板上的数字最终停留在了30。徐诺垮着张脸,对这功亏一篑的表现显然不太满意,接着在走出来的瞬间就被里三层外三层的热情粉丝们惊到了。宋茜“嗷”的一声直接就扑了上去,吓得徐诺一把拖过葛天舒当成盾牌堵在身前,这才没被强抱。

     “不错啊,秀的很卖力嘛!”安小轩走过来,凉凉地说。

     徐诺嘿嘿傻笑了两声,正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人群中突然闪出个肤色黝黑的精壮男生,自来熟地伸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兄弟,好身手!”那个男生大大咧咧地和他勾肩搭背,笑的很阳光,“交个朋友吧,我叫丁昊。”

     话说丁昊奉命替兵武部搜索潜力股,因此一直混在射击馆里观察这些参与者。本来都准备收摊放弃了,没想到突然冒出来徐诺这么一匹大黑马,实力之强甚至远超出预设的招揽标准。

     “下周来我们兵武部参观吧。具体时间我之后再联系你。”他手劲大,箍住徐诺就不放了,大有一副“不答应不让走”的痞子气。

     也正好徐诺本来就对钦天监的兵武部挺好奇的,自然爽快地答应。丁昊高兴地合不拢嘴,扫描了他的通行证,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他,信心大涨地继续自己的星探任务。

     时至正午,众人离开射击馆之后便去食堂占了张大桌子,边吃边聊。扯东扯西的,不知怎么就又提到了林谦案。

     “昨天内网上的那个匿名贴你们看到没有?”宋茜神神秘秘道,“不过其实在审讯上仙宗的律师也提到过一句…那事发生前几天,他俩还在一次party上大打出手了。李路得当时大怒,被众人拉住才没扑上去。”

     “嗯,是有这么一回事。”苏诗雅点点头,转向葛天舒,“那次聚会你好像也在吧。我印象中陈怀仁还去劝架了来着。”

     “贴子爆料说,林谦是威胁要揭露教会的黑暗血腥,因此李路得才反应那么激烈——很可能也是因此动了杀机呢。”宋茜说着,伸手去晃葛天舒,“是不是这样的嘛?他当时到底说了啥?”

     “我站的远,什么也没听到。”葛天舒摇了摇头。

     可宋茜还是追问到底:“但陈哥不是在场么,你们关系这么好,他没跟你说什么?”

     “我们很少谈论宗教。”葛天舒从小生长在教会里,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说到这个,你们一个教会一个仙宗,是怎么认识的啊?”徐诺插嘴道。

     “前几年在游历的时候遇到的。不像很多仙宗和教会的信徒彼此敌视,陈哥相当包容…”说着他突然想起来苏诗雅也是仙宗的,连忙表明态度:“…当然我也是这样!我们一路都聊得很投缘,陈哥还到我家住了几天才回去。从那之后就一直是好基友了。”

     说曹操曹操到。隔着两张桌子,陈怀仁表情严肃地匆匆走过,甚至没有看到他们。一个白净瘦弱的男生紧跟在他身后,嘴里飞快地在念叨着:“陈哥,仙宗这次被桃色丑闻打击的这么惨,你看看教会那帮人最近的得意嘴脸!昨天的匿名贴发出来不久就被删了,其中肯定有鬼!如果能把教会的黑历史挖出来……”

     “米然这小子想干什么!”等这两人走远,葛天舒愤愤地说,“仙宗的那些人自己垃圾,还非要也把别人一起黑了才能心理平衡?”然后他再次猛然惊觉苏诗雅也是仙宗的,心里暗暗后悔真不该扯到宗教派别这种话题上来,连忙试图话里找补:“难怪我教父坚持不去当红衣主教。他前几天还跟陈哥和我说,政宗是趟浑水啊——互相算计抹黑,所谓‘揭示真相’,可这些真相除了负能量还带来什么了吗?没有!”

     不过苏诗雅并没有在认真听。“米然一直拿陈怀仁当榜样,视他为大哥。”她低声向安小轩介绍,“唉,可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说着颦起眉,望着两人的背影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