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失败
    闹钟响过了第三遍,安小轩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把自己从床上揪了下来。还不到九点半呢…她瞥了一眼时间,慢腾腾地洗漱完,去厨房摸出了一盒昨晚从食堂的外卖店弄回来的速食营养早餐。

     手环上提示有来自徐诺的新消息。安小轩一边把某种可疑的糊状物舀起来往嘴里送,一边把她的电纸书摊开在桌面上。电纸书和a4纸一般大小,厚度仅有2毫米,可以轻松的卷起来。它足以应付生活中对信息的需求,比如网络通讯、查阅资料、编辑图片文档等等,较之古代那些笨重的所谓“笔记本”的电脑性能还要强大一些。

     电纸书和手环之类的个人辅助设备都是数据同步的,如果条件允许,安小轩还是比较喜欢在大一点的屏幕上阅读信息(谁不是呢?)。她点开收件箱:“安小懒你是不是还没起床?!我都写入完成了!猜,我接了几个记忆包?”

     按照目前的记忆写入技术,一般人通常可以接受2~3个,天赋好的4~5个,当然也存在极个别记忆容量超大的天才,据说最高纪录曾有人接受过多达7个的记忆包。

     安小轩盯着信息末尾那个得意的表情符号,心里估计了一下:徐贱贱同学这么问,说明结果一定不错;但应该不至于是那种传说中超过5个的记忆天才,不然现在收件箱里估计已经堆至少十封炫耀的信息了。

     “回复,5个。”安小轩嘴里塞着东西,含含糊糊地说。电纸书自动识别语言并发送了出去,徐诺的回复几乎瞬间就弹了出来,“bingo,朽木可雕也!”——唔,就知道徐贱贱的评价从来不会是什么好话。

     半分钟后徐诺又发了一条更长的信息,详细汇报了他接受的5个记忆包:常见交通工具的技术核心和详细构造、所有最新一代个人辅助设备的设计资料、武器库使用和评测,经典安保系统的攻防,以及材料科学的相关知识。末了又是一个得意的表情,“猜,我拿到什么评级?”

     虽然嘴里不着调儿,但徐诺的能力和心气安小轩还是有数的。尤其是匠器方面,从来都理所当然地自诩为顶尖极客。能让他嘚瑟的,只有一种可能了。“回复,a级。”

     “安小懒你今天吃错药了吧,怎么变得这么懂我?”第三个得意的表情了。

     徐贱贱这种欠揍的德行,除了斗嘴实在没什么可回复的了。安小轩决定克制一下,以便替过一会儿的记忆写入攒点人品,于是瞟了一眼之后默默地把电纸书卷了起来。

     一路上三五成群的新生都是已经完成记忆写入往宿舍方向走的。安小轩逆着潮流而动,刚决定认真思考一下是不是应该好好反省自己早睡晚起的颓废,就被没忍住的一个哈欠给掐断了。于是大脑放空,索性啥也不想了,周围其他人的谈话声倒是因此清晰了起来。

     “我拿到了一个e级!”迎面走来的一群人中有一个难掩得意之色。

     “哇,这么厉害!我最高都才g呢,不过有三项是g。”他的一个同伴接话。

     “你知道昨天迎新的陈怀仁学长吧?听说他是a级!”又一个人说,语气充满崇拜。

     “难怪能当到钦天监的学生会副主席!”“听说他师父是帝国政宗界的大红人沈诚。”“哎?就是那个被教宗任命为枢机主教,结果他拒绝了,坚持留在钦天监的沈大师吗?”“天哪,那可是教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职位啊!”一时间有好多人在热烈讨论。

     “没错啦,我教父当时就是放着红衣主教不当,执意要留在这里的。怀仁虽然是仙宗的,但也是我的好哥们,并且马上就是同门师兄了!”突然冒出一个得意洋洋的声音,周围一下就安静了。

     安小轩本来正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听到这一句不由得瞥了一眼。那是个从发型到衣着都很考究的男生,长得倒是不错,但一脸幼稚的骄傲,看上去恨不得叼着金汤匙在路上摇摆。

     这种爱炫的人几乎比徐贱贱还看着不顺眼。安小轩心里哼了一声,与他们擦肩而过,继续走向校医院。

     校医院一层宽敞明亮的大厅里,30台记忆写入仪排成了方阵,每台写入仪旁边都站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大部分人应该都已经完成写入离开了,现在大厅里只有稀稀落落的一些新生,完全不需要排队,有几个没事做的工作人员甚至都悠闲的聊起天来了。

     安小轩径直走向最近的一台空机器。椅子很舒服,坐下之后,工作人员把悬在上方那个比摩托车头盔大一号的东西拉了下来,严严实实地扣在安小轩的脑袋上。

     头盔内壁有很多的小金属电极片,像网一样紧紧地贴在了头顶和后脑勺上,隔着头发也能感觉到冰凉。安小轩摸索着把耳根和后颈处的几片电极也贴好了,然后向工作人员示意可以进行连通性检查。不到五秒钟,表示所有电极都接触良好的信号灯就亮了起来。

     椅子扶手上的指纹检测器和头盔里的虹膜检测器都匹配成功了。面罩里——就是那种随处可见的沉浸式显示器——开始滚动着一行行的开机代码。安小轩想到徐诺a级和5个记忆包的战绩,突然觉得紧张的胃都有点抽搐了。

     拜托,一定不能输啊,不然非得被取笑死…她默默地在心中向所有能想到的神明都祈祷了一遍。

     等待的十几秒钟显得格外漫长。终于,显示屏上滚动的字样停了下来,一个清爽的页面冷不丁就跃入眼帘:

     理学:a级;灵识:e级;匠器:g级。

     “耶!瞎担心什么,肯定没问题的!”心里那个好胜的安小轩开心地大喊了起来,“接下来就是记忆写入啦,至少也要5个吧,当然6个更好啦~”

     伴随一阵轻微的嗡嗡声,仪器开始扫描定位脑部适合写入的区域。这个过程一般持续数分钟,结束后屏幕上会给出可以接受的记忆包个数,以及建议列表。然后才开始正式的记忆写入——也就是进行编码好的电脉冲刺激。写入过程会比较久一些,平均一个记忆包要十来分钟。当然,倘若依靠自然的记忆,哪怕再努力,一个记忆包里的内容估计也得花大半辈子了。

     “扫描结束,无法定位记忆区。”仪器冷冰冰的声音把安小轩猛地从神游中唤了回来。一闪一闪的红灯几乎把整个大厅里的注意力全吸引过来了。

     安小轩觉得自己心跳都漏了一拍。——这是什么个情况?

     附近几个闲着的工作人员也都围了过来,一起对着机器摆弄了一阵。电极片被再一次仔细地检查了,扫描定位过程又启动了两三次,每次都以红色警告灯作为终结。安小轩的脸越来越白,手都开始抖了。她竭力地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头盔被拿开了,工作人员示意安小轩先站到一边,然后他们招呼一个刚到的新生过来坐下。几分钟后,那个同学已经顺利开始进行写入了。

     所以,仪器一切正常,没有问题。

     “真奇怪,我还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呢。”安小轩听到工作人员们在嘀咕。大厅里刚进来或刚结束的新生们也都在朝着这个方向交头接耳,好像在围观一个有着47条染色体的唐氏综合症患者。

     为什么会这样?我该怎么办?从来没有这么失神落魄过的安小轩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问,没有人回答。刚才看到a级时站在云端睥睨天下的自信狠狠地摔了下来,碎成一地,扎得慌。

     就在安小轩好不容易把涣散的注意力捞了回来,开始准备分析自己的前途命运的时候,她看到有个白发灰袍的老人从门外匆匆走了进来。安小轩见过他的照片——事实上,帝国里有谁没见过他呢——那是钦天监的监正莫佑。“这是要被退学了吧?”安小轩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说。

     作为一个出生在公元时代末期的人,莫佑看起来比想象中的年轻,身板挺直,脸色红润,动作呼呼带风。安小轩想到自己不残不傻,眼前还有百年岁月可以享受,心情莫名又好了起来。“记不住可以查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她对自己说。沮丧绝望的心情一阵风似的来,又一阵风似的去了。

     莫佑透过窄窄的镜片上下打量着安小轩,露出圣诞老人般和蔼的笑容:“别担心,你跟我来。”他说。

     他们在校园里七拐八弯地走了一阵儿,最后在一栋红砖小楼前停了下来。这栋楼只有两层,几乎全被周围的绿树挡住了,十分不起眼。一扇木门虚掩着,门旁的窗户开着,一个瘦高的男生正背对着他们盯着墙上的大白板一动不动,就像一株竹子。

     莫佑推开门,轻咳了一声。那个男生转过身来,看上去苍白并且严肃。“监正。”他恭敬地说。

     “柳辰,你师父呢?”

     这个叫柳辰的男生还没回答,就听到有人从楼梯上走下来了。“老莫啊,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人未到声已至,中气十足。

     或许是因为有点佝偻,柳辰的师父比莫佑几乎矮一个头。比起监正大人举手投足间的雷厉风行,面前的这个穿着卡通t恤和大裤衩的老人显得格外悠闲散漫。他看了看莫佑,又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安小轩,视线来回移动了好几次,最后慢吞吞地说,“你不会告诉我,她写入了8个记忆包吧?”垂手站在一旁柳辰略微绷了起来,眉头皱得更紧了。

     “恰恰相反,但同样罕见。”莫佑顿了一下,转头对安小轩介绍:“这是艾逸艾大师。我敢保证帝国里不会有人比他更适合当你的师父了。”

     “谢谢监正。”安小轩说,同时注意到艾逸的眼神失焦了几秒钟,恐怕是带了隐形镜片式的显示仪,正在阅读什么。“是关于我的信息吗?”她想。

     “有意思。”艾逸呼了一口气,老顽童似的笑了一下。

     “那就拜托了。”莫佑点了点头,转身准备出门。

     “老莫。”艾逸叫住了他,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语气里有一种深深的忧虑,“这几年…你知道的,奇才辈出往往预示着乱世将至。”

     莫佑的背影明显顿了一下,房间里静默了几秒钟。“所以我在这里,你在这里。”他最后说,然后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