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线索
    “胡说八道,凭一张截图就污蔑是教会下的黑手……哼,该滚出钦天监的是你们这群智商堪忧的人好吗!”

     “就是——推我干嘛,想打架么?有种拿出证据来啊,还匿名,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男生宿舍楼下吵吵闹闹堆着两拨人,剑拔弩张地像是准备械斗的恶少帮派。

     安小轩和苏诗雅不由得停下脚步对视了一眼,往人群的方向挪了几步,不远不近地围观着。

     “堵在楼门口的那几个人我见过,是仙宗的。”苏诗雅环视一周,皱眉道,“匿名邮件的影响力比我想象的还大……能进钦天监的都算是帝国精英了,按理说应该比较冷静克制一些。连他们反应都这么激烈,我简直不敢想象这种消息传播到外界会闹成什么样。”

     两个小时之前,一封匿名邮件被群发到了钦天监里每一个人的收件箱中。标题虽然简洁,但十足的有爆点:“仙宗新生发现真相,恶魔教会再伸毒手”。邮件正文里寥寥数句,说米然想找出导致林谦被害的教会黑历史,而当他寻到真相的时候,厄运再度降临。最后附了一张米然在藏书阁账户的截图,上面显示着他在“被封口”前一天借了一本名叫《死海古卷》的书。

     根据记载,《死海古卷》是曾经发现过的最古老的圣经,抄写于耶稣诞生之前。它包含了《圣经·旧约》中除了“以斯帖记”之外的每一卷,其中不仅精确描述了耶稣的受难,甚至还预言了耶稣出现后几百年间的历史发展,被视为上帝全知全能的最主要证据。这本书一直被藏在死海西北面的一处山洞中,在公元20世纪才重见天日,成为基督宗教尊奉的圣经的原始模板。《死海古卷》据说在智能大战中被毁了,此后的几十年——至今,再也没有人见过它。

     这些安小轩也是刚刚听苏诗雅说的。“你看这条记录,除了书名外什么信息都没有——这不是藏书阁在编的古籍。我想应该是在米然借阅的时候,谢圣恩发现系统里并没有对应条目,因此临时创建的……难怪他一直没有发现这个《死海古卷》的残卷。”

     不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死海古卷》是什么根本就不重要,重点在于钦天监不到半年就连发两起恶性案件。正如匿名邮件里很有技巧地暗示的:为什么林谦放言要揭露教会黑历史之后就惨遭毒手?为什么米然借了《死海古卷》后也不幸被害?

     “不是你们是谁,当大家都是傻子吗?那你说说,米然为什么被害?他在追查教会的黑历史,他发现了这本书,然后就……凶手不是教会的还能是谁?你们这些恶魔,滚出去!滚!”

     “就是!教会,偿命!教会,偿命!”附和声越来越大,他们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了。

     “那封匿名邮件,我看就是你们仙宗放出来的烟|雾|弹!情况都没搞清楚就在这里闹,到时候打得还不是自己的脸!”人群中突然冒出一个声音压过了有节奏的呼喊——那不是葛天舒么?

     葛天舒冷笑一声,“米然为什么被害……我倒要问问你们。他被发现的时候嘴里叫的是‘白叔叔……我真的不知道!’——当然不是我胡扯的,过几天案情通报的时候警方自然会证实我的话。白叔叔,白无常,他是谁,你们仙宗的比我清楚。想掩盖家丑可以理解,但是把黑锅扔给教会,对不起,我们不背!”

     这个新信息如平地一声惊雷,周围顿时安静了。仙宗的那几人将信将疑,气势不知不觉就弱了下去。葛天舒睥睨众人,大有舌战群儒力挽狂澜的得意劲儿。他冷冷地扫视过人群,意外地看到了正转身离去的苏诗雅,突然认识到自己刚才究竟吼了什么,顿时蔫儿了。

     “葛天舒这也太不靠谱了。上次还信誓旦旦地说一定会保密,现在嚷嚷的方圆两百米都能听到。”安小轩快步跟上苏诗雅,不满道。

     “他也是被逼急了,何况那的确也是事实。”苏诗雅神色淡淡,就好像自己只是个旁观者而不是可能背黑锅的那一个,“这样也好,比起追究圣经,我现在倒是甘愿大家都在怀疑白无常这条线。”

     安小轩侧头看着她,嘴唇嗡动似是想说点什么,但最后只是轻轻叹息一声,转了个话题道,“《死海古卷》现在真的在警方手里?”

     “是啊。陈怀仁当时只觉得米然留下的书包也许是个重要线索,就给交过去了——是我失策了。今天上午本来打算让米然的父母去申请领回相关物品,结果被那个匿名者抢先了一步。现在警方注意到那本圣经了,事情就很难办了。”

     “《死海古卷》估计得有密密麻麻好几百页吧。谁也不知道所谓的秘密是什么,警方想摸这条线的话,得请外援帮忙……”

     “那不是一页页的书,《死海古卷》是数以万计的残片,但是有些卷轴据说保存的不错。米然拿到的就是其中的一卷。”苏诗雅忍不住纠正,然后点了点头,“不过你说的没错,这种古希伯来文的手抄稿,肯定是需要专家介入的。”

     她压低了声音,“现在仙宗和教会互相怀疑,只能通过私人渠道合作。你知道沈诚是陈怀仁的师父,我们已经跟他通过气了。”

     安小轩学着不动嘴唇的轻声道,“打算让沈大师帮忙……偷梁换柱?”

     “这可能做不到,但起码有什么结果会先通知我们一声,好歹能预先有个准备。”苏诗雅说,“听沈大师的意思,警方打算让他领头带一个专家组先鉴定一下这个残卷的真伪。谢圣恩是经史领域的泰斗,应该也会被邀请。”

     “你说……那残卷里真的有什么教会的黑历史吗?我总觉得不太对。”安小轩抱着胳膊沉思道,“那个神秘人费尽力气封了米然的口,却反而把证据送进了警局,这是图什么呢?”

     “也许他中途被什么人打断了。”苏诗雅想了想,“或者……他有信心能在警方眼皮底下处理掉这个证据。”

     ******

     “我又做错事了!”门被“砰”地推开,葛天舒哭丧着脸闯了进来,“你说这世界上为什么要分阵营?这是多么邪恶的设定啊!”

     徐诺掀起眼皮打量了他一下,然后带着一副“哪里跑出来了这么只傻逼”的表情又重新低下头去。

     葛天舒嘴里还在念念叨叨,“都怪仙宗那几个混账,堵在门口不让我进来,还叫嚣着要教会偿命,要教会滚出钦天监什么的——结果我一着急,就把白叔叔那事儿给抖出来了。”他垂头丧气地走到徐诺身后,一边探头看徐诺面前的屏幕,一边继续哀嚎,“说完我就后悔了。白叔叔这条线要是牵扯到了诗雅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喂,你在做什么,有点同理心好不好?”

     “我在试图找白无常的信息。”徐诺专注地盯着屏幕,头也没回,“所有公开的资料中一点蛛丝马迹都寻不到。仙宗的机密库里也许有,不过那个系统用了asd超曲面加密算法,想破解很困难,至少需要十几台量子计算机……”

     “唔,你说的都对——反正我也听不懂。”葛天舒顺手拖了张椅子过来蹲在旁边围观了一会儿,觉得满屏滚动着的符号催眠效果甚好,不由得打了一个哈欠,“所以你什么进展都没有?”

     “我思考了一下,打算从白潇入手。她倒是能查到一条学籍记录,简单的几乎毫无用处。只有一个名字,‘白潇’;然后是中级学堂的入学和结业日期;接着是高级学堂的入学日期,还有一个退学时间——就是四年前。”

     “仙宗的学校平时都不组织活动什么的么,连张照片都寻不到?”

     屏幕上黑底白字的代码消失了,出现了一个图形化界面。“找不到。”徐诺说,“然后我就想,也许苏诗雅会有她的照片。陈怀仁不是说她们俩很要好么?那么多年,应该会有些合影什么的。喏,这是苏诗雅的图库后台。”

     葛天舒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一头就往屏幕上戳,“你竟然黑进了苏诗雅的图库,行啊你!有什么照片给我看看,嘿嘿嘿嘿……”

     “不要笑的这么猥琐。”徐诺嫌弃地推开他,“很抱歉,什么也没有——除了一些风景和静物。但我怀疑曾经可能有过和白潇相关的照片,你看这里……”

     葛天舒顺着徐诺的指点,看到了一行行不明所以的字符,翻了个白眼,“请直接说结论可以吗?”

     “哦,这是操作的历史记录。苏诗雅曾经批量删除过照片,那些照片的创建日期从十几年前一直到四年前。”

     “她们闹掰了?分手了?让过往随风而逝?”葛天舒悻悻然坐了回去,“ver,真没劲。”

     徐诺又打开了一个命令行输入界面,开始飞快地敲击代码,“现在我打算看看米然的图库里有什么……”

     “噫,你知道么,我突然觉得你很有变态窥探狂的潜质。”葛天舒对米然的图库兴趣缺缺,虽然还是看着屏幕,不过目光不时地四处游离。

     又一个图形化界面跳了出来。这是最原始的平面浏览窗口,没什么渲染效果,但加载速度快,环境依赖小,能够进行“底层”操作——对于黑客来说,往往越是看似简陋的工具越是趁手的利器。

     徐诺向下拖拽滚动条,一目十行地浏览着,突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

     “有人清理过米然的图库,也是在四年前。这几张被删除的会不会是米然偷拍的白潇……”

     “你怎么知道不是米然自己删的?”

     徐诺又下意识地伸手指着屏幕,解释道,“你看这几次操作的登录状态信息,和其他不一样。这个人用了至少三层的‘跳板’脱壳,让人没法追查到根源。”

     “这个白潇有点意思哈,是打算抹去所有自己存在过的痕迹?徐大师,所以闹了半天你连人家长啥样都没找到?”

     徐诺黑着脸没理他,筛出了最近四年的照片,一张张播放过去。

     “停!停!”葛天舒突然瞪大了眼睛,“这不是诗雅么!米然偷拍诗雅做什么!”

     照片里是一个女生坐着的背影。米然应该就站在她的身后,从上往下俯拍的。

     “这种角度有什么好偷拍的,画面的关注点显然不是苏诗雅。”徐诺哼了一声,又仔细看了看,然后放大了照片左上的一部分。

     越过苏诗雅的肩膀,可以看到她当时正在端详手心里的一枚卵型挂坠。那是一种流行在古代欧洲贵族间的肖像挂坠——小巧精致,可以像匣子一样打开,而里面通常镶嵌着一张肖像照。苏诗雅手里正是这么一枚打开的挂坠。

     徐诺调出了一个小工具,把挂坠的部分剪切下来拖进了弹出的新窗口中。屏幕刷新了两次,模糊的照片已经被重新插值锐化过了。

     “啊,这合影是诗雅和白……”

     徐诺奇怪地扭过头,“咋,说句话都能把自己哽住么?”

     葛天舒眼珠使劲盯着斜上方的天花板,半晌才回过神来。“长得真的很像。”他不情愿地说,“我现在觉得,你的猜测有可能是对的……黑无常——也可能是白无常,反正他俩是孪生兄弟——好像确实在教会里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