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圣经
    “哎,小轩,你来啦。”笑意慢慢地浮现在谢圣恩苍老的脸上,温柔而慈祥,就像一个盼到孙女回家的爷爷,“这地方,也几乎就只有你会来了。”

     安小轩避开了他的目光,沉默地走过去,低头认真地盯着橡木台面,好像打算从纹理中数出年轮来。

     “咦?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谢圣恩有些困惑地放下手中的笔,因年纪大而略浑浊了的眼珠中显出关切的神色。

     安小轩显然正处于激烈的心理斗争中,垂在身侧的两只手不住地往裤腿上蹭着。“谢老。”她纠结了半天,终于抬起头来直视谢圣恩,“谢老,教会黑历史,就是被篡改隐瞒了的圣经。这件事,您一直都知道,对不对?”

     “什么?为什么这么问?”谢圣恩眼神一凛,微微的情绪波动被掩盖在了一道道皱纹的背后,令人难以觉察。

     安小轩仿佛没听到他的反应,深吸一口气,又急又快地往下说,“您不仅知道,还设法透露给了林谦和米然。我第一次来藏书阁的时候碰到了林谦,他说是有人约他来的——但那一整天,都再没有别的人来过这里。其实,约他来的匿名者,就是您吧?”

     “我回想了一下,当时摊在这个柜台上的古籍,是不是就是《死海古卷》?残卷是古希伯来文写的,所以您把笔记本——里面估计是相关翻译或者注释之类的——也留在了桌面上。就算当时我没有来,您大概也依然会走到书架中去,好给林谦留出足够的等候时间,让他能自以为碰巧偷看到了这份‘教会黑历史’。”

     “林谦轻浮冲动的性格,以及他与李路得之间紧张的关系,这些都是很容易打听到的事。这个秘密是激怒李路得的好素材,林谦迟早会把它捅出去的,而教会不可能由得人抹黑,必然有所行动。这样一来,事情一旦闹到媒体上,就能获得大范围的关注。我不确定林谦被害是不是也在设计中——不过最后林谦案的动机被定为仙宗性丑闻,这点应该是出乎您的意料了。所以后来又出现了匿名贴重新提起这个点,并且引来了米然。”

     “米然借走的那卷根本不属于藏书阁的《死海古卷》,也是您放在那里的吧。还有匿名邮件里的借书记录。作为管理员,这一步步都在您的计划和监视之下,米然借走之后,会发生怎样的冲突,能不能成功引发新闻热点,恐怕这些才是让您觉得紧张并且兴奋的原因。”

     安小轩停下来缓了口气,好不容易积攒起的勇气似乎已经用尽了。经过那段宅在藏书阁的日子,谢老对她而言几乎已经像亲人一样了。

     “为什么?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苦涩地问,虽然心里隐隐是知道答案的。谢老自己说过的,不是么?

     谢圣恩目光复杂地看着她,过了好半晌,终于沉重地叹息了一声,“我怎么能不这样做呢?那才是真正的圣经。真实的东西,终归应该大白于天下的。教会口口声声要求信徒们无条件尊奉圣经,口口声声说圣经证明了我主才是唯一真神。既然圣经如此神圣,为什么他们用于宣传的却是假冒的,是被篡改过的圣经?”

     “这是赤|裸|裸的欺骗,小轩,这是欺骗。不管是作为有信仰的教徒,还是有操守的学者,我都不能容许这种情况的发生。教会应该诚实。要么试着去接受真实的圣经,接受不完美的耶和华;要么把圣经淡化为历史记载和传说……不能像现在这样。为了吸引信徒,为了自身的利益,把虚假奉为真理——这是自践,是亵渎!”

     谢圣恩胡须微微颤抖着,脸色因为逐渐激动而开始泛红。毕竟年纪大了,这样激烈的情绪让他觉得有点吃不消,于是阖上眼睑,靠在木椅上喘息了起来。

     “真实圣经中的耶和华,到底是什么样的?”安小轩等谢圣恩气息平稳了,忍不住追问。

     谢圣恩疲惫地睁开眼睛,把面前厚厚的笔记本合在手里,一下一下摩挲着羊皮封面,好像想用这种“顺毛”的动作来帮自己理清思路。

     “可以说……对于现在的帝国人而言,那的确是些相当可怕的描述。”他又叹息了一声,看上去更苍老了几分,“比如说出埃及记。那时候摩西还没有成为以色列人的领袖,为了让大家相信他确是奉了神的旨意,耶和华给他加持了三个法术,让他去当众演示。你一定猜不出来那是怎样的法术……”

     他顿了一下,缓慢地说,“把手杖丢在地上就会变成蛇,把蛇抓回手里又能变成手杖,这是第一个法术。把手放进怀里拿出来,手上就长了麻风,把手再次放进怀里拿出来,麻风就好了,这是第二个法术。”

     麻风是一种相当可怕的传染病,并且会在皮肤表面造成非常恶心的病变。安小轩下意识地搓了搓胳膊。谢圣恩看到了,苦笑了一下,“第三个法术同样很邪气。耶和华让摩西取一些河水倒在旱地上,河水就变成了……血。”

     “蛇,麻风,还有血——这些神迹一点都不光明神圣,恰恰相反,它们听上去倒很像巫婆的黑暗法术。而这其实还不算什么,更糟糕地是耶和华似乎也并没有多少同情和怜悯,种族灭绝的事干过不止一遍。”

     “在圣经旧约‘申命记’的第七章中记载,耶和华叫以色列人去杀光迦南和其他六国的民众。在‘撒母耳记上’的第十五章中,他再次要求以色列去‘击打亚玛力人,灭尽他们所有的,不可怜惜他们。将男女、儿童、吃奶的,并牛、羊、骆驼和驴尽行杀死’。他还曾下令杀戮每一个埃及人的长子。诺亚方舟也算一次,他用洪水淹没了全世界,只留下了诺亚方舟上的极少数人。”

     安小轩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听上去……确实不像一个仁爱的神啊……”

     “是的。可以说,耶和华相当的暴虐残忍。我不知道公元时代的人们是怎么理解这些行为的,但毫无疑问,这绝对是帝国的教会信徒们无法接受的。”谢圣恩又停下来喘息了一阵,继续说道,“我个人的猜测,当时的教会是利用恐惧来收服人心的。‘利未记’里提到,‘那亵渎耶和华名的,必被治死,全会众总要用石头打死他’,还说‘你们行事若与我反对、不肯听从我、我就要按你们的罪加七倍、降灾与你们。我也要打发野地的走兽到你们中间,抢吃你们的儿女,吞灭你们的牲畜,使你们的人数减少,道路荒凉’。‘申命记’里说的更详细,二十八章里是这么写的……”

     他翻开笔记本,清了清嗓子,用平平板板的语调念道:“你若不听从耶和华你神的话,不谨守遵行他的一切诫命律例,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这以下的咒诅都必追随你,临到你身上。你出也受咒诅,入也受咒诅。耶和华必使瘟疫贴在你身上,直到他将你从所进去得为业的地上灭绝。耶和华要用痨病、热病、火症、疟疾、刀剑、干旱、霉烂攻击你。这都要追赶你直到你灭亡。”

     “耶和华必用埃及人的疮、并痔疮、牛皮癣、与疥、攻击你,使你不能医治。耶和华必用癫狂、眼瞎、心惊攻击你。你聘定了妻,别人必与他同房。你建造房屋,不得住在其内。你栽种葡萄园,也不得用其中的果子。你的牛在你眼前宰了,你必不得吃他的肉。你的驴在你眼前被抢夺,不得归还。你的羊归了仇敌,无人搭救。”

     “你生儿养女,却不算是你的,因为必被掳去……你在仇敌围困窘迫之中,必吃你本身所生的,就是耶和华你神所赐给你的儿女之肉。”

     谢圣恩再次合上笔记本,缓缓吐出一口气。安小轩已经目瞪口呆地僵在了原地。

     “这就是《死海古卷》里写的?”她难以置信地问。

     “是的。”谢圣恩说,“这样的圣经,必然会导致教会的瓦解……但不管怎么说,事实不容篡改。”

     安小轩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于是两个人便都陷入了沉默。

     “你什么时候想到是我的?”谢圣恩问。

     “林谦和米然都曾出现在藏书阁,因此我一直模糊地觉得和您有关系,只是我没想明白您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安小轩说,“今天我才意识到,之所以不直接公开,是为了利用案子让这个消息能更有爆点。”

     “您知道谁戾气重会想着用它去攻击别人,也知道教会定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这件事的发生,所以就故意把这些妖怪放出去了,好让人们关注到《死海古卷》,好让人们相信教会确实隐瞒了什么。‘若能轻易得到,有谁相信这是真经?又有谁关注这些真经?’,您上次评价《西游记》时候说的,其实就是在影射这件事吧。”

     安小轩双手撑在台面上,身子略微前倾,有些激动了起来,“可是林谦,米然……他们的一生都完了!您说‘若自己没有作恶之心,又岂会遭此下场’,但他们就算有点小恶意又如何,罪不至死啊!您自己不也是看不惯教会的虚伪,想以此报复吗?——好,好,就算是出于什么对真实的忠诚,但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利用别人,甚至是把别人逼死,这种做法谈何信仰,谈何仁爱,谈何正义?您太偏执了,这是——邪恶!”

     她几乎想大吼起来,却找不到什么词汇来表达内心压抑的失望和愤怒,于是又沉默了一会儿,直到渐渐平复了情绪。

     “那天您可以不对《西游记》发表评论的。为什么,为什么要把动机说出来?”

     “因为那时候,我已经知道自己会失败了。”谢圣恩慢慢地靠回椅背上,“匿名贴发出来后很快就被删了,之后没过几天,你师父来了藏书阁。他转了一圈,什么都没说,只是借走了那本《西游记》——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无缘无故的事,他来藏书阁,肯定是怀疑到我了。”

     “所以你来还书的时候,我问你艾逸有没有说什么。听到他的那些评论,我就知道他什么都知道了。而既然他知道了,应该已经采取过行动了。米然在你来之前刚刚借走了那卷‘申命记’——本来我是胸有成竹的,但得知艾逸已经知道了我的打算之后,我突然不确定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出错了。”

     “鉴定结果你想必已经知道了,那确实是真本。但是……”他费力地重新坐直了,冲安小轩笑了笑,“你师父果然做过手脚了。米然书包里的不是惊世骇俗的‘申命记’。虽然都是《死海古卷》,但被鉴定的这卷……和目前的圣经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