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iukxadg"></dd><button id="zopwce"><dir id="JBNCTXGVW"><keygen id="INQYH0"><small id="1307694"></small></keygen></dir></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N0.7 狩猎开始
        夕阳西下,夜幕低垂。

         一个消瘦的男人独自站在往来纷扰的人群之中,他平视前方,透过玻璃镜片的视线是傲慢与不屑的。

         不仅是R级,D级的市民也是帝国的垃圾,男人由衷如此认为,明明没有任何才能,也不会对帝国做出任何贡献,能被允许居住在这片土地上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一生都应该像工蚁一样卑微,不停劳作,来供养真正有才能的人,这才是D级市民存在的意义。

         然而眼前的景象又算什么?

         愚蠢又毫无贡献的人在举行祭典,嬉戏,吃喝,载歌载舞,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本分。

         丑陋的女人,愚蠢的男人,没有家教的小孩,通通是没有被选中的人,眼前他们在举行祭典,在庆祝,在欢笑,不行,这不是他们能够配得上的东西。

         是时候结束这种无聊的活动了。

         13区的区长作为管理者经验丰富,身为人而言,却是个软弱的男人,他知道如何运用一点点手腕来控制所谓的大人物,更何况,对方还有把柄在他手上,只要适度的控制,他就能轻易达到目的。

         男人在心里盘算着,默默记上一笔,随后露出了代表某种意义的微笑。他的视线开始左右移动,双腿也迈了起来,必须赶紧找到那个人,做完该做完的事情之后离开,光是被D级市民包围、被他们触碰到就已经让他烦躁起来了。

         那个臭屁的银发小鬼,必须要找到他,对方是A级市民,13区里唯一的A级市民。

         A级市民……

         『居然是A级市民……』

         他听见自己不止一次如此喃喃自语,如今又差点说出口。

         『我的本名为兰德尔·哈瑟兰·斯图亚特,帝国公爵、亚纳·哈瑟兰·斯图亚特是我的父亲。作为斯图亚特家族的一员,我对你无理的质问有权保持沉默,同时,我也有权要求你即刻终止你现在的冒犯行为。』

         当时那个小鬼就坐在电椅上,说完这番话的时候,他还活着,活得好好的。

         不是谎言。

         有生以来,被人俯视是第一次。

         自己居然会变成下等人,被人俯视,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事实。他用B级市民的身份在D级地区享尽特权,处处都彰显着自己才是被选中的人,然而在真正的帝国贵族面前,他也只不过是一般平民吗?

         开什么玩笑!

         『……A级市民?!A级市民怎么可能会到这种地方来!』

         他的声音动摇了,引以为傲的冷静居然消失匿迹。

         『我还活着就证明了我没有说谎,不是吗,我无论去哪里自然有我自己的理由,也不是你可以过问的范围。我唯一可以向你保证的就是LOTUS的尸体与我无关。现在我要求你放了我,并且向我保证不会对狄安娜夫人和她的孩子做出任何不利的事情。』

         银色的眼眸坚定、认真、闪闪发光。

         他躲开了那股视线,开始求证,企图找出破绽,重回13区金字塔的顶端。然而随后来自A级地区的一通电话,将他原本渺小的希望之火彻底扑灭。

         眼前的银发小鬼真的是A级市民,还是斯图亚特家族本家的小儿子,这种身份就算放在在A级市民里,也是一般人难以企及的。他使用的是泡沫ID,只有真正的少数人才有资格使用的特权,这种特权自己却闻所未闻。

         不甘心,又无能为力。

         帝国等级制的两道天堑,其中一道,就是A级市民和B级市民。

         纯粹由血缘构成的天堑。

         该死的,不公平!

         『这位先生,你没事吧?』

         男人的面前传来一个老妇人的声音。

         多事的老太婆。

         他刀削似的薄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丝毫声音,对方震慑于他双眼里透出的骇人视线,悻悻地走开了。

         关心,自己居然沦落到让低级市民关心的地步了么?他要的才不是这种没有价值的东西。

         我要权利,给我权利!

         有了权利就可以不受任何人威胁,自由自在的活着,而不是因为一封空白的下潜令惴惴不安,成为供别人驱使的道具。

         他深深厌恶斯图亚特公爵的威胁,却又从心底羡慕。

         『猪肉串、猪肉串,现烤新鲜的猪肉串,特价卖啦——』

         『用最高级的茶叶煮出来的鲜奶茶哦,现在只要10卡尔就能喝到——』

         『炸包子,炸包子,限量品最后15个,即将售罄……』

         四周的空气不知何时起变得鲜甜,耳边叫卖声不绝。

         是目的地到了的宣告。

         祭典的食品区,或许是整个祭典最热闹的地区之一。作为13区的主干道,双向双车道的圣法路此时人头攒动,水泄不通。今年参加圣法路祭典的食品类商家一共有32家,每家都获得了5坪大小的临时摊位,规律地排列在圣法路两边。

         全部都是被市民票选选出来的人气商家,几乎每家店门口都大排长龙。

         热闹,嘈杂,拥挤,全都是男人最讨厌的东西。然而此时他不得不顺着人潮走动,现在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时候。太拥挤了,连转身都困难,若是太掉以轻心就有可能被人踩在脚底。

         走,看,走,看,必须要静下心,仔细地寻找。

         忍耐,忍耐。

         只要说完该说的话,做完该做的事,马上就可以离开了。

         忍耐,忍耐。

         他只要装模作样地提醒一下,就算完成斯特亚特公爵的任务了,至于那个小鬼能不能活下去,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啊,是「狄安娜的蛋糕」。』

         人群里有人喊了一声,他抬头,顺着那个人的视线看过去。

         他的目标和一个紫色眼睛的孩子在一起,两个人好像正聊到了什么高兴的地方,男人甚至可以看见对方脸上洋溢的笑容。他们身前用长凳临时搭建的简易展柜已经空无一物,摊位前端摆了一块写有「售罄」二字的提示牌。

         『啊!都卖完了啊,真可惜。』

         『可恶,还是来晚了。』

         身边不停有人表露出遗憾。

         男人驻足,两只眼睛紧紧锁在银发孩子的身上。

         前两天,男人逮捕了一个亡命之徒,从对方口中男人意外地得到了一个消息。兰德尔·哈瑟兰·斯图亚特的身份已经被人有意曝光在D级地区独有的『影子』之中,未来将有大批的杀手、绑架犯和反帝国组织的危险分子集聚到银发孩子的身边。或许已经开始集聚到他身边了也说不定,就像一群被光源吸引的飞蛾,不碰触到光,绝对不会罢休。

         在没有军队的保护下,眼前的银发小鬼几乎会死,不,是肯定会死。

         会死。

         想到这里,男人笑了。

         心里涌出的感情是什么,轻松、舒坦还是幸灾乐祸?他说不上来,不过这份愉悦是真的,所以他发自内心的笑了。

         或许是这份愉悦令他恢复了他应有的直觉和洞察力,从刚才开始他就察觉到有一股充满了敌意、恶念和贪念的负面精神从一部分来来往往的群众中冒出来。这股负面精神的目标是谁,他根本不需要大脑思考就知道答案。

         他们来了,比想象的还要快。

         既然如此,警告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

         在一旁看着就行了,作为旁观者,看着眼前尊贵的A级市民用何种悲惨的死法死去,未尝不是人生的一件乐事。

         男人突然想仰头长笑。

         死吧,死吧。

         谁让你居然俯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