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iukxadg"></dd><button id="zopwce"><dir id="JBNCTXGVW"><keygen id="INQYH0"><small id="1307694"></small></keygen></dir></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N0.8 歌舞游行
        『加布里埃尔?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

         『是吗,真难得,你也会心不在焉。』

         加布里埃尔紫色的眼眸动了动,没有接话。

         他坐在原本应该放着商品如今却空无一物的长凳上,一边附和着兰德尔的话,一边佯装漫不经心的模样,扫视眼前热闹非常的人群。

         刚刚,有个消瘦的男人往他们这里看过来,至少持续了五分钟,随后什么也没做就走了。对方脸上的表情绝对称不上和善,尤其是那双眼睛,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似得闪着光,危险的光。

         若对方只是普通市民,他会有所防备,不过也只仅仅会有所防备而已,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开始思考,陷入不安。

         偏偏对方是霍华德·德里克,13区治安局的书记官。

         加布里埃尔自小就被父亲训练记忆、储存众多情报,并加以整理、应用。接受了这种能力的开发与训练,要记住数千名陌生人的面孔以及其基础信息并非难事。父亲在失踪之前,曾经给过他一份电子名单要求他记住,上面有着几百张陌生人的脸和信息。

         霍华德·德里克的脸,属于其中一张。阴森又有些神经质的男人,绝对不会喜欢到这种塞满了人的地方来。

         一定有某种原因。

         是因为他吗?

         加布里埃尔的视线落在自己面前、正埋头收拾的兰德尔身上。

         『兰德尔。』

         『嗯,怎么了?我还有……唔,大概十分钟就可以整理完,你要再耐心等我一下。对了,下面是歌舞游行吧?我想去看游行,你能带我去吗?』

         『好。刚刚有个男人一直在盯着你看,你认识他吗?』

         『盯着我看,而不是盯着你看?真稀奇,我没有注意到哎。』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兰德尔的动作停止了。

         他动摇了。

         加布里埃尔心想。

         兰德尔转过头看他,有些紧张。

         『穿着白大褂,然后呢,戴着眼镜吗?』

         『对,戴着眼镜,是细框的圆眼睛,研究员才会戴的那种。你认识吗?』

         兰德尔低头,在思考,一副有话要说在绞尽脑汁地寻找合适词汇的模样。

         动摇、茫然、有点手足无措,但他却没有敷衍,也没有企图掩盖和说谎。

         『这个人……这个人叫霍华德,是治安局的人。』

         再抬起头时,脸上是已经有所决定的表情。

         『你上次被带去治安局,见到了这个男人吗?』

         『对。上次我被带走,你并没有问我原因,我也没有告诉你,不是好的事情,我怕万一我处理不好还把你们牵扯进来的话,会给你们带去麻烦……』

         加布里埃尔打断他。

         『现在呢?』

         『哎?』

         『现在你准备告诉我了?』

         『嗯。我相信我已经处理完了,而且我不想对朋友有所隐瞒。』

         『……没关系,已经可以了。』

         加布里埃尔跳下长凳。

         现在不是能说这些话的时候,更何况对方想说什么,可能会说出什么,他早就知道了。

         一开始将对方带去被治安局监视的小巷,引治安局的人发现他、把他带走的就是自己。在LOTUS小镇一时心软没有狠下杀手的孩子,居然就住在自己家里,必须做个小测试,来推测这个人的真实身份,以及他是否有潜在性的危险,会危及到母亲和自己的安全。

         如果隶属某些组织,或者被人训练当做棋子使用的危险人物,可以乘次机会借治安局的手彻底除掉;如果真的只是一般人,不幸成为牺牲品,沦为治安局的阶下囚,他也不会觉得有任何惋惜。

         这两种可能性的推测,都是基于对方已经没有办法从治安局出来的基础上,然而,对方出来了,安然无恙。

         第三种推测就出现了。

         他既不是属于某些组织、拥有危险身份的恐怖分子,也不是一般人。

         ——A级市民。

         这是加布里埃尔能够想象到的所有可能性里面,看似最不可能,却又是最合理的一种。

         如果这种可能性先前只是处于推测阶段,那么刚刚霍华德·德里克古怪的行为恰巧成为了它的佐证。

         只是目前还有一些解释不通的地方。他需要更多的情报。

         『怎么了?』

         『时间到了,游行的时间,你不是想看吗?走吧。』

         『真的吗?马上就来。』

         兰德尔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脚步都轻快了起来。

         此时的天空仅剩下夕阳的几抹余晖,月亮已经从西方的天际线跃起,露出脸来。

         整条长约四千米的圣法路所有的电灯开始依次熄灭,点灯人出没,逐个点亮挂在路两边的灯笼。纸质的灯笼,用着只有D级区域还在作为商品贩卖的照明用蜡烛,随着点灯人的动作,火源带来的橙光开始在顺着笔直的大道蔓延开来。

         人群里开始传出兴奋的喊叫声和笑声。

         游行的时间到了。

         祭典开始进入高潮。

         游行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华丽和闪烁着烛光的灯笼下开始了。金、银、红、白、蓝、绿的光芒明灭不定,乐队女指挥和玩偶们吹奏着热闹的进行曲,簇拥着巨型的船型花车,将整条的主要道路都占据了。

         花车的后面跟着穿着各色奇装异服的男人和女人,不论老少,脚踩着乐队奏出的旋律翩翩起舞。童话里的公主和王子,骑士与魔女,天使和恶魔,五颜六色的服装和角色,让兰德尔眼花缭乱。仿佛一夜之间,这里改头换面,从帝国破败的D级13区,变成了一个巨型的游乐场。

         加布里埃尔和兰德尔两人的手紧紧牵着,一旦被人群挤散,再想找到对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站在路边,被人群推挤到前排,五彩缤纷的灯光不停掠过两人的脸上,加布里埃尔和往常一样不带任何表情,而兰德尔几乎要沉醉在游行里了。

         『加布里埃尔,快看,那个站在前面的公主是白雪公主吗?是白雪公主吧!』

         『应该是吧,她的身边不是有小孩子扮演的小矮人么。』

         『穿着红色棉衣的白胡子老爷爷……啊!是母亲大人跟我说过的,旧世纪圣诞节里会出现的到处从送孩子礼物的老人!』

         『你想说的是圣诞老人吧,呵,现在是6月居然有人扮演圣诞老人。喂,你的身体太往前了,往后来一点。』

         『啊,抱歉,我太兴奋了。』

         兴奋和害羞让兰德尔的脸上染上了一层红晕,他遵从加布里埃尔的话将身体往后挪了一步。

         『那个,加布里埃尔。』

         『嗯?』

         『谢谢你。』

         『小事而已。我们是朋友吧,是朋友就不需要因为这种小事道谢啦。』

         『朋友……』

         兰德尔的声音出现了瞬间的迷茫,随即出现的兴奋和喜悦将迷茫一扫而空。他收起笑容,脸上第一次出现类似于庄重的表情。

         说话的口气郑重得像在宣誓。

         『对,我们是朋友!』

         加布里埃尔勾起唇角,就在这时,他的耳边突然传来金属急速划破空气的声音。

         他们身旁的人,几乎在声音响起的同时倒下了。随后,一种鲜红色的粘稠液体开始弥漫,扩张,宛若一朵在暗夜里急速绽放的血蔷薇。

         连呻吟或者求救都来不及,瞬间就死了。

         有人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