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iukxadg"></dd><button id="zopwce"><dir id="JBNCTXGVW"><keygen id="INQYH0"><small id="1307694"></small></keygen></dir></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N0.11 御鸟人
        一只中型体积的鸟类赫然出现在加布里埃尔的手臂上。

         这是一只老鹰。

         老鹰的种类很多,凖、鹰、鹫、雕等等,都属于鹰类,每个类别里又包含很多种。兰德尔在生物课上曾经对鹰做过系统的学习与研究,所以,他知道停在加布里埃尔手臂上的鹰,究竟属于哪一种。

         黄色的眼睑,蓝灰色的鸟喙,腰和尾上覆羽亦为蓝灰色,但是稍浅,布着黑褐色的横斑。

         人们通常称之为游凖。

         在旧世纪,人们会训练鹰来帮助自己狩猎,游凖也是常用的猎鹰,不过,只有伯爵以上的贵族才有拥有游凖的权利,一般贫民百姓只能训练其他的鹰类作为替代品。游凖有着飞行速度极快,而且大都在空中捕猎的特性。有时它们也会失手,不能一举击中猎物。遇到这种情况,游凖是从不放弃猎物的,它会再次升空攻击,直到捕获猎物为止。

         听说游凖共有18种亚种,不过其中想必没有可以像变色龙一样隐形的品种。

         『这是一只游凖?』

         『没错,好眼力哦。』

         『可是,它隐形了啊,鸟类是不可能和变色龙一样根据四周的环境改变自己身体的颜色吧,就算是基因科学的产物,皮肤可以自由变色,羽毛的颜色也是没办法改变的。』

         『说的不错,所以赫尔墨斯不能算是真正的游凖。它的身体百分之百是人造的,这是一只机械鸟。』

         『侦查鸟吗?』

         造型与真正的游凖一模一样,显然不属于D级地区的科技水平能造就出来的东西,C级地区也不够,这种水平,至少是B级。

         超越等级的科技产品,是政府绝对不允许个人拥有的。等级之间的无人检查站在检查越境者的身份时,越境者本人以及其所有携带的东西都会通过射线扫描。书本、纸张、衣服、电子产品、甚至于ID卡内存储的个人资料和信息,全部都会受到检查,一旦发现存在将高等级区域才允许使用或者了解的信息携带入低等级的情况,越境者会立刻受到三天的禁闭处罚,情节严重的甚至会以走私罪论处。

         从来没有能够逃脱检查的例外,但是,眼前不就有活生生的例子么?

         『不是,它的任务的其中之一是将侦查鸟们提供的信息汇总和处理。』

         加布里埃尔摸了摸赫尔墨斯的脑袋,赫尔墨斯得到指令,右眼投射出光线,在他们面前构建出一幅悬空的3D地图。地图的范围囊括整条圣法路以及以圣法路为中心,横纵各30英里范围。3D地图内除了等比例构建的立体建筑和街道之外,还存在各种颜色的光点,不停游移,其中有两个金色的光点,就位于他们现在的位置。

         『金色的光点,代表我们?』

         兰德尔伸手指着地图中的2个金色的光点。受到他手指的影响,手指所在的四周光线稍微有些扭曲。

         『对于很多人来说,我们现在可不是金光闪闪么,呵,』加布里埃尔冷笑一声,随后颇有性质地看着他问道,『既然你猜对了金色,不如再猜猜其他颜色的光点代表了什么意思。比如说,绿色和红色。』

         绿色光点的数量不多,此刻主要集中在2个地方,圣法路,以及……治安局……

         警察。

         绿色的光点显然代表了警察。

         加布里埃尔为何会监视警察的动向?

         跨越等级的科技品,监视警察的动向,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

         不不不,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兰德尔甩甩脑袋,强制将脑袋里涌上来的各种疑问和推测清出脑海,现在不是纠结这种问题的时候。他强迫自己将全部注意力转移到红色的光点上去。

         相对于绿色的光点,红色的光点就多得多,而且分布得毫无规律可言。几乎每一条街道都有红色的光点,各个进出城的关卡附近也有它们的存在,数量相较于其他零散分布的红点,明显更多一些。

         他盯着地图想了片刻,没有找到答案,但是,心里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绿色的是警察,只是红色的……』

         『红色的光点代表了什么你其实是知道的,只是心里不想承认罢了,对吧。』加布里埃尔浅笑着,在享受着他的反应。

         『我……』

         没错,我知道,可是我不敢承认。

         太多了,红色的光点实在是太多了。以蓝色为基色的3D地图,几乎每一处都有红色的光点,它们彻底封死了所有的路。

         是杀手,绑架犯还是什么人,不清楚,单从这个数量来看,应该都有。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如此夸张的数量,简直就像是有人拿着大喇叭在到处宣扬我的位置。

         逃不掉了,不可能逃得掉。既然如此,至少不能把加布里埃尔和狄安娜夫人牵扯进来。这些人的目标只有我而已,只要我离开他们的身边,他们肯定会安全的。

         『喂,你不要去想一些不可能的事情。』

         加布里埃尔看穿了他的想法,语气里带着警告,『的确,如果离开你我或许会安然无恙,但是相对的,你就必死无疑。』

         又是死。

         自从他来到这里,死这个字和他简直是如影随形。

         兰德尔吸了口气。

         『我知道,所以我更不能拖累你。加布里埃尔,你走吧,赶快走,回到狄安娜夫人的身边去。』

         『你在说什……』

         加布里埃尔的舌头急刹车,声音戛然而止。

         有脚步声。

         巷子的另一端,隐约有脚步声传过来。

         从脚步声就能听出来,来者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体型高大,似乎是个成年男性。

         3D地图显示着一个红色的光点移动到他们所在小巷的尽头,并且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持续移动。小巷总长度不过三百米,好在它并不是笔直的,中间存在的一段曲折会挡住位于小巷两端的人的视线,但是,一旦脚步声的主人走过曲折的地方,他们就完全暴露了。

         『……加布里埃尔,你快逃……』

         兰德尔几乎是鼓起了所有勇气。

         『逃?能逃去哪?你待在这里,身体贴着墙壁,别动,也别出声。』

         『你去哪里?!』

         加布里埃尔没有理会他,几乎是瞬间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赫尔墨斯投射出来的3D影像熄灭,它挥动翅膀,飞向高空。圣法路的火焰似乎被有效控制住了,小巷在失去3D影像的光芒之后,几乎陷进了伸手不见拇指的黑暗里。

         兰德尔看不见加布里埃尔在哪里,他紧贴着墙壁,心跳声大如擂鼓。

         接近了。

         脚步声已经接近了他们所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