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iukxadg"></dd><button id="zopwce"><dir id="JBNCTXGVW"><keygen id="INQYH0"><small id="1307694"></small></keygen></dir></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NO.2 黑暗和危险总是相伴而来
        若只是单纯的以五官谈美丽,狄安娜并不出众,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利用科技精雕细琢自己的脸,由于审美观的同质化,在兰德尔眼里,漂亮的女性基本都长得差不多。

         然而,狄安娜不同。

         她没有留象征女性魅力的长发,金色的短发修得整齐,五官看似普通,浓密长睫毛下幽蓝深邃的眼睛却格外吸引人。高挑纤细的身体被一套米白色的套装包裹着,衬着白皙的皮肤,给人的感觉素雅而高贵。

         兰德尔很喜欢她。

         寒暄了几句之后,狄安娜送走了迈克尔,并将他带到了蛋糕房的二楼。比起外观看起来的宽敞,二楼留给人生活的地方实际上很小,卧室只有一间,狄安娜将它留给了自己的的儿子,自己则和成堆的面粉奶油挤在一起。

         『你就和我的小家伙住在一间吧,』狄安娜将他的行李拎进去,『快到中午了,我先去准备午餐,你把你的行李收拾一下哦。』

         『好的,谢谢夫人。』

         他的行李箱里除几套衣服就是必要的洗漱用品,也没什么好收拾的。

         房间不大,或许是因为家具很少的关系,在视觉上给人的感觉还算宽敞。一张木制的上下床,两张小桌椅以及一个衣柜就是这个房间内的所有陈设。没有空气调控系统,没有清洁机器,没有电脑和网络,甚至,除了一盏灯就没有别的电器。

         在被科技腐蚀的当下,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情况,但他意外的不讨厌。

         他在房间内简单转了一圈,在放着花瓶的桌椅上看到了一张照片。

         照片是两个人的合影,是狄安娜,以及一个洋娃娃,准确来说,是一个长的很像洋娃娃的孩子。

         不是女孩子玩的那些金发碧眼的芭比,是他很小的时候在一间专门做人偶的铺子里看过的、带着浓郁东方色彩的娃娃。纯正的黑色柔软短发,精致的五官就像是手工制的,但现在的科技与美感也制不出来这等美丽的脸,太漂亮了,尤其是对方深紫色的眼睛,甚至,他觉得有点可怕。

         午餐时间,狄安娜一边将餐点端上桌,一边热情的介绍起这里的情况。

         『这里是13区,算是D级区域里最偏僻的地方了,一路上你或许也发现了,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先进的东西,如果你需要什么,不要客气,直接告诉我,我可以告诉你该去什么地方买。啊,这边的交通很方便,通往城镇中心的电车大约十五分钟一班,下午你随意去这一带逛逛,很容易就能发现上车地点的。』

         狄安娜很喜欢孩子,但是不宠孩子,她素来主张任何事物都要自己发掘才有乐趣。

         『嗯,好的,我下午会去四周逛逛的,』兰德尔点点头,他想到一个问题,不知道问起来合不合适,犹豫了片刻小声问道,『夫人是……和您的孩子两个人生活吗?』

         那张照片里,只有狄安娜和那个长得像洋娃娃的孩子,一般的家庭来说,照片里至少是三个人吧?

         然而他留意到,不只是房间里的那张照片,这个家里的所有照片,都只有两个人。

         狄安娜淡然地笑了笑,『你注意到了?很厉害呢,这个家目前就只有我和小家伙哦,他的爸爸失踪了,唔,差不多要满一年了吧。』

         『哎?!』

         失踪一年?

         对帝国来说,因为有着ID卡的追踪定位功能,几乎没有出现过真正的失踪人口,就算是因为年纪大,大脑皮层内的海马体严重退化而迷路的老人,或是沙漠探索、不小心失去方向的探险家,政府锁定位置的过程也从未超过2小时。

         失踪一年,几乎只有一个原因,ID卡的拥有者不再具有任何生命体征,换句话说,就是死了。

         他知道失去重要的人是什么滋味,如今只要谈起母亲的死,他就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

         狄安娜却笑得很轻松。

         那是只有饱受痛苦煎熬、最终却战胜它们的人,才能露出的笑容。

         『哎呀,你在为我担心吗?真是个好孩子。』

         狄安娜托起兰德尔不由自主低下去的下巴。

         『你看我的眼睛,有看到哪怕一丝丝的悲伤和痛苦么?』

         兰德尔有些迷惑的盯着那双深邃的眼睛瞧,摇了摇头。

         狄安娜放开手,优雅地享用午餐。

         『我相信他,无论发生什么事儿,最终都会回到我身边,而且,他可是我那个无敌的小家伙的爸爸,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受到对方的乐观感染,他也笑了。

         『嗯,夫人的丈夫,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那是当然了。』

         狄安娜的午餐准备了简单的番茄浓汤、炸包子和总汇沙拉,饭后甜点是一块杏仁小蛋糕,这些看似简单的食物却比他吃过的任何食物都要美味。享用完之后,他准备出去走走,狄安娜贴心地递给他一只小尼龙袋,里面装着一瓶灌满水的水壶和他下午的点心。

         『别玩得太晚,去探险吧,要注意安全哦。』

         『好的,那么我走了。』

         D区,位于phoenix帝国的南端,如果把帝国版图比喻成一只展翅翱翔的雄鹰,那么D区就是这只雄鹰的两只脚,每一只脚大约被划分为七个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行政区。13区在雄鹰的右脚上,与一块三面领海的土地,靠着不到两公里宽度的细长陆地相连。

         它连着的,就是R区。

         时常有人把R区比作雄鹰手里的老鼠,在他们眼里,这只老鼠是帝国的耻辱。

         几乎所有的帝国市民都是这么认为的,R区是帝国的耻辱,这句话也被收纳在教科书里,每天都有孩子将它记在脑海里,烙印在灵魂深处。

         因此,帝国唯一与他相连的13区,自然不受人待见。13区内的总人口,曾一度跌到10万,只有其他区的13%,最后,区政府不得不采取降低赋税提供较高的生活保障等等措施吸引市民前来居住,即使是这样,效果也不甚显著。

         他以狄安娜的蛋糕店为起点,利用ID卡片自带的3D地图,试着走遍D区所有标志性的地点。

         首先是区中心。

         离狄安娜的蛋糕店最近的电车站只需要步行十分钟,搭上任何一班电车,都会途径区中心。任何区域的中心都必须摆放帝国皇帝洛伊四世的真人尺寸铜像,这是法律明文规定的。铜像的形象据说依照洛伊四世登基加冕之时的模样制成,洛伊四世头戴皇冠,手握权杖,俯视帝国臣民。每天8点、14点和20点,铜像上空会打出帝国的象征——凤凰的3D影像,同时播送国歌《永生之歌》,所有途径的市民必须停下脚步朝铜像行礼,一直到国歌结束,违抗者则以叛国罪论处。

         兰德尔到达区中心时,铜像四周有一片黑压压的人群,国歌似乎刚刚结束,人们正自铜像四周迅速散开。

         其次,是商业街。

         最能代表区域文化的其实是商业街,它所贩卖的商品,直接表现了这个区域的科技水平以及人们的精神水平。兰德尔居住的C区,最受欢迎的是各种家用的小电器,比如说自动煮蛋机或是巴掌大小的球形清洁机器。他曾经买了一个球型机器作为母亲节的礼物,对于不擅长打扫的母亲来说,这个机器真是帮了大忙。

         不过,在13区的商业街上,兰德尔几乎没看到什么出售电器的商店。在人满为患的店里,被抢购的商品从食物到衣服鞋子,应有尽有,并没有特定的种类,但是,这些全部属于人类最原始的需求商品。

         而出售花朵、乐器、音像等等的商店,寥寥无几。

         每两个相邻等级的区域之间,就隔着一道五十年的岁月横沟。他突然想起父亲的话。

         由于时间关系,逛完商业街之后,只允许他再去一个地方,最后,他选择前往13区最荒芜的地方。

         悬浮在ID卡片上方的3D影像,是一处名为LOTUS的小镇,与R区相邻,信息显示,今年这个小镇的入住率,只有0.002%。

         一整片居民区,几乎都是空的。

         兰德尔到的时候,差不多是黄昏,橘黄色的光将无色的云层层渲染,令整片天地显得混沌无光。

         或许是常年无人居住的关系,区政府几乎将这一片土地遗忘了,所有的居民楼看起来都是摇摇晃晃、抱在一起苟延残喘。

         一个路灯都没有,没有光,也没有声音。

         他一个人走在凹凸不平的小路上,身前的影子越拉越长。

         直到最后,被黑暗完全淹没,他一点都不觉得恐惧。

         甚至,他有些兴奋。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充满腐朽气味的空气,静得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的四周,无论哪一样,都是他的初体验。

         他就像是个第一次尝到糖果的小孩,天真的不知道收敛,越走越深。

         “啪。”

         似乎是踩到了什么柔软滑腻的东西,几乎在下一秒,他就狠狠地摔在路边。

         应该是被什么绊倒了。

         他掏出ID卡片,一种深红色的粘稠液体顺着手指的动作遮挡住了部分显示屏。

         ID卡片突然开始叫起来。

         兰德尔听过这种声音,上个月,他听了很多遍。

         这是威胁性武器接近的警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