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迷雾森林3
    月笙和未然第一个到了集合的地方,一柱香的时间之后,胖子雷和叶修文他们四人,也陆续赶了过来。

     巨灵雷:“怎么样,你们找到剑齿虎的踪迹了吗?”

     月笙:“还没有,不过我们找到了一些线索。”

     叶修文:“什么线索?”

     月笙:“等大家都来齐了在说吧!”

     叶修文:“嗯。”

     月笙,叶修文,胖子雷三组六个人顺利会合,现在只剩下缺德公主和洛杰没来了。

     怎么回事,不管怎样这个时候他们也该到了啊。月笙来回在那里踱步,右眼皮不住的跳,怎么回事,忽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胖子雷:“洛杰他们收到消息没有,怎么到现在连他们的影子都没有看见。不会是出事了吧!”

     “未然哥哥给他们传了纸鹤,可能是他们走的比较远吧!出事,应该不会吧,这迷雾森林外围除了剑齿虎也没有什么厉害的妖兽。只要不深入迷雾森林内围,他们就算打不过也逃的掉啊。”

     一抹明亮的火球在空中冉冉升起,月笙看着那个飞向空中好高的火球,下巴几乎都掉了下来,一脸无语。

     “好吧,我就是一个乌鸦嘴。”

     他们那两个傻逼,怎么走到内围去了。

     叶修文:“天上的火球,他们出事了。”

     巨灵雷:“走吧,我们现在要赶快赶去那里救他们。”

     “嗯,不过去之前,先给执法堂发一个纸鹤。我们的实力太弱,万一我们困在内围了,也有人来救我们。”

     月笙对这两人有些无语,不过虽然她不怎么喜欢缺德公主和洛杰,但是抛弃落难队友这种事月笙还做不出来。只是内围太危险,我们这种修为进去,根本就是找死,还是通知执法堂要靠谱一点。

     未然快速写了一张纸鹤,将它放了出去之后。

     一行人立即朝着火球升起的方向赶去,从森林的外围到内围,开始并没有什么妖兽,就算有也是红雉,炎兔之类的。可是越靠近内围,就变成了,疾风狼,花妖豹和他们前面一直没有找到的剑齿虎。

     妖兽的级别越来越高,连数量也越来越多起来。逼得月笙他们直得围成一个圈,来抵抗周围的野兽。

     妖兽的数量太多了,月笙直得不断的用水云鞭驱赶靠近自己的妖兽。她把自己的身体往未然哥哥的身旁靠近了一些,才对大家说道。

     “不行,这里的妖兽太多了,这里的妖兽太多了,完全冲不出去,我有个提议,我们可以排一个战阵。”

     叶修文:“有道理,但是具体该怎么做。”

     月笙:“诶,我知道了,我们六个人,正好可以排一个三角战阵。”

     叶修文:“三角战阵,月笙小姐想要如何排了。”

     月笙:“等一下,先让我想想。”

     战斗力上,雷和未然哥哥三人攻击力最强,我和叶修文一阶。花辛罗和陆忍是最弱的。

     虽然我觉得陆忍也许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但是至少他明面上表现出来的实力是最弱的。所以保险起见,重要的位置上还是不要放他们两个。

     首先最强的两个战力,未然和胖子雷,他们必须一个在前面冲锋,另一个在后面压轴。未然哥哥的性格要比胖子雷沉稳些,所以胖子雷在第一排做主攻,未然哥哥的位置在最后一排,具体位置,放在最后一排的左侧吧。

     不过在最后一排的中间,还有一个重要的角色,军师。这个位置是整个三角战阵中最安全,视野最好的位置,可以观察全局的动态。

     他要注意关注全场的动向,和整个方阵的调度,面临突发情况时,要及时对队伍和人员做出指挥和调整。

     所以需要的人是一个沉稳,理智,智慧的人。比较适合在这个位置的人应该是我和叶修文。

     不过还是我更合适一些,首先我更了解三角战阵的战力结构和防守结构。其次这个位置几乎不需要攻击,我擅长的是冰系术法,还可以给大家加冰盾防御。他擅长的火系术法站在这个位置上就完全浪费了。

     所以我的位置在最后一排的中间位置,至于叶修文我把他放在胖子雷的右后方,也就是第二排的右侧副主攻的位置。第二排战力空虚,还没有人。且左侧有未然哥哥,右侧也需要一个战力压阵。所以把他放在这个位置最合适。

     只剩下最后两个位置,我的旁边,最后一排的右侧。这个位置需要沉稳一点的人,以我对花辛罗的第一印象,绝不适合这个位置,所以只能是陆忍了。

     花辛罗,我把他放在叶修文的左边副主攻的位置,虽然他的很弱,但他的后方有我和未然哥哥压阵应该也没有很大的问题。

     “胖子雷站在站最前方主攻,负责扫轻前方障碍。

     花辛罗和修文作为副主攻,分别站在胖子雷的左侧和右侧,负责对付来自左侧和右侧的野兽。

     最后一排从左至右分别是未然哥哥,我和陆忍。站在中间的是我,我的职责是指挥和全队防御。两侧的人负责的是掩护左右两侧的队友。另外我们三人还要负责来自后方野兽的偷袭。

     这是我的安排,当然大家要是有异议的话,我不坚持自己的看法。但是你们要拿出可以让我信服的方案。”

     “就这样吧!”

     “挺好。”

     “无所谓。”

     “没意见。”

     “可以。”

     没有一丝的犹豫,清一色的赞同。对此月笙只想说:

     卧槽,原来从头至尾就只有我一个人在思考要怎么从这里突围吗?

     虽然我也并不喜欢别人反驳我,但这毕竟是跟我们生命有关的事。你们都不思考一下这个方案是否合理,这种敷衍的态度,也太懒了吧!

     我应该知道的,他们这群人,就只对打架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