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实力坑货何月笙
    呃呵呵,我好像把巨灵雷给送入虎口了。话说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冲进去把巨灵雷给救出来啊!可是以玄为名号的堂主,至少都有着化神初期的修为啊!

     从他手上抢人,我是不要命了吧!可是就这样把他丢在那里好像也太不仗义了一点。

     月笙焦急的在门外踱步,心里一白一黑两个小人不断的天人交战中,最终以白色小人的胜利成为了终结。

     修者无所畏惧,何月笙你怎么能够害怕了,不管了,进去。

     月笙走到门口,刚想进去,未然刚好将门打开。

     砰的一声。

     “啊,好痛哦!”月笙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不自觉的嘟起了嘴,一脸吃痛。

     “你干嘛站在门后面啊!”

     “这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因为我什么啊?”雷的脸上一脸的莫名其妙。

     “等等,先不说这些,你的身体没什么事吧,你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我感觉很好啊!”

     月笙在心里轻舒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可是想起那变的跟吉吉兽一般模样的沐泽师兄,又狐疑的问了一句“真的?”

     “真的。毕竟我是谁啊,身体倍儿棒。”

     月笙仔细的看了看他的面色,点点头,然后一脸认真的小声说道:“嗯,难道肥肉可以抗毒。”

     “你在说什么啊!”

     月笙连忙说到:“额,没有,没有,我觉得自己今天对你太过分了,所以以后我要对你好一点。”

     “有吗?算了,这些都是小事,你不用太放在心上。毕竟,我是男人,男人是不能跟女人计较的。”

     “女人怎么了,你看不起我是吗?我说要对你好,就会对你好。你在说一句,小心我一剑砍了你。”月笙用手指指着他的下巴,眼神里是满满的恐吓。

     巨灵雷一脸尴尬的笑了笑,呵呵呵呵,这就是你所说的好。

     月笙忽然想起了未然哥哥,他现在应该和叶修文打完了吧!他们之间的对决,未然哥哥赢了的可能性很大。嗯,明天去找他,要是他赢了,就找他蹭吃的。哎,不对啊为什么只有他赢了,才能找他蹭吃的,他输了一样可以找他蹭吃的,就说是为了勉励他,希望他可以不断的超越自己。

     “哦哈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有没有。”

     “你干嘛笑的这么猥琐啊!”

     “要你管。”斜睨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去,走了两步,回过头,说:“胖子,以后需要帮忙的话,跟我说一声就好,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

     “不用,就我还需要你帮忙。”

     “不准瞧不起女生,不要忘记刚才你可是输在了我手里。”

     雷面上一红,不服气的说道“这只是暂时的。”

     “对了,胖子,你住在哪里?”

     “凭什么要告诉你啊!”

     月笙朝雷做了一个鬼脸,回过头去。

     “哼,不告诉就不告诉,反正我一定会找到的。”

     翌日巳时,月笙停止了一个晚上的打坐,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打开门窗,深吸了一口清晨的空气,不由心情舒畅。

     真好啊,从今天起,我终于不要再去上那些无聊的早课了,真好。而且我还可以去做任务换灵石,有一些任务看上去挺有意思的样子。

     对了,我还要去找未然哥哥蹭饭了。走,去找他去。

     去蹭饭的月笙,整个人的感觉都非常的愉悦,一路上都蹦蹦跳跳的。

     到了未然家,依旧没有敲门,而是欢脱的喊到:“未然哥哥,未然哥哥,未然哥哥。”

     “来了。还挺准时。”

     “嗯,这是当然的。毕竟未然哥哥请吃饭嘛。”

     “我有答应过你吗?”

     “答应了,未然哥哥不准出尔反尔。”

     “诶,走吧,去膳堂。”

     “好咧。”

     去膳堂的一路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月笙和未然的身上,还时不时的在小声的讨论着什么。

     “额,他们怎么总是看着我们啊!”坐在膳堂里的月笙觉得极其的不自在,把头矮下去,小声的对未然说道。

     “嗯,可能是我太好看了,他们想多看几眼吧!”

     “咦,未然哥哥,你的脸了,我找不到了。”

     “真没品味,不过你别玩了,想吃什么。自己点吧!”

     “好,我要吃红雉肉,素炒暴炎兔,清蒸四锦鱼,红烧疾风狼,就这些在加上一些灵蔬就好了。”

     月笙才刚说完,未然的拳头就在月笙的头上敲了一下。“你还真是往死了坑我。这一顿饭下来,我一年灵石供给都没有了。”

     “哥哥,我们就只吃一次嘛,更何况你又不缺灵石,我们们走的时候,家族和父母都给了我们足够筑基三次的灵石了。”

     “嗯,也是。”

     “未然哥哥最好了。”

     “侍者,过来一下,我们要这些,还有这些。知道了吗?”

     “还有,要两份清蒸四锦鱼,一份现做,一份打包。”

     “嗯,知道了。”侍者转身向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你要两份四锦鱼干什么。”

     “我要给朋友带一份。”

     “哦,朋友,什么朋友啊!”

     “朋友就朋友,没有为什么啊!”

     “嗯,好吧!”

     月笙在等菜上来的间隙,有些无聊,双手捧着自己的脸。

     “未然哥哥,你想不想家啊!”

     “有点,不过这也没什么,等我们修炼练气七层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下山回家了。”

     “也是啊!”月笙的心稍微轻松了一些。她一直都很早慧,只是这掩盖不了她还是个孩子。

     这顿饭两人吃的很尽兴,几乎是菜一上来两个人就没有了的状态,两个人争锋相对,眼神犀利,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好像在比赛,谁吃的更快更多。让月笙感觉一下子回到了何家族里兄弟姐妹在一起吃饭时的样子,心理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