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苜悠的怪异
    冰系的攻击术法主要有两种,冰箭术和冰雨银针。

     我最常使用的是冰箭术,它的优点是单个攻击强,耗灵小,缺点是攻击范围小,对于目前的我来说十分实用。但是要改良的话,可以参考未然哥哥的新招,破风刃。

     说到未然哥哥的新招,就又是一件让月笙十分嫉妒的事情了,上一次的顿悟,不仅让未然连升了两层,还让他悟出了属于自己的新招。

     当时未然哥哥为了试验这一招的威力,还找了一个练气七层的师兄做对手。试验的结果是这一招有着极强的威力,可以抵抗练气七层修士的全力一击,但是副作用也同样明显,它几乎抽走了未然的全部灵力,未然当即就失去了意识,要不是师兄及时把他送到了玄医堂,可能还会有筋脉碎裂的危险。

     所以这种改良,还是要等自己修为高了之后在做试验吧。

     再说冰雨银针吧,是一种低阶大范围的攻击术,让对手避无可避,但是缺点是耗灵大,单个攻击力还没有一发冰箭强,对目前的我来说十分鸡肋。

     比较起来,冰雨银针的改良就要容易一些,具体我可以参考一下那天跟我一起斗法的那个师兄的做法。

     他那天使用的术法有些像金系的大范围攻击术法漫天箭雨,但是与漫天箭雨不同的是,它不是由自身的金系灵力实体化的箭雨,它是由真实的箭构成的箭雨。这样做,就减少了灵力的消耗,但是他的攻击力和攻击范围都没有减少。

     当然了,我肯定不能像他那样带那么多的飞镖在身上,首先我的冰会融化,虽然我可以花些灵力让它不融化,但是这样做,完全没有必要不是吗?

     不过我可以制造假的冰针,扭曲空气制造假的海市蜃楼。用一半真的针和另一半是制成的幻影,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虽然攻击的话可能做不到原版那么好,不过减少了灵力的消耗,而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迷惑敌人。

     “嗯,先试试。”月笙走出房间,随便找了一棵树当作攻击的靶子。

     “月笙,你在干什么呢?”

     原来是苜悠来了,“我在试验自己的新招,你要不要看一下。”

     “新招,好呀。”月笙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里面充满了好奇。

     月笙怕误伤苜悠,特意远离了她一点,手指微动,“冰雨银针。”

     漫天的冰针像雨点一样朝着树木的方向打落,那棵树瞬间就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枝丫。叶子被冰针打落了一地,走过去轻轻一推,枝丫突然就碎成了粉末。

     嗯,不错的攻击力,只不过那些幻影太过模糊,看起来不太真实,不过这个问题不大,多练习一下就好了。

     “不过这个术法已经被我改良了,那就给它重新取一个名字吧!就叫影雨银针好了。”

     灵力细控练习做了,新招也改好了,接下来也就是要开始练习了吧!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解决自己的肚子问题。

     一大早就开始忙碌的月笙,肚子早已咕咕的抗议了起来。虽然每月发放的丹药里就有辟谷丹,但是它的味道真的。吃下去,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了。哪怕是月笙这种不挑食的人,都无法接受辟谷丹这种丹药。

     月笙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还是找苜悠一起去膳堂吧!”

     月笙赶往苜悠的居处,轻轻的敲了三下门。

     碰碰碰,“苜悠,在吗?我是月笙。”

     “月笙,你来找我了。”

     “对啊!我们先去吃饭吧!我现在都快饿死了。”

     “好啊!不过你要先等我一下,我要先换身衣服。”

     月笙在外面等啊等,等啊,等啊,等啊等,一直都没有看到月笙从里面出来。

     月笙摸着空虚的肚皮,在外面打起盹了。

     “月笙,我好了。你看,呃,我是不是让你等的太久了啊!”

     月笙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你说呢?”

     月笙歉疚的挠了挠头,“那,不好意思了。但是,你看我这身裙子好看吗?”

     眼神里那种莫名的光芒,几乎闪瞎了月笙的双眼,本来就是一双漂亮的明眸,现在更是带着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在佩上素雅的衣裙,真真是相

     “嗯,好看。”

     “真的。”

     “不过你今天怎么突然想着要换衣服,而且还换了这么久。”

     “额,这个是因为我是女孩子嘛,当然要仔细打扮自己了。好了,我们先去吃饭吧。”苜悠的眼睛看上去有些闪烁,好像在掩饰些什么。

     是的吗?可是平时也没有看到你这样打扮自己呀!虽然有疑惑,但是月笙还是没有没有追问下去,毕竟还是吃饭要紧。

     “苜悠,你干嘛走那条路啊!”

     “那条路近啊!”

     她脑子进水了嘛,明明这条路才是最近的啊!

     “哎呀,你跟我走就是了嘛!你天天在房子里修炼,难道会比我熟悉哪条路离膳堂最近,跟着我走,不就行了。”

     难道真是我记错了,不应该呀!算了,不管了,跟着她走吧!

     “这就是你今天换衣服,还绕远路的理由。”

     顺着月笙的目光往下看,一个清秀少年在瀑布的下方打坐修炼,仔细看看他是那天在擂台上的叶修文。

     “啊,你说什么呀!”

     “少来了,那天在擂台上,你就一直盯着他看。”

     “我哪有。”

     “你哪里都有好不好。”

     忽然月笙的语气开始变得有些严肃了:“苜悠,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如实的回答我。你喜欢他吗?”

     “我不知道,只是很想看见他,但好像也说不上喜欢。”

     “那就好,你还没有中毒太深。”

     “为什么?”

     “第一,你家室不够。第二,你懒。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蠢。”

     “我哪有这么差啊!”

     “而且苜悠,你知道吗?这姓叶的我原来还只是觉得他的身份有些不凡,不过我没想到他是叶家的人。看到他身上的白虎图案了吗?那是南域五大顶级修真世家叶家的标志。”

     “顶级修真世家。”

     “绝对假不了。所以你还是不要肖想别人叶大公子了。首先,这种世家太复杂,你这种智商必死。

     其次像叶家公子的道侣一般都得是金丹级别的修士,等你修成金丹,别人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第三就不用我说了吧!”

     “哦。”

     “走了,去吃饭了,被你耽误这么久,我都快饿死了。”

     “嗯。”

     苜悠快步跟了上去,走前朝叶修文的方向望了一眼,看上去有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