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欠揍的月笙
    房间里月笙用灵力操纵着自己的匕首,极其认真的在石头上刻了一个道字。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安静,专注。与旁边一直来回踱着步子,看起来十分焦急和慌张的苜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月笙,修灵堂的早课结束,后天就要进行最后的测验了。”

     “嗯。”

     “听说测验没过的人,明年要在修灵堂再修习一年了。”

     “嗯。”

     “月笙,你都不着急吗?”

     “我还好啊!每一科我都还可以。”

     “啊!原来就只有我一个人担心测验不会过的事吗?”

     “不然咧。谁要你在上早课的时候老是发呆。”

     “呜哇,月笙,你好残忍。”苜悠假意的抹了抹眼睛,还做作的挤出了几滴眼泪。

     “好了,别哭了,你很吵知不知道。”

     咔嚓,我好像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呜哇,呜……月笙,我诅咒你…呜哇…想吃荷包蛋的时候……只有水煮蛋…呜呜呜呜。”

     “嗯,算了,不逗你了。这是后天可能会考的几个术法,你全部多练几遍,后天应该会过得。”

     “月笙,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说完就打算过来给月笙一个拥抱,然后就一溜烟的跑出去离开了。

     直接导致月笙的手臂一颤,这个道字,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妈的,蓝苜悠你个白痴。”

     月笙深吸一口气,压制住了自己强忍的愤怒,算了,不要跟白痴一般计较。

     “不过,今天被那个家伙这么一搅和,一点修炼的心情都没有了。嗯,练了这么久,影雨银针也练的差不多了,要不我去找未然哥哥试试新招。嗯,好主意。”

     说走就走,未然哥哥居住的地方名叫紫竹林,是修灵堂男修弟子的居所之一。

     在那个地方有着大片大片的紫竹,茂林修竹山***是一个清幽别致的地方。

     终于到了未然哥哥的居所,站在门口,想敲门,但是又停了下来。忽然,月笙露出了一个邪恶的微笑,咳嗽一下,清了清自己的嗓子,然后用超过180分贝的声音吼道:“未然哥哥,开门啊!”

     “你要死了,叫这么大声,吵……”

     还没等未然哥哥把话完,迎接他的是,无数的冰针。

     未然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反手抽出手中的剑,用剑斩断了九成以上的冰针,不过这没有用,剩下的一层依然足把他扎成了一个刺猬。

     “这个攻击力不够啊,看来还是要再改进一下,下次我可以试着用冰针瞄准对手的穴位。”

     看着还在自言自语的月笙,未然不爽到了极点,一把将月笙提到了手里,面色阴沉的说到:“不错嘛,一大早就过来谋杀自己的兄长。”

     月笙即刻换上一张狗腿的面孔,讨好的说道“没有,没有,我只是想来试一下自己的新招。”话一出口,月深就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怎么一步小心就把实话给说出来。

     未然的眼睛里冒出了两簇火花,整个人好像要燃烧了起来。“何月笙,你要不是我妹,我早就揍你了。”

     “哥哥,息怒,息怒。”

     未然不断的压抑着自己的愤怒,最终还是说服自己将月笙放了下来。

     “一大早就来给我找麻烦,修行全部被你耽误了。”

     “是吗,未然哥哥,这不能怪我,在更早的是候,有一个白痴一直在我耳边吵,耽误我修行,然后……。”

     说道最后,未然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她看,月笙的声音越来越小。

     “然后我就想未然哥哥了嘛。”说完像一只小狗一样用头在未然的肩膀上蹭来蹭去。表情要多谗媚,就有多谗媚。

     未然的嘴角抽了抽,一时脸上布满了黑线。

     恰巧在这时,一个矫揉造作的柔弱女声传了过来,“未然哥哥。”看到月笙在未然的怀里蹭来蹭去。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吃惊的说道,“未然,你们?”

     我道是谁哦!原来是周国三公主哦,不过她凭什么叫我哥哥未然哥哥啊,这是只有我,小君,小璃,小希……他们才可以叫的,而且她的声音也太让人恶寒了吧!我都快吐了,幸好我现在还没吃午饭。诶,她不是喜欢我哥哥吧!那我不如就逗她一下。

     月笙突然拉着未然的手摇了起来,用一种极为娇嗔的声音说道“未然哥哥,人家要吃兔兔嘛,兔兔那么可爱,我就要吃兔兔嘛!”

     这次未然的脸上就已经不是布满了黑线了,而是全黑了有没有。虽然未然真的很想将月笙向丢垃圾一样丢出去,但还是忍住了,毕竟在外人面前还是要给自己妹妹面子的。

     那个公主看到这一幕,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几乎都要将指甲陷进了肉里。但是脸上却挂着与之相反的温柔,看着未然的眼神里泫然欲泣。

     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少了点什么,她那个狗腿了,怎么不见了。没有狗腿,感觉都不好玩了,走了,不跟她玩了。拉着未然哥哥的手就朝屋内走去,全程完全无视了三公主这个路人甲。

     “怎么,那个女人她得罪你了。”

     “怎么,有这么明显吗?”

     “我跟你一起长大的,你是不是在整人,我还不知道。”

     “其实没什么,就是她曾经想仗着家室抢我东西而已。”

     “她想抢你东西。”未然的眼神抖然变得锐利了起来。

     “不要这么激动,她没抢到,而且她的那个丫鬟还被我揍了一顿。”

     未然把手伸向月笙圆润的小脸,使劲的撅了一把。

     “哥哥,你干嘛啊!”

     “下次遇到这种情况要记得找我,知道了吗?”

     “嗯,我知道了,还不行吗?不要撅了啦。”

     “知道就好,我是你哥哥,哥哥就是要照顾妹妹的。”

     “我好感动哦?哥哥,抱抱。”

     未然看了月笙一眼,然后嫌弃的躲开了。

     “对了,未然哥哥,那个女人你认识吗?她干嘛这么亲密的叫你啊!哥,你说实话,该不会你这么没品味,跟她有一腿吧!”

     “你今天是一定要逼我揍你吗?”冷笑道。

     “那个,哥哥,我先走了,就不用送了,拜拜。”脚底抹油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