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灵力控制
    因为昨天看了叶修文的战斗,对他的灵力控制技巧和改良术法让月笙颇有感触。

     再加上今天正好是归一门的休沐日,月笙停课,所以她一大早就去往藏书阁查阅一些关于灵力控制与一些改良术法的书籍。

     归一门藏书阁,一共分为五层,其中第一层向所有弟子免费开放,摆放的是一些修炼的基本常识,修真界的奇闻志事,还有供外门弟子修习的一些低阶术法。从二层起往上,就需要门派贡献点来兑换,且楼层越高,里面的书籍就越珍贵。

     灵力细控,月笙拿起这本书,翻来起来。

     同样的灵力,同样的法术,不同的人使用就会有不同的浪费,这种浪费在前期并不明显,可能只是几个低阶术法,但是到了金丹时期,他的差距可能就变成一个高阶战技,而这本书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大家更好的控制自己的灵力。

     里面的内容看上去还行,那术法我要选什么呢?我自身是冰灵根,所以应该是冰系术法为主,其它的术法可以看一下,不过暂时应该还不需要,毕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那就借两本吧!灵力细控和冰系基础术法。

     月笙走到藏书阁门口,门口坐着两个人,一个负责登记的师兄,还有一个是藏书阁的阁老,传说他比现在的掌门辈分还要高一个辈分,修为深不可测,现在主要任务是镇守藏书阁。此时的他们,看上去正在交谈着什么。

     “师兄,我要借这两本书。”月笙一边说一边将书递了过去,待月笙看清那人的模样之时,她愣住了,少年身上穿着的虽然只是简单的粗布衣物,但是这盖不住他精致的五官和绝美的容颜,清澈的双眸好似可以一直到达心灵。

     那少年看着一直盯着他看的月笙,皱起了双眉,有些不悦的说道:“把你的令牌给我。”

     直到少年开始说话,月笙才注意到到自己的失态,慌张的收回目光,将令牌递了过去。

     “可以了。”

     “哦,谢谢师兄。”

     月笙从师兄手里接过令牌,道了声谢,就径直离开了藏书阁。

     直到这时,阁老朝着月笙离开的方向看了过去,“在她这个年纪,可以注意到灵力控制的问题,不错。”

     那拥有绝美容颜的少年不屑的说道,“一个不错的花痴。”

     看来这个美少年对月笙产生了一些偏见。

     回到居所,月笙迫不及待的打开书,开始研究了起来。灵力细控总共分为两种,灵力输出的控制和灵力转换的控制。

     灵力输出,顾名思意,就是灵力输出体内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灵力输出不稳定,不均匀,都会造成灵力的浪费。

     那灵力转换呢?指的是将灵力转换成法术的过程,坦白说,在这个过程中灵力的浪费是不可逆的。但是在使用和自己灵根同源的术法之时,这种浪费近乎于零。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尽量使用和自己灵根同源的法术。

     所以细控的重点放在降低灵力输出时的浪费,那么要如何降低这种浪费了?

     雕刻,别误会,这本书里说的是用灵力雕刻,在雕刻的过程种,雕刻的深浅,灵力的强弱,细节的刻画,可以极好的锻炼修者的控制能力。

     说干就干,不过我房间里好像没有什么可以给我刻的吧!迷茫中,月笙想到了,也许我可以去杂物间看看。

     废石料吗?杂物间确实有,只是那里的管事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个性那是出了名的雁过拔毛,哪怕那些废物一点用处都没有,都在月笙手里手里坑了五块下品灵石。

     说起杂物房的管事吧!是个极有趣的人。虽然有着金丹期的修为,却是个看到灵石就走不动道的那种人。哪怕只是一块下品灵石,都可以跟你叨扯半天那种,浑身透露着一种猥琐,没有一点前辈风范,算是金丹修士中奇葩。

     好了,现在材料也有了,可以开始训练了。因为没有雕刻的刀,所以月笙用的是二伯离别时赠与自己的匕首。

     月笙控制自己的灵力操控着这把匕首在鸡蛋大小的石块上面轻轻一划,那石块瞬间变成了两半,且切面十分的光滑平整。

     “哟,还挺锋利的。”

     说实话,这把匕首月笙很少使用,而且因为是二伯送的,所以一直被月笙叫成破匕首。在上次的擂台中,虽然使用过这把匕首偷袭过那个那个师兄一次,不过因为那个师兄速度实在太快,这把匕首一直没有发挥出自己真正的实力,直到今天它才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有没有,这是它人生的巅峰有没有。

     当然,它也只是巅峰了一分钟而已,就又被月笙所嫌弃了。因为这把匕首实在是太锋利了,月笙想要的明明只是想轻轻一刻,结果往往是得到了一道两节手指那么深的刻痕,人间惨剧有没有

     月笙努力的控制着灵力的输出,想要在石头上面刻一个人字。

     可以明显的看到这个字是很失败的,不仅毫无美感,而且比划有断开的痕迹,且从比划的开头到比划的结束,是越来越深的,这说明月笙输出灵力的并不连续,也不熟均匀的。

     既然失败了,那就“再来。”月笙一遍一遍的重复刻着人字,细致的输出自己的自己的灵力,眼神里满是专注。

     一直在刻了一百个人字后,月笙耗尽了自己的灵力,几乎就摊到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汗水也已经浸湿了衣裳。

     不过进步是明显的,这个人字明显比以前流畅了很多,比划也相对均匀了一些,除了这个字依旧没有任何美感之外,还是不错的。

     基于昨天得到的理论,月笙强迫自己从地上爬起来,开始打坐修炼补充灵力。

     看来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月笙又会在打坐,雕刻,还有练习新招的死宅中度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