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入门试练
    台上,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剑眉鹰目,面无表情周身却自带一种煞气,无形间给人以压迫。台下的孩子们一个个的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一动不动的站的笔直。

     只有月笙这小丫头脑子里尽想一些不着调的东西,话说二伯也太负责任了吧,将我们带到青云城随便找一家客栈就把我们安置了,然后就自己一个人走了,只留给我们几把破剑和匕首,他也不怕我们被拐卖了。而且我们连去归一门的路都不会走,今天差点就迟到了,等我将来回家了,我一定要向大伯他们告状,真的是太过分了。

     直到黑衣男子终于开始讲话,月笙才停止了自己无休止的假想。“听着,我只说一次,你们的考验在将在密境里进行,眼前的这扇门,是通往密境的通道,当这扇门开启之时,就是你们的考验开始之时。这扇门只会打开一柱香的时间,超过时间没有进入这扇门的淘汰。看到你们手上的腕带了吗?进入密境之后的任务由它来告诉你们,在考验的过程之中,如果想要弃权的话,就打开锦囊中的传送符,将其撕裂,到时自有人送你们下山,明白了吗?”

     “明白了。”

     话音刚落,门便开始缓缓的打开,就好像在迎接孩子们的到来。

     而未然几乎是在门开启的一瞬间,就迫不及待的拉着月笙与小君冲了进去,然后一瞬间她们就在众人的面前消失了,有一部分孩子看到这种情况,不觉向后退了一步,但也仍然有一群胆子比较大的孩子,径直朝着门内走了进去,然后可能是因为前面的孩子起了带头作用,大家就一股脑的冲了进去。

     但是很可惜,一柱香的时间,马上就过去了,在现场大概还有1/4的孩童未曾进入,一步之差,它们永远失去进入归一门的机会。

     从那扇门进入密境,所有的人都瞬间失去了意识,在昏迷之中被传送至密境的各个地方,而月笙被传送到一片黑色的松树林里,直到现在才彻底苏醒过来。

     月笙眨了眨自己明亮的大眼睛,疑惑的问到“这里是哪里啊!我不是正在参加归一门的入门考核吗?怎么只有我一个人,未然和小君他们呢?”

     “对了腕带。”疑惑之际,月笙想到了,黑衣修士曾经说过的腕带,腕带上面镶嵌着一晶莹剔透的黑色水晶,只看了一眼,所有的规则就全部进入了月笙的脑海之中。

     任务一:夺取不少于三枚腕带。

     任务二:摘取以上三种图片中的任意一种药材。

     任务三:捕猎三只长灵兔

     以上三个任务可任选其一完成即可,全部完成或超额完成后,可用其兑换一定价值的门派贡献。

     注:任务时间12个时辰。腕带,药草和暴炎兔可以直接可以直接可以直接存储于腕带之中。

     找东西啊,很麻烦的,我最不擅长找东西了。

     嗯,那还是杀兔子吧,毕竟前面就有一只兔子呢?

     正在吃东西的兔子,忽然有些毛骨耸然的感觉,然后拔腿向前跑去。

     “想跑,”月笙想发出一道冰箭,但是遗憾的是,全身连一丝灵力都无法调动。估计是为了照顾那些还未曾修炼过的人,所以把大家的灵力都封住了吧!

     这下麻烦了,打草惊蛇了。不过没关系,这里应该不会只有一只兔子。这只兔子吃的好像很特别,这种草是蓝色的。闻起来让人感觉很舒适。不管了,这只兔子是往这条路跑的,先追上去再说。

     而在森林的另一边,一个男孩手里拿着一把闪烁着寒光的短剑,不断的斩落前方的荆棘,身上的衣服破烂的不成样子,就像披着一块巨大的抹布,莫名有些狼狈。未然小心翼翼的将剑收入了翘内,用手随意的擦去了脸上的汗水,然后便瘫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了起来。

     “真倒霉,在这样一片荆棘林里,还不能使用灵力,衣服都被划破了。而且我都已经找了半天了,任务里的东西一个都没有找到,还有小君和月笙她们,也不知道她们到底怎么样了。”

     忽然一个少年从草从中飞了出来,敏捷的就像一只敏捷的猎豹,反应过来的未然纵身越起,用剑将那个少年挡出了三米开外,少年倒在地上,刚想起来,未然的剑就已经出鞘架在了他的勃颈之上。

     “别动,把腕带交出来。”

     “哼。”男孩狠狠的哼了一声,但还是把腕带交了出来,倒也不失干脆。

     未然收起腕带,才将剑从少年的脖子上移了开来。“你叫什么名字?”

     “凭什么要告诉你啊!”

     “或许我们可以合作。”

     “弱者才需要合作。”

     “你本来就比我弱啊!”

     “你!”少年的脸涨的通红,颇有几分恼羞成怒的意味,拍了拍衣物上的尘土,转身就要离开。

     “这就走了啊!算了,反正我一个人也能应付。”

     未然将腕带放在自己的腕带之上,一段蓝光闪现,腕带消失,在未然的脑海之中多了一段全新的内容。

     与此同时,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洞穴之中,里面到处都爬满了各种各样毒蛇和毒虫,它们缠绕着,撕咬着,在地上留下大片毒物的残肢,血液和毒液黏腻的混合在一起,不时冒出一些白色的泡泡,看上去好像在争夺着什么物品。

     一个小女孩拿着一把匕首,身体蜷缩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眼中闪烁着泪光,全身止不住的颤抖着。可能是因为她看起来太弱了,毒物竟一个个都把她给无视了,她周围的区域,俨然变成了一块净土。

     没事的,只是一个试练而已,我一定可以通过的。没关系,先站起来,然后在一鼓作气的冲过去,就算真的被咬了,我也可以撕开传送符弃权的。这样想着,小君颤栗着站了起来,目光闪烁又有些懦弱,双手紧紧的握住自己的匕首。

     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毒物们也最终不在无视她的存在,一条纯青色的毒蛇作势就要朝着小君的方向咬过去,小君顺势用匕首往上一扫,毒蛇青色的表皮上瞬间出现了一道血痕。毕竟是经历过二伯魔鬼训练的女孩,力量和速度都是有的,只是个性太过胆小了一些。

     小君称机平复了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现在的她看起来已经没有刚开始时那么害怕了。不过看着地上那盖了四五层的毒虫,还有一只只吐着信子的毒蛇,都让小君觉得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