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青山城
    “我要闭关一段时间,你们要记住,修道者,与天不朽,夺得就是那一线生机。唯有具备大勇气,大毅力,大智慧的人,才能从中杀出一条血路。”

     “是的,二伯。”

     出人意料的安静,除了月笙在搭话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就这样一直沉默了很久,才传来了小君细弱的声音。

     “月笙姐姐,未然哥哥,谢谢…谢谢你们。”

     “谢我什么,反正我也没帮上什么忙,最后还不是靠二伯救了我们。”月笙蛮不在乎的回道。

     “不是的,如果不是因为月笙姐姐,我说不定就会给黑猫杀死的,而且若不是因为我,月笙姐姐也不会陷入危险的境地。”

     “你好烦,说这么多不累吗?”未然的不耐烦的说到。

     “就是,我们都没有在意这些事情啊!”月笙赞同的附和。

     “我……”小君低下头,举止有些无措。

     “喂,你们今天看到二伯的那一剑吗?”

     “啊,嗯”小君木木的点点头。

     “很厉害,但有一天,我会比他更厉害。”还真是很狂妄的语气,不过这也符合未然的性格。

     “嗯,我也是,总有一天,我何月笙会成为最强大的修士。”

     “嗯,小君相信有一天,月儿姐姐和未然哥哥都会成为很厉害的人。”

     “那你呢?你怎么把自己漏掉了。”

     “我不喜欢打架,而且我很害怕。”

     “被吓到了,没事,下次要勇敢些。”微微一笑,好似冬日里的暖阳,直达了人的心底。

     “我是哥哥,下一次,我一定会保护你和月笙的。”

     “嗯,下次我一定不会在害怕了,我要成为一个勇敢的人。”一个暖暖的微笑,一句平淡的鼓励,友谊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只是长大后的她们,再也不会有这么单纯的时光,偶尔回忆往事,不过一场唏嘘。森林里出来之后,二伯就开始闭关,整整三天,都未曾离开房间一步。而未然,大改以前的懒散,变成了一个修炼狂魔,偶尔也会拿着一根树枝,刺,挑,挥,转,“”砍,不停的比划着什么。

     “最近,未然哥哥修炼好认真啊,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有吗?我看某人最近日上三竿了还不醒,睡觉睡得很自在嘛?”

     “我,哪有啊。”嘟起粉嫩的小嘴,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揉捏一下。

     “唉!姐姐,你说二伯什么时候闭关结束啊,我都好久没有看到他了。”

     “怎么,想他了?”

     “有一点,我总觉得那天二伯的状态很奇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讲,总之二伯的眼神好恐怖,我有点担心。”

     “呃……”大概,也许吧,回忆起那天的场景,二伯的模样真的很奇怪。

     “是谁,谁在那儿?”

     “怎么了,月儿姐姐,那里没有人啊!”

     “哦,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二伯,你出来了。”小君快步向前走去,却又被二伯生人勿近的气质,给下退了几步。

     “嗯。”略微点头,不苟言笑的看扫了一下孩子们,最后才把目光放在了未然的身上。

     而未然却好似毫无察觉一般,继续用树枝比划着什么。目光瞬间变的意味深长了起来,但不过一瞬,就又恢复了最初的平静。

     “收拾东西,立马离开。”

     怎么忽然走的这么着急,不过确实今天我一直都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或许尽快离开不是一件坏事。

     “二伯,我们准备好了。”

     二伯却好似没有听到一般,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一个青色的葫芦酒壶,自顾自喝起酒来。

     一时夕阳,一壶酒,一把剑,一个人,一时回忆,酒干了,人散了,人来了,不复旧时相识。

     几乎是一个眨眼的时间,剑就升到了空中,没有一点儿防备,月儿他们几乎是一齐跌坐了下去,好一会儿才重新站了起来。

     “月儿姐姐,你在看什么呢?”

     “嗯,我没看什么。只是有一点很不好的感觉。”

     “不好的感觉吗?”小君摇了摇头看着月笙,眼神中含着懵懂。

     与此同时,一位身着黑衣的妖艳男子,对,妖艳,妖艳到夺目的美丽,令人不敢直视。他看着天上乘着飞剑的月笙一行人,戏谑道:“如此敏感的直觉,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孩子了。”

     但是这话出口的下一秒,一道闪烁着寒意的剑光,便径直的朝着黑衣男子的方向斩去。只见黑衣男子的身体迅速变黑,直到剑光将黑影斩成两半,且在其后留下了一道三尺的剑痕,只是奇怪的是眼前却再也没有黑衣男子的身影,连一滴鲜血都未曾流下。

     二伯合上了自己的剑,不屑道“西域魔教,影遁术。”

     “警告吗?有意思,原本只是为了魔种而来,没想到,可以在南域遇到如此高明的剑客。我对你真的是很有兴趣了。”只见刚才的男子出现在百里之外的一座山峰上,看着月笙她们离去的方向,眼中闪烁着兴奋。

     “伯父,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青山城。”

     青山城,坐落在归一门与凡世的交界之处,每次开山大典之时都有大批修仙世家的弟子与想要求取仙缘的凡童在此停留。可是距归一门收徒不还有半年的时间,现在就去是不是太早了些。

     “归一门三日后便开山收徒。”

     提前了这么多吗?一句话让在场的三个孩子都紧张了起来,不过更多的是对于未知事务的一种兴奋吧。

     最强的修士在归一,最繁华的城市在青山。虽有几分夸张,但是放在南域,却也没有几人可以反驳。“青山城,最耀眼的城市,南域的首脑,真想去看看呢?”

     日出日落,飞剑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飞行,周围的景色不断的变化。就这样在天上整整飞了一天一夜,才最终停了下来。

     映入眼帘的是由黑色的砖石构成的城池,砖石与砖石之间几乎看不到任何缝隙,如果够敏锐些,就会发现砖石的表面覆盖着一些微弱的灵力。城池的正上方,挂着一块红色的牌匾,上面书写着青山城三个大字,笔锋飘逸灵动,且自成一番风骨,隐有道韵。

     进入城内,来往的人流川流不息,各式各样的吆喝声在耳边荧绕,在街道的两旁,坐落着各式各样的商店,以及客栈,热闹非凡。当然,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它也仅仅只是一个稍微热闹一点的城镇罢了。他的繁华在于,它不仅拥有整个南域最大的拍卖行——多宝阁的总部,还有由数百个国家所组成的南域联盟亦坐落于此,再加上南域最强的门派归一门。它南域首脑的名号名副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