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六院大会
    这日,已经六岁的王晨正一个人舒服的躺在自制的柔软折椅上,时不时还拿起一杯新鲜的柠檬汁。

     当然,这并不是他闲的没事做,而是在思考。

     “这个世界的规则与银河并不一致,虽然大部分都符合常理,但是这天意一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某个人,某个组织,亦或是真正的天意?天本无情,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直接干涉下界的事情,而且……”

     王晨再次展开自己的精神力,透过骨骼血肉,直视人体脑海,这片广阔无垠的混沌世界,而在这其中,一枚奇异的符号正缓缓旋转,上升下落,无法揣测。

     “这应该就是他们所谓的天赐铭文,而在我出生之时,天空明明响起了三声大笑。而这枚符文,似乎是个‘非’字?”

     “非?道可道,非常道?非字不像五行元素,不似笔墨纸砚,文成武略,根本就没个实意,这算哪门子的铭文!”

     这六年来,王晨几乎每天都回来琢磨琢磨这奇怪的铭文,然而始终琢磨不出个什么东西。

     身体,精神上面,没有一丝的变异,就算将精神力注射到里面,也只像是一片深渊巨海,投入再多也连一丝涟漪都没有。

     “喂,王晨!马上就准备出发了,不然会来不及的!”

     就在这时,一道亲切的声音响起,王晨收回精神,一眼就看见了一位玉树临风,英姿逼人的青年。

     “知道了,大哥!马上!”王晨一笑,立马翻下身来,走进屋内收拾东西。

     这位青年自然是王御,王家的老大。当年初入道途的小少年,如今已经是薄有侠名的一方英才了。

     此次王御请假回家,一是久不见家人,有些想念。二就是因为六院大会的召开,!

     六院大会,是由三国之中,最为顶尖的六家圣院召开,面向整个真渊大陆的招生大会,每六年一届,年龄限制为六岁以上,十二岁以下。

     说起来,王晨也才刚过六岁,能够赶上这届六院大会也算是幸运至极了。

     对于这个妖孽弟弟,王御是一点都不担心他进入了六院。

     而王晨对于这样的机会,自然也是不能错过!

     这个世界和银河不同,没有能够撕裂空间,穿梭宇宙的苍穹母舰,也没有爆碎星球,纵横寰宇的超级机甲。

     这里,只有能够飞天遁地,超凡入圣,抬手天地合的修仙者!想要找到回家的路途,不遵从这个世界的规则是不行的,唯有成为最顶级的仙人,才能有朝一日,横渡虚空!

     别不相信,这个世界的修仙者的确能有那样的威能!一开始,王晨也以为这里不过是落后的偏僻星球,就算有修炼者,也不一定比他这种精神力念修者强。

     区区御剑术之类的,给王晨一块磁化金属,他也能够做到!

     不过随着对这个世界的深入了解,王晨才发现,根本不是那样!

     能够吸取恒星火焰的法器,能够轻易掀翻山头的宝扇,这里的顶级修仙者,一点也不比前世的那些超级机甲弱!

     若给他们时间布阵,甚至能够摧毁小世界!要知道,每一座小世界的大小,可都是不次于大行星的!

     有着如此发达的修炼体系,连王晨都觉得,如果不修炼一番,实在是浪费了到这个世界的机会了。

     说是收拾东西,其实倒也没什么收拾的,除了将换洗的衣服,睡觉的棉被,折叠椅,小木桌……塞进空间袋里外,也没什么需要收拾的。(哦,那你很棒哦。)

     空间袋还真是个好东西,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时怎么做到量产的,有机会一定要学习一番。

     如果被王御知道他在想什么,肯定先二话不说给他一锭子,这可是浪费了他堂堂六院内门弟子两个月的贡献值才换出来,什么量产啊!那些锻造堂的家伙,一个比一个抠!

     不过这也看的出来王家对这个王晨这老幺的溺爱,真是不敢想象他们得知这小孩的身体下隐藏着一个抠脚大叔的灵魂后,表情会有多么的丰富。

     “王晨,好了么?”

     “OK!”

     “欧可?又是这些奇怪的词语,不知道你脑袋里是怎么想的。先去和父亲他们告个别吧。”

     两人来到大门,王钟早已的站在门口,只见他的双鬓都有些发白,年轻时为了赚钱,丝毫不顾惜身体的劳作,如今还未到老年,就已经露出了老态。就算王御时不时拿回一些仙草补身,也效用甚微。

     “要走了么,晨儿……父亲我,就知道留不下你!虽然你是老三,但我却明白,你可比你的两个哥哥机灵多了,他们呐,一个木头,一个棉花,只有你,狡猾的像只狐狸!”

     “嘿嘿,我们走后,爹你也要保重身体啊。”王晨打着哈哈的笑道,眼神中也有一丝的落寞。

     他知道王钟想让他留下了继承家业,传宗接代。但这一世,实在是不可能了,他还有自己的未婚妻在另一个世界等着自己,他一定、必须要回去!即便是粉身碎骨,魂飞魄散,也要坚持。

     王钟这些年如何对他,他也看在眼里,虽然无法尽孝,但他也会另做回报的……

     “走吧,你啊。从他们叫你小妖怪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放心吧,我早就做好准备了!”王钟知道王晨心意已决,也不再多言,背着手一步一步的踱回屋内,暗自擦下一滴浊泪,仙道崎岖,只希望他们平安无患。

     “什么嘛,父亲可真是。什么叫木头啊!三弟,你说我哪里像根木头啦!”待王钟走远,王御才嘟着嘴,气哼哼的说道。

     他当然知道王钟的木头指谁,可他怎么会是木头呢,他可是公认的天才不是嘛。

     王晨淡淡的看了一眼王御那没有一丝污浊,清澈如水的瞳孔,只能哈哈一笑,自顾自的走远了。

     “喂!走那么快干嘛,你知道路么!”